阿米巴星球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弄玉新作《听雪譜》罗森@微博电子书购买须知微信充值
查看: 3002|回復: 25

血雨沁芳 第五章 灰衣掌柜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9-6 00:08:1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韩小贼广告更。

没想到还是没能赶在剧透三之前发出来……

感谢大家支持!

本文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企。

《都市偷香贼》最新集正于阿米巴星球销售中,其他作品看得开心合口味,有兴
趣打赏鼓励作者的前往购买此书即可。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

  男人到妓院是为了什么,骆雨湖用屁股想也能知道答案。

  跟在叶飘零身后进入那装饰华丽的门庭,她放眼望去,四下窗畔慵懒歇息的,
尽是些眉目间风情万种的娇艳女郎。

  偶有一个带着婢子走过,薄纱之下纤腰扭摆,肉感臀峰微微荡漾,裙摆堪堪
过膝,绣鞋内不见袜子,赤裸足踝绕着一条银链,坠了几枚金铃,迈着步子叮当
轻响,端的是下流无耻!

  尤其那几个将媚眼抛到叶飘零身上的,骆雨湖看了,恨不得掏出剑来一个个
戳瞎。

  她可不是嫉妒。

  只是这些残花败柳,才不配侍奉她的恩公主君。

  况且,里头有她这么好看的,屈指可数。

  念及此处,她将胸膛高高挺起,紧跟几步,走到了叶飘零身侧。

  叶飘零并未理会身边小女儿家的细腻心思,大步走过中庭,拐进一条鲜花簇
拥的长廊,都不需要人来带路。

  骆雨湖这才有些惊讶,小声问道:“主君来过这儿么?”

  看他这熟稔样子,怕是……此地的常客。想到他先前翻尸体拿出横财,笑道
有了酒钱,不曾想,原来竟是喝花酒。

  四周不时传来女子娇笑,妩媚甜腻,煞是撩人。

  骆雨湖目不斜视,可心中仍情不自禁想象着此地这群庸脂俗粉环绕在叶飘零
周遭,肉香四溢的情景。

  越想,越是心痛。

  这里倒是有床。

  可他若是打算在这里要她,她一定……一定得打来热水将他身上好好洗过八
遍。

  “雨儿,你是在此等我,还是与我一道?”

  到拐弯处,叶飘零停步一问。

  骆雨湖看都不看庭院中凉亭池塘一眼,“自然是与主君一道。”

  他不再多问,继续往深处走去。

  她左顾右盼,看一个个房门上的花牌做工精致,边框好似分了三六九等,越
往深处,越是镶金缀玉,极显尊贵。

  莫非他在这里的老相好,还是个头牌花魁么?

  这下她心里反而释然几分。

  如此大的青楼娼馆,熬到头牌位置的,必定有其过人之处,而且到了那个层
次,反而不需要千人枕,万人尝,夜夜换新郎。

  有的甚至卖艺不卖身,只等遇到合眼恩客,赎身从良。

  难道叶飘零尸体身上的钱财都不放过,就是为了给此间的相好赎身?

  人为侧室,我为侍婢,岂不是又矮了一头?

  骆雨湖登时又焦急起来,如今大仇尚没着落,仅有的仰仗若再被狐媚子缠住,
夜夜笙歌,她可要欲哭无泪。

  正想着,两人已一前一后穿过了曲折花廊,走入一座拱门后的幽静院落。

  一个头挽双鬟,模样稚嫩的少女迎来行礼,道:“公子怎的才到,可叫宋妈
妈等急了。”

  骆雨湖心头一颤,额上都出了几点冷汗。怎么主君的相好,竟是个青楼鸨母?

  叶飘零点头示意,径自走过,道:“出了些意外,这是我收的伴,今后要跟
我一阵,你叫人做几身方便行动的衣裳,回头给她包好。”

  那秀丽少女应声而去,颇为乖巧依顺。

  “她都不必丈量一下我么?”骆雨湖微感惊讶。

  “她八岁就在此地管花娘们的衣裳,打眼一望就知道该给你收几尺的腰,放
几尺的胸,不必多虑。”他随口答道,迈上石阶,也不敲门,推开便走了进去。

  她忙抬脚跟上,见此地装饰朴素,院落清雅,反而更加心慌。

  绕过影屏,叶飘零脱靴入内,踏着脚下毛毯,走到挂画前观望,道:“我来
了。”

  内室房门吱呀一声打开,一个面带三分残留酒意的窈窕女子款款走出,斜斜
在软榻一靠,媚眼如丝瞄过来,懒懒道:“我还当你这趟不来了呢。”

  叶飘零道:“云绣布庄在这儿。”

  那女子咯咯一笑,颇为嘲弄道:“你又不是少楼主那般听话的性子,遇上有
趣的事儿,转脸跑了,我又能拿你怎样。”

  她这才将视线抛向骆雨湖,精心修剪过的眉毛微微一挑,调侃道:“哟,隔
了一年多,又捡了一个?这个模样似乎比武筑那位俊俏。要寄养在我这儿么?”

  骆雨湖一颤,慌忙看向叶飘零,见他摇头,才将险些冲出喉咙的心按回胸腔
子里。

  “她不是一般姑娘,挺讨我喜欢,我先带一阵,有合适的地方,再做安排。”

  那宋妈妈打个呵欠,道:“看着像练过武的,比上一个精悍些。你是该带个
丫头伺候一下,整日就带一匹母马,我都怕你哪天弄出一头人脸骡子。”

  骆雨湖又是一惊,那马竟然才是最大的情敌么?

  叶飘零转身盘膝坐在毯子上,道:“你何时开始关心我这些私事了?”

  宋妈妈冷哼一声,“我岂敢不关心。武筑郡的刘妈妈上次见面还跟我抱怨,
收了你一个寄养的姑娘,赔了一个完璧花魁的清白,你送去的丫头她又不敢挂牌,
里外里少说亏了大几百两,这钱,够我把一个小娃娃养到挂花红喽。”

  叶飘零微笑道:“我只是喝酒叫她唱曲陪着,她非要往我怀里钻。”

  “哟,谁不知道你叶公子不乐意的时候,霹雳堂澹台二小姐一样隔着窗户丢
出去,气得人家差点炸了整个茶园。天女门听说还有个小妹追了你了大半年,最
后睡进你被窝了么?”

  他摇头道:“没,那女人脚臭,刚脱靴子就被我扔出去了。”

  骆雨湖咽口唾沫,忙暗暗记在心里,今后定要夜夜洗脚,忙死累死也不能遗
漏。

  宋妈妈拉长音调又哟了一声,道:“合着这位姑娘的脚就是香的?”

  “肯在我眼前洗,洗净了,自然没什么味道。”

  宋妈妈颇为讶异,似乎知道他是什么习惯,看向骆雨湖,“你才认得他多久?
便当着他洗脚?”

  骆雨湖面色坦然,道:“不止,还要洗澡。”

  宋妈妈长吸口气,缓缓道:“不错,不错,郎才女貌。看来,我是不必给你
准备两间房咯。”

  “不必。”叶飘零道,“你这里的住处太贵,我只要一间。”

  宋妈妈笑道:“你本可以不花钱。”

  “我有,为何不花。”

  “你不花又能怎样?”

  “不花,便要欠。我不愿欠。”

  宋妈妈颇为恼火,音调都高了几许,“叶飘零,这是你师父下头的地界!”

  他淡淡道:“我知道自己真正的师父是谁。”

  好似满当当的水袋被戳了眼,宋妈妈一下子垮了肩膀,精气神都被抽走几分,
摇头叹息一阵,道:“好,好,好。你不是笼中的虎,你是山里的狼。你只管住
吧,你住够了,走那天找我结帐,我一个铜子儿,也不会少收你的。”

  叶飘零一笑,道:“你家的花魁若也投怀送抱,破瓜的钱我可不掏。”

  “呸,我今儿就把令传下去,谁敢给你陪酒,我打平她的奶!”

  骆雨湖听得一头雾水,但最后这句还能明白,不禁略感安心,面上也有了浅
浅笑意。

  只是陪酒而已,她来就好。

  已是他的人,这本就该她来做。

  “灰掌柜何时到?”叶飘零起身,看来这是最后一个问题。

  “你心急什么,就算你进门姑娘就去通传,过来也要走走吧?霍锋要面子,
白天过来肯定不走正门,你先去住处歇着吧。要闲得慌,把你带的丫头开了苞,
省得在我这千金楼晃荡一个不挂牌的漂亮雏儿,白惹麻烦。”

  骆雨湖不解道:“这也能看出来?”

  她方才都说当着叶飘零面洗澡了,正常不会还当她是处子才对啊。

  “蠢话。”宋妈妈翻了个白眼,不屑道,“老娘一眼看过去,除了几根毛数
不出来,什么我看不穿?你啊,赶紧加把劲儿,过去收拾好床就躺下勾搭他,免
得他怪脾气不知哪天冒了头,把你丢下骑着马跑了。”

  “别听她的。”叶飘零微微皱眉,道,“我带不带你,与是否交欢无关。宋
桃,叫人带路,我安排好住处,见过灰掌柜,还有事情要办。”

  “这么赶?”宋桃坐起,神情看着正经了几分,“今早才进城啊。云绣布庄
家大业大,还守着郡城,你不用那么着急。”

  “趁活着,先去探探口风。雨儿是他家未过门的媳妇,搭上关系,好说话些。”

  宋桃一怔,惊道:“这是蓝少掌柜的未婚妻?胡家二小姐?”

  “我如今叫骆雨湖,我只愿跟着主君,不会再嫁去蓝家了。”骆雨湖心中微
微一痛,但还是朗声说道。

  宋桃眉心紧锁,指尖轻敲桌面,缓缓道:“你们师兄弟啊……真是女人的劫
数。”

  她一抬眼,“不对啊,我说,叶公子,你都让她当着你洗澡了,还带人家上
门去找未婚夫?当面退婚么?”

  叶飘零拉住骆雨湖的手往外走去,“与你无关。派人去催催灰掌柜,我耐性
不好。”

  宋桃哼了一声,唤来两个侍女,一个去催,一个领路。

  骆雨湖走回花廊,心情却已大不一样。

  神秘感一向是魅力的一部分,此刻在她眼里,叶飘零已不只是根救命稻草。

  不过知道很多话都不能问,她只有挑个不甚敏感的,问道:“主君,你等的
人明明姓霍,怎么叫他灰掌柜啊?”

  “所有干这活儿的,都叫灰衣掌柜,多个字麻烦,我就只叫灰掌柜。”

  “是因为干活儿是要穿灰衣么?”

  叶飘零摇了摇头,道:“不,是因为他们干的活儿,不黑也不白。”

  骆雨湖听不甚懂,想着一会儿见了兴许就知道,便不再多言,到了房间,一
眼见到宽大床榻,心下略羞,微红着脸过去叠被铺单子,倒也顾不上多想什么。

  叶飘零只要有闲,即便不拿剑在手,也会凌空比划,似在练习。

  受其感召,骆雨湖与带路丫鬟一起将屋内收拾停当,就照猫画虎,坐在凳子
上,想象着手中有剑,应当如何一击杀敌。

  练了一阵,肩背酸胀,额头汗珠密布,她拧了巾子,先去给叶飘零擦拭。

  正在这姿态亲昵的当口,房门一响,一个体态发福衣着华贵,双手足足戴了
八枚宝石指环的中年男人迈了进来,打眼一望,啊哟一声,道:“叶兄弟,老哥
打扰了。”

  骆雨湖大窘,忙收手准备躲开。

  不料叶飘零一把将她揽住,搂她在大腿坐定,道:“不打扰,还没脱衣裳呢。”

  她只得镇定心神,先将自己面庞擦干,免得形容凌乱,丢人现眼。

  依先前宋桃所言,这人应当就是此地的灰衣掌柜霍锋。

  霍锋反手关门落闩,就近坐下,道:“那我便长话短说,叶兄弟,事情办得
如何?”

  “胡镇山死了,这是他女儿。眼下改了名字跟着我,叫骆雨湖。”

  霍锋一愣,道:“你……这是什么神仙手段?”

  他转头看向骆雨湖,问道:“胡小姐,你为何要跟着杀父仇人一起?若打算
伺机报仇,我劝你还是死了心吧,叶兄弟睡觉都睁着第三只眼,你没机会下手的。”

  骆雨湖低头道:“我杀父仇人……并非主君。”

  “不是?”

  等到听她把家门惨案讲完,霍锋脸上已是一副哭笑不得的模样。

  本应是杀父仇人的,去得晚了半日,成了救命恩公。

  他转着左手中指上那枚闪得刺眼的指环,叹道:“你们师兄弟,这一见漂亮
姑娘就管不住银芙蓉的毛病,可得改改才好。”

  “我给她不是因为她样貌好看。”叶飘零微笑道,“而是她在我眼前杀掉一
人时的姿态,极美。”

  骆雨湖一呆。美么?没记错,当时她被人压在身下,险遭羞辱,情急出剑,
不料一击得手,翻滚躲避不及,还在额角留了一道浅伤,不得不用刘海盖住。

  明明很狼狈才对。

  可看他神情,并非调侃说笑,十分认真。

  “那不一样是见色……咳咳,”霍锋收住话头,笑道,“不说这些了,叶兄
弟,既然事情有变,之后你打算如何?”

  “我怀疑之前那个急病暴毙的目标,其中也有隐情。你差些人手去查,我要
尽快知道答案。”叶飘零胸有成竹,流利道,“事急从权,你回给那人一声,蓝
家的情形,我需要好好调查,再做决定。此外,蓝景麟那边,你也帮我仔细查查,
我不善与人打交道,雨儿又是他未婚妻,多有不便,上门之前,先叫我了解一二。”

  霍锋神情有些古怪,道:“你若是要跟蓝少掌柜见面,我倒有个更好的渠道。”

  “哦?”

  “我手底下开着一堆裁缝店成衣铺,算是老哥的本行。”他缓缓道,“做买
卖,总要有招徕顾客的噱头。我下了重金,培养了八个义女,在整个延州,也算
是小有名气,人称三关八绣娘。”

  叶飘零静静听着,骆雨湖却察觉到了要说的事,脸色顿时也变得十分古怪。

  因为她未婚夫蓝景麟的那位相好,据说就是个很有名气的绣娘。

  她抹胸里夹着熏身子的香囊,上头那墨绣摹线仕女图,便是出自那人之手。

  那时她还是被讨好的未来主母,可如今……

  眼底一黯,她低下头,轻轻一叹。

  “八绣娘互以姐妹相称,大娘、二娘、五娘都已有了夫家,四娘也已订亲,
而三娘楚添香,明明到了年纪,我几次催促,却都找借口推拒。”霍锋在此一顿,
道,“你猜是怎么着?”

  “她是蓝景麟的相好,倒是方便不少。”叶飘零无心猜谜,道,“那你尽快
安排,我要先与蓝少掌柜私下见一面。此外,城外他家庄子附近,多放些暗桩,
三人仅剩其一,若真有什么阴谋,只怕已是山雨欲来。”

  霍锋眼睛眨巴两下,一个关子卖完,事儿都安排妥了,真如一口老痰卡着嗓
子,不上不下。憋得难受,他讪讪道:“我要是说书的,绝不讲你的故事。”

  “我的事本就没什么好讲,四下杀人的屠夫罢了。”叶飘零微笑道,“你去
忙吧,此事宜早不宜迟,与他见完,才算大局已定。”

  霍锋瞄了骆雨湖一眼,笑道:“见不见,我看都是大局已定。落难千金,可
不再门当户对。何况我看胡小姐,对这婚约也没什么留恋的样子。”

  骆雨湖扶稳叶飘零坚硬的臂膀,决然道:“我已将自己换了报仇的银芙蓉,
我是主君的雨儿,此间再没什么胡小姐了。”

  “瞧瞧,都这样了,你跟蓝少掌柜还能说开么?”

  “叫上楚添香一起便是。那既然是楼里培养的人,只当一个换一个。”

  霍锋指着自己鼻子道:“楼里没出钱,那是我养的。”

  叶飘零一笑,道:“你指个名字,我有空帮你杀了,算是还你。”

  “好,这条命我记账上,请动你叶兄弟大驾可不容易,赔仨绣娘出去,也是
赚的。”霍锋起身一拱手,“我这就安排,你何时有空见他?”

  “何时都可以。”

  霍锋促狭道:“万一少掌柜来了,未婚妻正光溜溜在你被窝里,该当如何?”

  “不如何。”叶飘零道,“他未婚妻本就已经没了。若不想连爹也没了,就
应当坐下跟我好好谈谈。”

  霍锋走向门口,手扶门闩一扭头,道:“叶兄弟,你说南面给你师弟擦屁股
的,和我们北边等着帮你填窟窿的,哪些更辛苦啊?”

  “等他来北边,你说不定有机会体验一下。”叶飘零的脸上浮现出意味深长
的笑,“他若还是那副心慈手软的样子,你那时一定会很想我。”

  等灰衣掌柜开门离去,骆雨湖才轻轻一挣,他果然没再硬搂着,叫她离怀下
地。

  “主君,蓝家伯父……也是你要杀的目标么?”

  叶飘零点头道:“不错。但事情有变,我暂且留着他。”

  “哦。”她不敢多言,只能轻轻应声。

  “兴许,这次的三人,一个都不需要我亲自动手。”他微微眯起双目,凌厉
的杀气陡然流泻出几分。

  骆雨湖还是头一次正面望见他如此气势,不觉双膝一软,险些跪倒。

  他瞥她一眼,展颜一笑,道:“抱歉,我方才想到了些不愉快的事。你在此
等着,练功或是小憩都随你。”

  “你要去哪儿?几时回来?”她一下子变得紧张无比,身子竟都微微颤抖起
来。

  她这才惊愕地察觉,原来灭门惨剧之后她所表现出来的镇定和坚强,至少有
一大半的原因,是他就在身旁。

  “去趟铁匠铺子,很快就回来。”他站定在门口,盯着她,缓缓道,“不要
如此娇弱,这样很丑。”

  骆雨湖心头一震,忽然间明白了自己吸引到他的地方是什么。

  她把手放在胸口,深深吸气,微笑,道:“早去早回,我就在这儿等着主君。”

  “记住,除了我,任何人的命令你都不必听,不要离开房间,这里是青楼,
不长眼的留宿客人并不少。”

  “是。”

  他转身离去,看得出,神情比方才多了几分愉悦。

  骆雨湖静静坐了一会儿,思虑清晰安宁。她重新梳理了一遍此刻所掌握的信
息,暂且什么线头也找不出。

  于是她起身练剑,练到挥汗如雨,练到衣衫尽湿,练到房内的茶壶和水袋都
被她喝空,才坐在椅子上,大口喘息,虚脱般瘫软下来。

  吱呀一声,叶飘零回来了。

  他拿着几身衣裳,和一把装饰颇为惹眼的宝剑,“来,背上试试。”

  “这是买给我的?”骆雨湖不解,但还是依言调好束带,将剑背负在后,
“主君,这剑对我来说,有点沉。”

  “这并非用来杀人。”他微笑道,“而是用来骗人。”

  “骗人?”

  “三关郡戒备森严,兵器大都需要登记在册,你背着剑,随我出门,他们便
会以为这剑是我的兵器,你单独遇到敌人,也会认为这剑是你的兵器。”

  他拍了拍腰带中藏的那把奇型长剑,道:“你我的剑,出手一击,便有了出
人意料的效果。”

  骆雨湖有些迷茫,讷讷道:“主君……武功这么高,还要做这种伪装么?”

  叶飘零正色道:“江湖中藏龙卧虎,我为何叫你每次出剑都要当作最后一剑,
便是要你记住,对手的武功高低,并非你交手时该关心的事。杀敌,活下来,才
是你唯一要想的。”

  骆雨湖心中一凛,道:“是。”

  她已明白,这伪装,只是为她准备的。那双袖里短剑有了这层掩护,的确更
加阴狠。

  “你家的灭门案,有诸多诡异之处。”叶飘零沉声道,“你此后定要有所准
备,接近你的人,你但凡察觉一丝歹心,能杀之时,切莫犹豫。”

  骆雨湖回想着爹娘姐姐与一庄男女的死状,咬牙点了点头。

  “去叫外面的龟公送盆清水,擦洗一下。吃过东西,兴许蓝景麟就该来了。”

  这一次,叶飘零没有说中。

  即便有楚添香从中牵线搭桥,云绣布庄的少掌柜,依然没能如约前来。

  因为,蓝家的老掌柜,忽发急病,死在了卧室床上。
發表於 2020-9-6 00:19:09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这周末能看到两更真的是太幸福了。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1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1 恰好和冲刺赶一起了XD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20-9-6 00:20:33 | 顯示全部樓層
那马竟然才是最大的情敌么?

官方吐槽最为致命。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2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2 需要点轻松的调剂一下苦大仇深XD.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20-9-6 01:50:48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南宫星可能正在狂打喷嚏233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1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1 已被当作风寒按在床上了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20-9-6 02:08:03 | 顯示全部樓層
叶飘零是阿飞和沈浪的混合体啊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1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1 兴许还可以加上一点叶开~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20-9-6 03:05:24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半夜看书,感觉很爽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1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1 XD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20-9-6 08:31:23 | 顯示全部樓層
    这更新速度爱了爱了,这一章看下来,叶师兄还是更喜欢武斗而不是文斗啊,小星毕竟还算是公子哥和浪客还是有差别的,要是窃玉里走唐门这一趟是叶师兄出马,兴许不会被逼的那么狼狈。
    至于骆雨湖,其实之前就有想过,应该会有这么一款女主,比较利落有主见能管事,就有点像江山如此多娇里的巧巧吧,跟在小星身边的女人都或多或少收敛了些锋芒,哪怕是雍素锦也少了从前的煞气,不过咱们叶师兄就喜欢看带刺玫瑰绽放。
   然后这一章其中也埋了一些伏笔,首先不必说最大的伏笔自然就是叶师兄这一桩杀人差事肯定还大有文章,和蓝家的交涉也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吧,然后就是他好像还有个师傅,应该也算是个人物只是不比老狼,而且我记得暮霭中最后了结白天雄的就是他师傅血狼,而且好像还提了会北上来找叶师兄,不知道会不会出场。
   最后,我写这么一段文字就基本花了半小时,可想而知雪大赶了两章的工作量和脑容量,其实写的好不好是有直观感受的,看后觉得大呼过瘾又意犹未尽,细处还能推敲一二那自然是写的好,多的就不说了,还是那句话,咱们下周见喽。希望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如意楼这场江湖大戏能长长久久地唱下去。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20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20 多谢支持~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20-9-6 09:05:41 | 顯示全部樓層
什么情况?以后都是这个频率更新吗?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1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1 冲刺期间的加更~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20-9-6 09:45:54 | 顯示全部樓層
雪大最近真是高产啊。注意别累坏身体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1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1 会的~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20-9-6 10:15:52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哇,这也太高产了吧,雪大也要多注意休息啊。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1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1 一定~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20-9-6 10:26:55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rhino6543 發表於 2020-9-6 08:31
这更新速度爱了爱了,这一章看下来,叶师兄还是更喜欢武斗而不是文斗啊,小星毕竟还算是公子哥和浪客还 ...

他师傅是血狼冷星寒,宋妈妈一伙应该是如意楼一个分部,她们说的明面上的师傅应该是说小星的师傅如意楼老大独狼风绝尘。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3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3 是,冷老四和风老三不是很对付.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20-9-6 11:04:50 | 顯示全部樓層
31415926 發表於 2020-9-6 10:26
他师傅是血狼冷星寒,宋妈妈一伙应该是如意楼一个分部,她们说的明面上的师傅应该是说小星的师傅如意楼老 ...

我以为笼中虎也是和狼相对应的,有个什么名号之类的,那要这么说的话上一代狼的关系就没有那么紧密了,不然就不需要这么见外了。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3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3 是他俩的关系比较特殊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20-9-6 11:29:42 | 顯示全部樓層
骆雨湖前几篇因为刚遭家难不太好描写,剧情缓和下来后原来定位和隔壁苏琳一样是吐槽担当啊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2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2 是成长和线索担当,兼职吐槽~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20-9-6 11:41:14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csccd 於 2020-9-6 11:46 編輯

骆雨湖又是一惊,那马竟然才是最大的情敌么?
>>>
他摇头道:“没,那女人脚臭,刚脱靴子就被我扔出去了。”
骆雨湖咽口唾沫,忙暗暗记在心里,今后定要夜夜洗脚,忙死累死也不能遗漏。
>>>
霍锋眼睛眨巴两下,一个关子卖完,事儿都安排妥了,真如一口老痰卡着嗓子,不上不下。憋得难受,他讪讪道:“我要是说书的,绝不讲你的故事。”

hua li li de fen ge xian....

雪大的这章,爆了几个幽默的梗在心头,让人忍俊不禁
一恍好像回到了当时在禁忌书屋看《如影逐形》时的感觉,当时雪大在每一小节结束的时候都会用此小节的部分情节来恶搞几段,类似每集花絮,不仅是搞笑,还令人印象深刻,回味无穷!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10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10 仇恨主线需要点调剂~如影中总结出的经验.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20-9-6 11:44:40 | 顯示全部樓層
rhino6543 發表於 2020-9-6 11:04
我以为笼中虎也是和狼相对应的,有个什么名号之类的,那要这么说的话上一代狼的关系就没有那么紧密了,不 ...

不见外啊,嘴上说说而已。血狼就是这个德行。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1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1 冷老四嘴上谁也不服~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20-9-6 13:40:04 | 顯示全部樓層
为什么你会这么熟练啊!你到底捡过多少美少女了!?(大声)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2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2 大师级美少女探索者~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20-9-6 16:52:19 | 顯示全部樓層
叶总裁连马都不放过了?(草,日语)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1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1 江湖护马人!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20-9-6 17:53:41 | 顯示全部樓層
最大的情敌是马可还行,想到了威尔士的优良传统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1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1 威尔士是羊吧XD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20-9-7 14:22:40 | 顯示全部樓層
雪大威武,一定不要太过拼命啊。
这一章几句话就把叶兄不逊于南宫星的女人缘全抖出来了,果然也是开后宫的。
不过想呆在叶兄的后宫里不容易啊。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3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3 桃花灾~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20-9-7 19:58:02 | 顯示全部樓層
雪大这是致力塑造一个完整的江湖   类似射雕三部曲  类似沈浪李寻欢叶开之类的几代人之间有明显关系和脉络的江湖  到时候雪大的几部曲也将成为经典~~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5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5 有我一个自留地就好,其他不敢当.

查看全部評分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阿米巴星球

GMT+8, 2020-9-29 01:54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