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米巴星球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查看: 957|回復: 8

老主嫩奴回憶集(免費版) 6-7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9-15 01:14:3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波瀾

前言:之前有讀者說我總是形容艾蓮娜的身材,但從來沒有描述她的容貌。其實啊,如果見過她真人一次就會明白我這樣做的理由。

不過,既然有人問起,我也就簡單說一下,剛認識她時是圓臉的,瘦身之後臉就變尖了,但遠不如楊冪尖得那麼誇張,唉,真的不知道要如何形容,絕色大美女肯定沒她份兒,但又不屬於貌醜那一類,少許漂亮吧,不能太讚她,總之是正常男人不會拒絕的類型。

 鄰家女孩的樣子,但配新潮的打扮,是否很奇怪?但事實上她確是這樣子啊。
呀!要我真的說她特徵的話,確實有一點,就是她笑起來時眼會瞇成線的,台灣是否叫月牙眼?看上去就是有點傻。




 自從上次跟艾蓮娜到酒店住了一晚,我們的關係並沒有像預期般大爆發,她甚至有一個星期沒在遊戲機中心出現。在整整一個星期裏,她只有一次whatspp給我,說暫時不會跟我聯絡了。收到這個短訊時,我心裏有幾個感受,第一個是終於完了,第二個是放下心裏的石頭,最後就是一點點的負面,少許的不捨和少許的痛。

 但不要緊了,這又非首次,而且一早有心理準備。

 其實由一開始我就沒有期望什麼,畢竟我比她大接近廿年,好命的話也該有個這年紀的女兒。大家玩SM時雖然很滿足,可是在房內和房外完全兩個世界,性愛只是生活的一部份而非全部,在房外是零信心跟她長相廝守。

 雖然大家都沒有說破,但我深信她也感覺到,我們其實不可能的,她最後仍然出短訊給我已經很有交代。我從前有不止一個奴,也不止一次沒交沒代就斷了聯絡,所以一點也沒怨怪她。

 因為這件事,導至我另一個星期沒有再進遊戲機中心,寧願走多兩步去健身室焗個桑拿才回家。就這樣我和艾蓮娜突然有兩個星期沒聯絡,完全沒有通過訊,好像一切都沒發生過似的。

 直至相隔第三個星期的週三,記得很清楚這天是聖誕節前一週,因為那天健身室開始重修,直至聖誕節假後才再開放,所以我只好再次到遊戲機中心。一如所料,遊戲機中心內沒有她的芳蹤,原以為平復的心情又泛起少許無奈。

 坐在我旁邊那個穿西裝的小胖子跟我打招呼道:「哦,你很久沒來啊。」

 我微笑道:「忙啊,都沒法來。」

 畢竟大家不算很熟,打完招呼大家各自打地主。今天手風很順,三場有一場拿火箭,不斷地亮牌,兩個對手二百多級都被我打到慘兮兮。剛剛打滿十二回,旁邊那個胖子突然輕輕推我,我不禁奇怪,因為這裏誰都不會騷擾人家打地主。

 胖子用眼神射向門口方向,我亦跟著瞧過去,心頭不禁跳了一下,進來的竟然是艾蓮娜!

 艾蓮娜今天沒有穿校服,而是穿一件綠色小背心,牛仔熱褲,一頂紅色小帽子但是向後方戴。她跟三男二女一起來,其中一個男孩撘著她香肩,而且長得挺俊俏,跟她相當合襯。

 這一刻我竟然想立即離開!

 更讓我驚訝的是,最失落的居然不是我,而是身邊的胖子,他彷彿生意失敗的表情。他這副表情讓我在灰心之際多出一點好奇,不禁問道:「你怎麼了?」

 胖子說:「唉,那個長頭髮的女孩,我留意她很久了,樣靚身材正,索到啪啪聲,但原來有男朋友的,可惜。」

 我暗驚道:「她有那麼好嗎?」

 沒料到另一邊的四眼男突然撘嘴說:「那個女的確實很正點啊,我也留意很久了,樣子漂亮都算了,還要又高又白又大胸,一定是姣到出汁的類型。」

 哇,這兩個什麼禽獸啊?人家一個女學生而已,居然用這麼污穢的眼光去看人?

 我低聲道:「她漂亮嗎?怎麼我覺得很普通。」

 沒想到連背後巡場的阿伯也加把嘴說:「是不是你要求太高,你拿明星比當然比不上,但在這遊戲機中心她算是數一數二的好樣了。」

 艾蓮娜進來時笑容滿面,還跟男伴有講有笑,可是當她的目光掃到我時,表情立即僵化。艾蓮娜反應也算快,她裝作若無其事別開臉,而我亦順勢重新坐好,投幣繼續新一局。

 不知道是我無法集中,還是運氣剛才用完,連環三場被對手炸死。收起硬幣,頭也不回就走,臨走前本想多望艾蓮娜一眼,可是最後都沒有這樣做,何苦呢?

 情事就這樣擱下來,幸好我們還未算很深感情,現在放手只不過幾天不開心。之後又因工作關係回內地幾天,回來那天是週五,到家已經是十一時半,這件事也被淡忘了。

 洗完澡把手機的香港SIM卡換回來,忽然彈出了三個短訊,三個都是艾蓮娜傳過來。

 (大叔…………)

 (可以跟我聊聊嗎?)

 (已經放棄我了嗎………………)

 拿著手機一時呆掉,前兩個短訊是三天前的,最後一個是昨晚的,不知為什麼我有很強烈的感覺。艾蓮娜不是愛撒嬌的女性,這三個短訊其他人可能覺得沒什麼,但我卻很能感到她心情,她不開心得很啊。

 呆看手機差不多十分鐘,我發現自己才是犯賤的一方,搖著頭回覆她的短訊。

 (對不起,這幾天在東莞工作,剛剛才回香港換卡,是不是有事情?)

 原以為艾蓮娜不一定覆,也可能要等一段時間才覆,沒想到不出十秒鐘手機就震。

 (我還欠你嗎?)

 (傻妹,妳早就不欠我什麼。)

 (不行啊,你對我好我知道,我不能讓你吃虧,要不要見面?)

 (我不覺得吃虧啊,真的沒什麼。)

 (我是女孩子都開口了,你一個大男人反而多多借口?我有很多話想跟你談啊!)

(好了,別生氣了,妳想什麼時候見面?)

(後晚有空嗎?)

(後晚?後晚是平安夜啊。)

(佳人有約?)

(不是佳人有約,是家人有約,我七時要跟家人吃飯。)

(No problem,多晚我也等你。)

(對啊,忘了你是夜鬼,那就九點吧,上次的酒店好嗎?)

(好,到時見吧,Good Night With Kiss!)



 已經很多很多很多年,沒試過在平安夜晚約會異性,在大陸包女過夜倒是常有,但肯定不是平安夜。跟家人約了在港島區吃西餐,通常一小時就吃完,八點左右他們各自回家,我則不動聲息坐車到上次的酒店。

 比預期的早了廿分鐘到酒店,本來考慮是否要喝杯咖啡,卻忽然見到一個熟悉的背影。原來艾蓮娜比我更早到,她就站在酒店的大聖誕樹下,我悄然走到她背後。

 今天艾蓮娜穿得特別隆重,沒了平常的新潮,卻多了一分成熟,她穿一件頭吊帶深藍色長裙,中間是性感的V字領,配一件白色的毛毛小披肩,一頭白色毛毛小帽,與及一對三寸高跟鞋。她感到背後有人而轉身,跟我四目交投,她眼中有著掩藏不了的喜悅。

 除了性感成熟的衣著,艾蓮娜今天也化妝了一個濃妝,淺藍眼影,櫻桃口紅,淡淡的嫣紅,與及兩隻銀光閃爍的耳墮。她的長髮也飄染了,洗去了綠色,卻染了暗暗的崇紅色,整個人好像長大了幾歲。

 難怪人說男靠衣裝,女靠化妝,艾蓮娜化妝後的樣子跟平時差落好大,簡直像AV女優拍封面的效果。加上她確實長得高,腿長奶大,只要是正常的男人都一定向她行注目禮。

 難怪遊戲機中心那班淫蟲對她這麼高評價,可能真是我走漏眼。

 我被艾蓮娜的驚艷鎮住不懂說話,她本人沒察覺之餘,還要露出一個天真帶傻氣的表情凝望過來,幾乎被她要了我這條老命,問道:「What’s up?我的臉有什麼嗎?」

 只好用微笑掩飾心裏的震動,我俯近她耳邊笑道:「妳今晚很漂亮。」

 再次證明到艾蓮娜是個不正常的女生,以往認識的女生都是臉紅紅說”多謝”,或者裝可愛反問”是嗎”。可是艾蓮娜上下打量我,說:「你今晚怎麼啦,不是常說我的臉蛋很普通嗎?」

 真是暈死!

 我忍不住笑道:「好歹我們都算在平安夜約會,妳浪漫一點可以否?」

 艾蓮娜也忍不住莞爾,突然俯前在我臉上吻一下,道:「好吧,那謝謝了。」

 忽然艾蓮娜的肚子傳來鼓聲,我愕然道:「嗄?!妳又沒吃飯?」

 咦,為什麼我用個又字?

 艾蓮娜輕輕搖頭,一頭直直的崇紅長髮搖曳,我彎起手臂,她乖巧地繞著,在酒店大廳男人們的艷羨目光中,我帶著艾蓮娜乘電梯到西菜部。

 平安夜吃西餐當然不便宜,幸好我們來得晚,他們的平安夜大餐已經售罄。記憶中,艾蓮娜好像是點了一個意粉,但不記得是肉醬還是豬扒。我早已吃飽,只是靜靜坐著欣賞艾蓮娜大快剁頤的樣子,不知道為什麼這刻我竟感到有點難以說明的滿足感。

 「妳別吃那麼急,小心哽到。」

 「人家餓了啊,酒店不愧酒店,意粉好好吃啊。」

 「妳穿這麼隆重,又化妝又染髮這樣的,就是為了和我約會?」

 艾蓮娜搖手笑道:「哈哈哈哈,怎麼可能,我們學校有舞會啊。」

 我失笑道:「妳知道什麼叫美麗的謊言嗎?可是妳既然去舞會,怎麼沒吃東西餓著來?」

 艾蓮娜嘆氣道:「說起來就一肚子氣,吃飽了,上房吧。」

 跟艾蓮娜上了酒店房間,她坐到床邊,而我坐到椅上,問道:「妳不是說有事要跟我談嗎?」

 艾蓮娜垂低頭道:「我………我不知道該從那兒說起。」

 其實我早已有心理準備,淡淡道:「我都看見了,妳有男朋友了吧,他長得很俊朗,跟妳很合襯啊。妳要中止這段關係我可以理解,也不會生氣,更不會向其他人說出我們之間的事。」

 艾蓮娜抬頭驚訝道:「大叔………你不生氣?對你來說我是可有可無、玩完即棄的女人?」

 我細看艾蓮娜好一會兒,皺眉道:「妳是否誤會什麼?人非草木,若說對妳一點感情都沒有那就是謊話,可是我亦有自知之名,畢竟大妳很多歲啊,難道會妄想妳喜歡我嗎?妳找個年紀相近的男朋友一點不過份。」

 艾蓮娜表情復雜異常,道:「大叔你是我遇過最溫柔最坦率也最特別的男人。」

 我攤手道:「多謝誇獎,但我自己知自己事,拈花惹草是家常便飯,要是真有妳說的那麼好,早應成家立室,生妳這麼大個的女兒。」

 艾蓮娜長長嘆氣說:「那天在遊戲機中心,你見到那個的確是我男朋友,這完全是拜大叔你所賜的。」

 這回反而使我摸不著頭腦,問道:「關我什麼事?」

 艾蓮娜說:「那個男的長得是帥氣,但他同樣在學校聲名浪籍,本來不是我喜歡的類型。可是自從上兩次跟大叔玩過,我發現自己居然隱藏奇怪的性癖,my God,that scary me!」

 我一時停止了思想,只聽艾蓮娜像豁出去似的,深吸口氣道:「不瞞你說,我十五歲開始懂得手淫,舒服是舒服的,但真正的高潮是在認識你後才知道。被大叔玩弄的時候,我竟然興奮到不能自己,我很驚訝自己的反應,害怕有一天變成小說故事裏人盡可夫的變態女啊、肉便器啊什麼的。

 那時候剛巧他就向我追求,我接受他不是因為喜歡他,而是想借他來忘記跟大叔一起的經驗,那時我真是害怕極了!」

 一時之間恍然大悟,原來一切因我而起。

 艾蓮娜眼框通紅,聲音沙啞,我靜靜走到她身前半跪下來,握起她的手道:「我的第一個奴啊,其實也跟妳一樣因為害怕而在我身邊消失,但其實我沒有想過要傷害她,從來都沒有,只可惜當年我太年輕欠經驗。之後每次收奴都會特別小心,盡量不讓對手驚懼,可笑是到今時今日仍然失敗,這是我的問題,真是對不起。」

 艾蓮娜輕曳輕絲,繼續說:「那個混蛋外表是帥,但內裏是個大賤精,他說了一大堆花言巧語,怎麼對我一見鐘情,發誓只愛我一個。如果是半年前的我一定被哄到要生要死,可現在卻……想吐……太假了,我現在可以看得穿,還不如直接開口說上床吧。大叔你都知道我個性,我喜歡直來直往,結果連一星期都沒有就分手,他今天還拖著我的一個好朋友去舞會,擺明就是示威,他媽的,我氣得走了出來,所以什麼都沒吃。」

 雖然明知不應該,雖然明知我和艾蓮娜沒可能,但心裏仍然禁不住產生喜悅。艾蓮娜捉著我手道:「難道我真的沒資格做你女朋友?」

 艾蓮娜這句話如箭一樣直穿我心,此刻我完全不懂如何回答。講外表,此時此刻的艾蓮娜怎麼看都是美女,可是內裏仍然是個孩子啊,她的思想未成熟,我們之間有著足足兩個世代的鴻溝,不是喜歡就能一起,事情復雜到並非她能夠理解。

 艾蓮娜見我沉默不語,她笑道:「別擔心,我不會強逼你,只是想告訴你女孩子其實很簡單,有一個男人真心對自己好,就很容易喜歡上這個男人。不過我已經下定決心,不管將來如何,我只知現在要做你的女奴,正正式式的女奴。」




               認主

 在我生命中的幾十年,每年的平安夜都過得很通普,本來已經沒有什麼可以期待,偏沒想到今年居然這麼激盪,恐怕到我八、九十歲,也不會忘記這麼一個平安夜。

 我好不容易冷靜下來,男人和女人真是差很遠,艾蓮娜年紀輕憂慮少,而且性格太直率,喜歡一個人就會披荊斬棘地去愛。可是男人就不同,兩個人一起可不只兩個人的事那麼簡單,我要考慮很多的問題。

 我只好柔聲說:「妳知道自己說什麼嗎?」

 艾蓮娜道:「當然知道,反正我又沒要你負責任,你可以把我當成普通的Sex Partner看待。」

 我坐回椅子上,長長嘆氣說:「我不想騙妳,我不否認對妳有好感,如果這樣子建立主奴關係,將來我們都抽不到身,到時可能很hurt,妳明白嗎?」

 艾蓮娜突然望著我眼濕濕,咬著下唇一樣快要哭的樣子,我嚇了一跳道:「別哭!」

 說時遲那時快,慘了,比普通女孩堅強的艾蓮娜,竟然真的哭了出來,淚水泊泊滴下長裙上。別看我平時喜歡SM,但我不是硬派打人那種,遊戲時幾乎沒試過弄哭女方,現在可是立即投降,道:「哎,不要哭了!我答應妳好了,再哭弄壞化妝會變熊貓的。」

 艾蓮娜停下哭泣,問道:「真的嗎?」

 我苦笑道:「妳自己都開口了,我能拒絕嗎,不過將來超過我的控制範圍,妳可不能怨怪我。」

 艾蓮娜化哭為笑,道:「一切後果我會自己承擔。」

 我苦笑搖頭,道:「兩分鐘,一絲不掛。」

 艾蓮娜先是呆了一下,立即從床上跳起來,將她那件長裙退下來。一邊欣賞艾蓮娜脫衣解帶,一邊暗嘆這女孩的身材………咦?!

 幾個星期沒見面,艾蓮娜竟然瘦了一圈!

 難道是傳說中的為情所困?她本來有少許babyfat,現在她的曲線反而變得均衡,要大的大,要幼的幼,一對天然的奶子堅挺無比,那對美腿拍得住少女時代。

 艾蓮娜很快將衣服都脫光,我說道:「把內褲給我。」

 艾蓮娜又呆了一剎,她將內褲遞過來,我收下道:「在這裏妳已經沒有權利穿衣服,全部丟入垃圾桶。」

 艾蓮娜睜大眼望了我一下,才將她的長裙和衣飾全丟入牆角的垃圾。其實香港的酒店相當衛生,入住的房間一定沒有上手留下的污物,最少我從來沒試過。

 我淡然說:「跪下。」

 艾蓮娜在我身前跪低,雙手放到背後,大腿微微張開,腳心向天,挺起一對豐乳。我反開她的內褲,悠然欣賞她小可愛上的水漬,一句話也不說,使她默默承受著羞辱。

 將小可愛放到茶机上,伸手輕捏她的下巴,道:「這是最後認真問妳一次,妳決定要做我的奴?」

 艾蓮娜眼神堅決,說:「是的,我已經決定,請主人收我為奴。」

 我反問道:「那你知道『奴』其實是什麼嗎?」

 艾蓮娜說:「奴就是讓主人玩弄的玩具。」

 Shit!這不能怪她,我記得曾經有這樣跟她說過,那只是為了羞辱她,卻非真正事實。我搖著頭,手輕撫她的鬢髮,道:「『奴』其實是一種意義,體現於精神多於身體,對主人集敬畏、愛慾、虔誠於一身,主人就是奴的一切,沒有隱瞞、無法違逆、不能藏私。」

 艾蓮娜柳眉輕皺,道:「怎麼聽起來像結婚誓詞似的?」

 我點頭說道:「對,妳可以想像成一種極端相反的婚姻狀態,但這關係跟婚姻有相同的坦承及約束。問安姿勢!」

 艾蓮娜立即改變活動,擺出性奴問安的姿勢,兩腿蹲著大大張開,雙手撥開自己的大陰唇,昂起臉露出羞澀的笑容。我說道:「用妳的名字起誓,從這刻開始妳願意放棄所有人權,將身體和心靈完全奉獻給主人。」

 艾蓮娜深深望我一眼,道:「我xx玲發誓,從現在開始願意放棄所有人權,將身體和心靈完全奉獻給主人。」

 我繼續道:「從此往後,妳將不能在主人面前撤謊、不能違背主人命令、不能做任何違反忠誠的事情。」

 艾蓮娜道:「從此往後,奴不能在主人面前撤謊、不違背主人命令、不做任何違反忠誠的事情。」

 我繼續說:「於此立誓,終身不忘,直至主人解除關係。」

 艾蓮娜說:「於此立誓,終身不忘,直至主人解除關係。」

 把腳伸出,艾蓮娜旋即明白地捧起來,在腳背上吻了一口以示卑微和服從。我微微一笑,半帶玩笑地以手指彈了一下她的額頭,道:「我以主人身份確認,由現在開始妳就是正式的奴,是我的擁有物。」

 艾蓮娜只輕輕說一聲:「謝謝主人。」

 我們倆相視一笑,悠然拍拍大腿,她溫順地伏在我腿上,這一刻是說不出的滿足感,這心情非筆墨所能形容。安享了片刻寧靜,我淡淡地說:「幫主人洗一下腳唄。」

 艾蓮娜柔順地伏下,盛臀饒起,將香吻印在我的腳上,更伸出舌頭舔我的腳趾。我笑問道:「主人的腳趾好味道嗎?」

 艾蓮娜滿臉通紅,這有一半因為羞恥,亦有一半因為興奮,她低聲道:「主人腳趾是最美味的。」

 我收起右腳,向艾蓮娜摑了一個耳光,當然是沒有用力那種,沉聲道:「像妳這種下賤的貨色可以吮主人的腳,妳不應該多謝主人?」

 艾蓮娜的呼吸急速,道:「對不起,是我的過錯,謝謝獎賜奴隸機會為主人吮腳。」

 我點頭道:「妳要記住,妳的主人最重視紀律,以後每次調教之前,妳都要跪低叩頭誠懇乞求主人調教妳。」

 艾蓮娜跪服地上,額頭貼到地毯,掌手向上,道:「記住了,謝謝主人教導,。」

 好!這才有玩女奴的感覺。

 「轉一圈。」

 眼前這個赤身的大奶妹跪著緩緩轉圈,我則安坐椅中欣賞她的胴體。

 經過這一陣的調教,我留意到艾蓮娜胸前的淺啡色乳尖竟然勃起,而她稚嫩的陰唇已經滲出水份,這丫頭真的在被羞辱下產生興奮!我笑道:「以後妳還有很多要學習,現在我要告訴妳新的規則。當我叫妳玲奴時,表示SM遊戲開始,無論何時何地妳的身份立即轉成奴隸,並喪失說話權,必須立直身軀保持沉默,並且等待我的命令,明白嗎?」

 艾蓮娜第一次聽到這條規則,她忍不住吞了一下口水道:「明白,主人。」。

 我思考了一下,說道:「以後妳對主人回話時,只能自稱玲奴、賤奴、賤貨或母狗。」

 事實上需要給予艾蓮娜一個空間,雖然我也想直接叫她狗母,但現皆段還是要個緩衝,她羞澀地小聲道:「玲奴明白,主人。」

 我笑問道:「明白什麼?」

 艾蓮娜道:「明白玲奴是主人的奴隸。」

 嗜虐的血在燃起,我冷笑道:「那麼,玲奴能告訴主人,這房間裏什麼東西最為下賤?」

 艾蓮娜的忍不住目光垂下,紅霞直落粉頸,以她略高的聲音道:「這房間最下賤的是玲奴。」

 我笑著拿起身下的施鞋問道:「原來如此,這隻拖鞋和妳相比,那個較貴重?」

 艾蓮娜道:「主人的拖鞋比玲奴貴重。」

 我指指牆的垃圾桶問道:「垃圾桶和妳那個較賤?」

 艾蓮娜的聲線開始顫抖,道:「玲奴比垃圾桶賤……」

 我繼續羞辱她說:「馬桶和妳那個比較賤?」

 艾蓮娜道:「玲奴比馬桶更賤。」

 我滿意地笑著道:「答得好,現在把高根鞋拿過來。」

 艾蓮娜全身在顫抖著,爬向牆角把高根鞋拿到我面前雙手捧起,我把帶來的避孕套套上了長長的鞋根,然後把鞋掉在地上道:「妳下賤還是這鞋下賤?」

 艾蓮娜道:「玲奴比鞋下賤……」

 我笑著把床邊的避孕套掉在她面前,說:「主人現在命令妳,先跟這隻鞋接吻,然後跟它性交。」

 艾蓮娜渾身劇震,彷似著魔般震抖著雙手捧起高根鞋,將少女的桃唇吻向鞋尖,而且她主動伸出舌頭舔上去,彷彿真的想跟鞋子接吻。直至鞋尖都被她舔濕,她躺到地毯之上,女陰部向著我,兩腿M字打開,雙眼半張半閂,眯著的眼框只露出動人的瞳仁。

 看著艾蓮娜將帶上避孕套的鞋根慢慢插入自己的腔內,我亦看得熱血沸騰,弟弟已經變硬。當鞋根全部沒入艾蓮娜的肉穴時,她忍不住呻吟一聲,兩隻可愛的小腳和腳趾誇張彎起,從女穴中流出白色透明液體。

 其實這時的艾蓮娜有點失控,她沒有等待我的命令,開始將鞋根向自己的肉穴推送,我冷冷嘲笑道:「看看妳現在這德性,進房之前妳還是一個人,可以穿著鞋踩在腳下。現在呢,妳卻比它更加低賤,要用自己的肉體來服侍一隻鞋。」

 原以為艾蓮娜會羞愧難當,可是出乎意料地她向我報以一個十二分的媚態,展露一個奇異的痴笑,道:「玲奴是這裏最…下賤的東西……很榮幸能跟高根鞋性交……謝謝主人的……噢……啊………獎賜………」

 這是什麼狀況?也不知艾蓮娜是裝出來,還是真的動情,也可能兩樣也有,但這畫面也太淫亂,一個全祼美少女跟鞋子性交,我繼續嘲笑道:「真可惜啊,妳長這麼好看,骨子裏居然是個大變態,真想讓妳的前男友看看妳現在的下流樣子。」

 艾蓮娜越來越興奮了,她的腰不自覺提起,連帶屁股離地,插著鞋根的陰戶向著我。我將另一隻鞋也帶上套子,丟到她的肚皮去,說:「鞋有兩隻的啊,妳這賤母狗別偷懶。」

 艾蓮娜眼神迷惘,她乾脆將另一隻鞋根對準自己的小穴想插進去,我嚇了一跳,這隻鞋沒有安全套,這樣插進去會出問題。趕緊捉著她的手,把原本插著她的鞋子拔起,說:「嚐嚐自己的淫水。」

 之前兩次調教,艾蓮娜在被羞辱的情況下很容易進入發情狀態,但這次她發情特別強烈,連思考能力都像消失,她之前會覺得害怕其實合情合理,因為有些時候她連自己都失控。

 剛才她想把兩隻鞋根都插入自己的性穴,顯然就沒有思考過後果,看著現在的艾蓮娜,作為一個M女她的狀態有好有壞,好的是她會絕對服從命令,壞的是她的危機意識降低,作為主人的我只好小心照顧她。

 艾蓮娜把第一隻鞋的根部放進嘴內吸食自己的肉汁,我把另一隻鞋也上套了,讓她插入自己的肉穴去。靜靜看著地下這條肉蟲的淫態,我發現鞋根實在太幼和太短,艾蓮娜雖然興奮到全身紅透,可是始終達不到高潮。

 艾蓮娜將腰提得更高,雙手撥開大陰唇,頭出吊著高根鞋的粉紅色陰道口,粉紅色的陰肉已經完全充血,淫水亦沾到大腿根部,懸掛著的高根鞋隨著她的陰道抽縮而上下彈動,她的黛眉皺起,道:「主人…小奴好熱…好想要……求主人上您的小奴隸……」

 我輕輕踢一下她的屁股,道:「妳有病啊,被鞋插過這麼骯髒,路邊乞兒也不會幹妳。」

 進入奴隸狀態的艾蓮娜反應捧極了,她將下體左右搖動,向我獻媚道:「求求主人做好心……操一下玲奴………真的好想要……玲奴發誓永遠跟隨主人……噢……」

 事實上我也很享受羞辱女性帶來的快感,而且對手是艾蓮娜,感覺更為興奮,道:「妳只配這樣。」

 伸出腳輕踏那隻高根鞋,使鞋根更加深入艾蓮娜的肉道,她眼珠一反叫一聲,看樣子只要我多踩幾腳她有可能高潮。

 果然艾蓮娜望過來道:「是的……請主人……踩這賤奴……只差一點點…」

 我收起腳笑道:「我偏不要,妳受煎熬的樣子實在太有趣。」

 艾蓮娜嬌叫道:「不要這樣……玲奴求主人……請主人讓玲奴高潮……求求主人……」

 正式的第一次調教看來也差不多,我說道:「拔出鞋子爬上床,主人就當做善事幹一下妳。」

 艾蓮娜露出微僅可察的喜悅神色,連忙拔出體內的鞋根,像狗一樣爬到床上兩腿張開,等待著主人的寵幸。我好整以暇把衣服除下,站到床上將手指伸進艾蓮娜的體內,哇,她體內熱得非常,而且她早流了大量的分泌。

 我望望床邊放著的避孕套,可是最終被慾給打敗,而此時的艾蓮娜腦裏大概沒有反抗的概念,自然不會拒絕跟我打真軍。握著小弟弟對準角度,毫無困難滑過了艾蓮娜的陰道內,她興奮得斷斷續續地咽嗚,雙腳夾著我的腰。我這邊可就慘了,艾蓮娜的陰道相當幼嫩,插進去相當之緊窄,而且她又相當興奮,更加把我的肉棒扣緊,差少少就要漏出來。

 吸了一口氣,我摑了艾蓮娜一巴掌,道:「沒規沒矩,像妳這種賤物能被主人幹,應該說什麼?」

 艾蓮娜大概興奮過頭,開始出現呆滯,勉強道:「謝謝主人幹玲奴。」

 我一邊收緊精關,一邊伸手用力搓揉艾蓮娜的奶子,是毫不憐香惜玉地搓著,還特意扭捏她小小的乳頭。艾蓮娜沒有呼痛,反而更加興奮迎合我的姦淫,甚至主動挺起胸讓我蹂躪她一雙美乳。

 我自己也有很久沒試過如此興奮,索性向艾蓮娜道:「張開嘴巴。」

 艾蓮娜當然照命令張嘴,我朝她小嘴吐出口水,問道:「主人的口水味道如何?」

 艾蓮娜痴迷笑道:「好味,謝謝主人的獎賜。」

 我早已忍不住撲向艾蓮娜,伸出舌頭直入她的小桃唇內,她亦主動回應。我的肉棒溫存在艾蓮娜的肉穴之內,兩條舌頭互相捲纏,我的兩手亦肆意玩弄她的兩團肉乳,這刻真是爽得渾忘一切。

 而我相信艾蓮娜也是一樣。

 我也不清楚享受了艾蓮娜多久,只知道她吞下我很多的口水,艾蓮娜低聲道:「主人……玲奴快到了………求主人批准高潮…」

 我點頭道:「若想要高潮,那就懇求主人在妳體內射精。」

 在這個特別的晚上,用套子未兔有點煞氣氛。

 艾蓮娜先是驚醒了一剎,但很快又變回剛才的溫馴,道:「好啊…請求主人在玲奴體內射精……請主人弄大玲奴的肚皮……小奴希望懷主人的孩子……噢……」

 我被艾蓮娜的語言刺激得忍不住,向著她的肉穴瘋狂猛插,精關一鬆,在她溫暖的肉道深處排放出精液,艾蓮娜亦似附和一樣收緊全身肌肉,受精的同時進入了激烈的高潮。

發表於 2020-9-15 09:06:33 | 顯示全部樓層
这么晚发文,都不睡觉的嘛?
發表於 2020-9-15 11:17:53 | 顯示全部樓層
帅大的文章真是太好看了!感谢帅大!已买。
發表於 2020-9-15 12:22:06 | 顯示全部樓層
不愧是罗大郑重推荐,果然好文!
發表於 2020-9-15 12:39:39 | 顯示全部樓層
写的非常细腻,非常好,除了繁体看的有点累,哈哈
發表於 2020-9-15 13:09:2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描写得很细致啊,看的鸡儿梆硬
發表於 2020-9-15 14:04:41 | 顯示全部樓層
比平常看到的色文好太多了,最好的一點,是強烈的感受到作者對女主角那種濃濃的愛,
一般的色文,主奴就主奴,調教就調教,刺激是很刺激,可是人物都很平面。可是老主嫩
奴不同,老主就像一個平凡的香港麻甩佬,中年但未發福,有點小錢、有點小帥、有點鹹
濕。而嫩奴就像今時今日已差不多絕跡江湖的MK妹,大情大性,率真可愛,一言不合,火
起了會大罵「DLLM」,但開心了會大力拍你肩膀超沒淑女形象的哈哈大笑,那種女漢子,
配上長腿大波,就是典型的港女FEEL吧。

這種香港地道的人物形象,加上劇情又愛也有欲,再配合SM,給人超強的真實感,再看多
一點故事,我想都可以當作是帥呆自傳了,這麼多年消失了不寫色文,就是去溝靚女了吧?
發表於 2020-9-15 14:20:50 | 顯示全部樓層
这个算已写完发售了吗?
35*2?
發表於 2020-9-16 16:38:36 | 顯示全部樓層
前几集看着是“纯纯的暧昧”,这两节开始干柴烈火了。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阿米巴星球

GMT+8, 2020-9-29 02:19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