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米巴星球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弄玉新作《听雪譜》罗森@微博电子书购买须知微信充值
查看: 283|回復: 5

斐樂斯REMAKE 22

[複製鏈接]
發表於 7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九月底動了個手術,目前還在休養,進度沒辦法快

沒有床戲的劇情還會持續一陣子,所以我可能會把塞不進主線的床戲另外獨立寫


斐樂斯REMAKE 22

  當妲蜜安將眼鏡和雷諾帶到約拿面前時,約拿心裡暗自一奇,因為這兩人身上
竟然帶有和麥克斯類似的素質,也就是具備成為騎士的可能性。
  
  但當妲蜜安接著說明這兩個人就是試圖殺害自己的兇手時,約拿對這兩人立刻
充滿驚怒。

  約拿望向麥克斯,麥克斯伸手指向雷諾。儘管從來沒親眼見過雷諾,甚至連死
亡時的記憶都不復存在,麥克斯卻不知為何,還是能夠認出雷諾就是殺害他的兇
手。

  「就是他沒錯。」麥克斯說道。

  約拿點了點頭。

###

  「是誰派你們來的!還有多少人!」

  穿著白袍的約拿罕見地粗紅著脖子發怒,對著兩名兇手大吼。

  由於不想讓母親目睹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約拿只讓妲蜜安、麥克斯兩人陪伴
自己進入聖殿。

  「我已經說過了,我們是承攬黑山公司暗殺契約的傭兵,真正的主使者我們不
會知道,也沒有見過。」眼鏡臉色蒼白,嘴裡滿是鮮血,少了幾顆牙齒讓他說起話
來有點走風,「至於還有多少人,除非黑山公司暗地裡搞雙重契約,不然我們就是
唯一一組人馬,現在死了兩個,就剩我和他了。」

  眼鏡動了動下巴,指向旁邊的雷諾。

  雷諾雙手被手銬銬在背後,雙腳也上了腳鐐。他雖然能夠靠意志抗拒妲蜜安的
命令,但依舊被她的力量影響,難以自由行動。

  他用眼角瞄了瞄滿臉怒氣,像個小孩一樣對他們吼叫踢打的約拿,雖然他力氣
不小,雷諾被他打得鼻青臉腫,心裡卻沒有什麼動搖。

  (這傢伙身材長的不錯,但似乎還是個小鬼,應該是沒辦法動手殺人,看來我
們短期內還不會有生命危險……倒是這個鬼地方挺讓人不安……)

  雷諾試著抽動雙手,雖然被上了手銬腳鐐,但若是能正常行動的話,雷諾其實
還是有辦法脫身的,無奈他現在雙手麻木不聽使喚,幾乎無法動彈。

  雷諾抬頭望向漂浮在約拿身旁的妲蜜安,鮮紅的雙翼,一身鳥羽,她的模樣顯
然已經不是人類,看來只要她還在這裡,雷諾便無法自由行動。

  「他們說的都是真的嗎?妲蜜安?」約拿又用力往兩人身上踹了幾腳後,轉身
問道。

  「這個戴眼鏡的說的應該都是真的,倒是這個人,他有辦法抵抗我的力量,可
能有什麼事情沒說出來。」妲蜜安用覆蓋著鮮紅羽毛的爪尖指向雷諾。

  約拿臉上怒色稍微緩解,他瞪著雷諾,思考了一會。

  「好……我們到聖殿正門去!」約拿大喊。

  『照他說的話做。』妲蜜安下令,眼鏡緩緩往前走。

  雷諾心裡只覺不妙,但是身體僵若木雞,而且這裡又不知道是什麼地方,外頭
是一片沙漠,就算能逃,也無處可跑。

  背後一陣劇痛,雷諾被麥克斯踹得摔倒在地,大喊出聲,麥克斯的力氣甚至比
約拿大上許多。在麥克斯的重腿下,雙手被束在背後的雷諾半滾半摔地往前走。

  一行人來到聖殿正門,沿著階梯緩緩走下,最後來到與沙漠接壤的平台前,前
日用來焚燒狼煙的金爐依舊擺在那兒,裡頭還有沒燒完的織錦。

  約拿看了看眼鏡,又看了看雷諾,心裡盤算了一會,然後命麥克斯把雷諾推進
沙漠裡。

  雷諾踉踉蹌蹌地跌進沙漠,初時還不覺有什麼,但很快便感到一股驚人的寒意
從腳底往身上竄,低頭一看,才十幾秒光景,鞋子和褲子竟然都結上了一層霜。

  出於本能,雷諾知道沙漠的寒氣是足以致人於死的。  

  (難怪會把我們帶到這裡,這個地方就是最好的凶器,他們甚至不用弄髒自己
的手!)

  「救命!救命啊!」雷諾大喊,「我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啊!」

  「如果你真的什麼都不知道,那就去死吧。」約拿冷冷道。

  「等等!等等!拜託你等等!」雷諾又喊,「殺了我對你沒有好處!我可以派
上用場的,至少聽聽我怎麼說吧!」

  約拿遲疑了一會,由於對試圖殺害自己的敵人一無所知,心裡也想知道究竟雷
諾想說什麼,這才命麥克斯將雷諾從沙漠裡拖了回來。

  「說吧。」約拿下令,麥克斯往雷諾麻木的膝蓋上一踹,他立刻跪了下來。

  「……我們觀察你們這段期間,發現你們對外敵沒有任何防禦意識,雖然你們
的行動很低調,但是你們心裡完全不在乎被人發現,這實在非常矛盾。當時我們很
不解,但我現在明白為什麼了。」雷諾說道,一邊望向妲蜜安。

  「我不想聽你這些廢話。」約拿,「不想回沙漠就趕快說正經的。」

  「等等!我的重點是你們沒有辦法保護自己!雖然失敗了,但我們只是第一波
攻擊,接下來一定還會有第二波、第三波!你們裡面有人拿過槍嗎?有檢視過生活
型態裡的漏洞嗎?有去設想過對方可能會用什麼手段攻擊你們嗎?比如說,我們第
一次狙擊失敗後,本來打算要從地下用炸藥把你們這一排的房子全部炸掉,你有想
過敵人會用你們根本無法想像的手段進行攻擊嗎?如果你們沒辦法理解對方的想法
,就沒辦法預測敵人的行動,進而建立有效的防禦!我可以在這個方面派上用場
的!」

  「他說的是真的嗎?」約拿轉頭對眼鏡問道,妲蜜安示意眼鏡照實回答。

  「他說的沒錯,雷諾在小組裡的角色是負責規劃和實際執行攻擊行動,包含我
在內的另外三人比較偏向後勤和戰術支援,基本上雷諾提出計畫,我們負責調度裝
備,而在第一次的行動失敗後,他確實有說過要用炸藥將那一排房舍全部炸掉。」

  「……雖然那個計畫違反行規就是了,我們一般不希望把無辜的人也捲進
來。」

  聽見炸掉房子這番話,約拿更加怒不可遏,自己的家是用來聯繫現實和聖殿的
基石,若是這座基石遭到破壞,那整座聖殿都會在一瞬間消失無蹤,聖殿裡的人要
麼是被扔回現實世界,要麼是被留在沙漠中等死。

  「……再把他丟進沙漠裡。」約拿對麥克斯說道。

  『約拿,聽我一句勸,』妲蜜安緩緩開口,『他說的話有幾分道理,我沒有辦
法讓警察24小時守著你們這個社區,這會讓外界起疑。而且警察也不可能事先察
覺這些人的攻擊,因為他們是專業的殺手,會用常人無法預料的手段攻擊,而我們
基本上只是普通人,根本不知如何防備。或許以毒攻毒會是個不錯的點子。』

  (我可不覺得你們是普通人……)雷諾心想。

  「………麥克斯,你說呢?」約拿看了看妲蜜安,但心裡不敢完全信任她,轉
而問道。

  「祭司大人,現在我從這傢伙身上已經感覺不到危險了。」麥克斯回答,「但
我無法肯定之後會不會出現同樣的事情。」

  約拿聽了,不知如何是好,他從來沒有面臨過這樣的抉擇,不知道自己該怎麼
做才對。

  那個戴眼鏡的受到妲蜜安的控制,姑且可以暫時不管,但約拿並不想讓這個叫
雷諾的活下來,當他浪費大量神力把雷諾帶進聖殿時,本來就計畫要讓他死在沙漠
裡的。但妲蜜安方才番話,讓他擔心萬一日後再遇到相同的攻擊,仍然會像現在一
樣束手無策。

  (若是我連男人也能控制的話,一開始就不需要妲蜜安的幫助,後續也不會有
這麼多問題了!如果滑溜溜能多派上點用場的話……)

  在一陣煩惱之後,約拿最後做出了最保險的選擇。

  「麥克斯,把這兩人丟進聖殿外頭的小祠堂裡,在我想出辦法之前,就讓他們
好好在這裡享受沙漠的涼風。」

###

  陛下的叉子掉到了地上,發出清脆的聲響。

  夏儂望向陛下,她的左手肌膚像是被風乾一樣失去血色,迅速乾癟萎縮,上頭
浮現出無數的棕色老人斑。這是夏儂第一次親眼目睹靈藥失效的瞬間,看得她心裡
一陣毛骨聳然。

  卡恩王子從座位上站了起來,走到陛下身旁,將她的叉子撿了起來,放到餐車
上,再從餐車上取出新的叉子,放回女王的餐盤旁邊。

  「卡恩,你究竟想把我們關到什麼時候?」女王緩緩開口,「你知道這樣做是
沒有用的。」

  「那可不見得,我們走著瞧。」卡恩淡淡說道,坐回自己的位子上,「在我們
這樣談話的時候,或許那個妖術師已經死了也說不定。」

  「卡恩,你這樣做究竟有什麼意義?」女王嘆道,「你身為王子,一定會成為
下一任國王,坐上王座。」

  「而您將會在幕後操縱我這個垂垂老矣的國王,用重獲新生的身體,或許還會
有一個新的名字? 亞麗珊卓這名字肯定是不能用了,新名字該叫什麼?瑪麗亞六
世?」卡恩面帶譏諷,「陛下,我想當的是真正的國王,可以自由管理王室龐大的
資產,而不是掛著國王頭銜的總經理。」

  「你該得到的東西一點都不會少,」女王再次說道,「如果你嫌不夠,我可以
讓你管理更多的地產。」

  「不,陛下,您不明白嗎?不是錢或土地的問題!那個靈藥會讓您多活幾年?
另一個八十年?難道我雅美麗雅王國,要被您領導直到永遠?這是違反自然定律
的!」卡恩王子激動起來,大聲說話。

  「你只是嫉妒罷了,因為你不能使用靈藥,如果你到我這個年紀,你就知道這
個靈藥是多麼難能可貴,值得付出一切去擁有。」女王搖頭嘆息。

  「您說的是,我一點也不懷疑,對您來說,就算犧牲自己兒女和整個王國的未
來,也要獲得那個妖術師的靈藥,換回青春的肉體。」卡恩冷笑,「就如同您的好
友戈西雅女子爵一樣。」

  卡恩王子帶刺的話語讓夏儂頗感不悅,但並沒有表現在表情上,自己不幸被捲
入王室內鬥中,已經夠倒楣了,可不想再節外生枝開罪王子殿下。

  「你應該沒忘記,我也有我的盟友吧。」女王望著自己的左手,「她們身上的
藥效大概也結束了。」

  「您是說姨媽……女侯爵殿下她們嗎?」卡恩王子冷笑,「我很懷疑她們那群
人有膽量弄出什麼名堂。」

  「她們確實沒有什麼膽量。」女王抬頭,緩緩說道:「但人要是被逼急了,就
會和你一樣,做出極端的選擇。」

  包廂外頭,隱隱傳來陣陣碰撞聲。卡恩王子聽了,神情丕變。

  「殿下,外面的人沒有回應,我們有客人來了。」包廂裡的一個黑衣人上前對
卡恩王子說道,「請退到房間裡面靠牆而且不會面對窗戶的地方不要動。」

  「……陛下,這是您的指使?」王子高聲問道。

  「當然不是,你一直把我關在這裡,我還能指使誰?」女王陛下搖頭,「但我
想應該是你兩位姨媽幹的好事,她們向來沒有耐心。」

  卡恩王子接著將女王從位子上扶起,半扯半拉地將她推到包廂角落,夏儂也被
逼著蹲在女王身邊。

  包廂外傳來了清楚的槍聲。廂房內的四名黑衣人持槍聚集在門前,這是違反室
內戰術的配置,因為很容易就會被敵人破門攻擊給一網打盡,但是黑衣人們料想自
己身後就是女王和王子,認為對方不敢強行破門。

  「他們竟然在宮裡開火?」卡恩王子大怒,「難道是想用鮮血玷污王宮的地板
嗎?」

  「只要你一開始不幹這種蠢事,王宮地板可以一直保持潔淨的。」女王嘆道。

  廂房門外傳來清脆的金屬撞擊聲,有人從外側扣擊門環。

  「裡面幾位兄弟,現在投降,大家都不用受傷!」門外有人喊道,聽聲音似乎
是個女人。

  廂房內的黑衣人聽見她的聲音,面罩底下的眼睛都露出驚訝之色,面面相覷。

  「緹瑞莎?為什麼你會在這裡?自己人不打自己人!」

  「我已經不是黑山公司的人了!我數到三之前投降。」

  但門外的人甚至根本沒有數數,包廂的門便被劇烈的爆炸轟了開來。

  四名黑衣人反應不及,被震耳欲聾的聲響和爆炸產生的衝擊波給撞飛,就連廂
房角落的夏儂也被震地直接昏了過去。

###

  約拿再次回到聖殿,這次陪伴在他身旁的是母親碧翠絲,以及奴隸蘇珊。

  「我把他們兩個人關在之前用來讓吉娜進入聖殿的小祠堂,然後拆掉和祠堂連
接的長廊,這樣他們就哪兒也去不了了。」約拿指著聖殿外不遠處的小祠堂解釋。

  「親愛的,你把那兩個人留下來,是打算怎麼辦呢?」碧翠絲面露不安,「我
聽說他們根本不知道主使者是誰。我們是不是該搬到其他地方去比較好?」

  話雖這麼說,但碧翠絲心裡也明白短期內很難找到一個可以容納兩三百人,還
不令人起疑的地方重新建立教團。

  「媽,我想過了,我覺得我們現在最缺乏的,是保護自己的能力。」約拿道,
雖然不願承認,但那個叫雷諾的傭兵說得確實是事實,「如果我們沒辦法保護自己
,那不管在哪兒都是一樣的。」

  「我明白,親愛的,」碧翠絲點頭,「問題是我們該怎麼做呢?」

  「首先,我要想辦法控制那兩個傭兵,」約拿回答,「只要我們可以控制男人
,就可以一步一步建立起我們自己的武力。」

  約拿接著解釋,他在那兩個人身上,察覺到了和麥克斯類似的素質。

  「說不定傭兵裡有很多具備同樣素質的人,如果我能控制他們,或許就可以找
到更多符合資格的人來當騎士。」

  「可是……那兩個人想要殺你啊!」碧翠絲立刻反對,「怎麼可以讓這樣的人
做你的騎士!」

  「媽,我是說控制那兩個人,不是讓他們當騎士,他們有素質,但是資格不
符。就算他們符合,心裡有不可告人的慾望好了,我也不會讓兩個想殺害我的傢伙
當騎士的。」約拿說明。

  「喔,那就好,不過,你打算怎麼控制他們呢?」碧翠絲問道,「那條笨狗不
是沒辦法控制男人嗎?」

  「牠的名字叫滑溜溜,別再罵牠笨狗了。」

  「哼,這東西害我差點沒了兒子,當然是條笨狗。」知道約拿曾經與死亡擦肩
而過,碧翠絲早就嚇得心驚膽跳,對絲毫派不上用場的滑溜溜自然沒好臉色。

  「就跟當初我創造出騎士一樣,既然滑溜溜自己沒有辦法,我們就得想些不是
那麼直接的方式。」約拿又道,望向一旁靜候命令的蘇珊。

  「我以前在書上讀過一些記載,古代的神殿似乎常常有這樣的作為,我不確定
這會有效,不過不試一試永遠不會知道,蘇珊,到我這邊來。」

  「是的,祭司大人。」

  在約拿的命令下,蘇珊踏上了祭壇,她褪下身上的披肩,跪在約拿雙腿之間,
用充滿敬畏的眼神將祭司的陽物含入口中。  

###

  空蕩蕩的小祠堂,只有四根柱子支撐著尖塔狀的屋頂,沙漠的寒風毫無阻礙地
灌進祠堂裡。雷諾與眼鏡兩人各佔據一個角落,凍得窣窣發抖。

  (這樣下去不用半天就會失溫而死的……)

  雷諾心裡叫苦,但祠堂外頭就是沙漠,雖然可以看見神殿就在不遠處,但雷諾
知道只要兩腳踏上沙漠,就跟死了沒兩樣,所以完全不生冒險一闖的念頭。

  (往好處想,他們沒當場殺了我們,鐵定是還想要我們做點什麼,應該不會就
這樣放任我們變成冷凍人乾才對……)

  眼角一瞥,雷諾發現沙漠對面的聖殿裡再度出現了人影,過了一會,一條有屋
頂遮蓋的長廊從聖殿一隅緩緩朝著祠堂延伸過來。祠堂地上接著憑空出現軟墊床縟
等物。

  眼鏡也發現了異狀,從角落裡坐起身來。

  只見長廊前端,有一名女子正緩緩朝著祠堂步來,她頭頂著一襲半透明的紫色
薄紗,長度足以覆蓋她的全身,可以看見底下一絲不掛的姣好身軀。

  就在她腳下長廊快要與祠堂相連時,四堵石牆突然從雷諾前後左右向上延伸,
恰好將祠堂切成兩半,形成一個毫無縫隙的牢房,將他關在裡頭。

  「什麼!放我出去!」雷諾大驚,放聲大喊,嗓音在狹小的空間裡來回震盪,
讓雷諾意會到他的聲音無法穿過牆壁。

  「你、你是……我看過你,你想做什麼?」但眼鏡的聲音,雷諾卻能隔著牆壁
聽見。

  「我遵從祭司大人的命令。」女人如此回答。

  然後是某種輕盈的東西落在地上的聲音。雷諾聽見眼鏡的呼吸聲突然變得很粗
重。
  
  (那女的對他做了什麼?)

  「你可以摸我,對我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女人接著說道。

  眼鏡的聲音聽起來就像是他剛跑完五千公尺一樣。

  (不會吧?色誘?眼鏡好歹也是這一行的高手,不太可能被這麼原始的把戲給
騙……)

  撩人的濕潤喘息聲響起,沒一會,肢體碰撞的聲音便在一牆之隔遠的地方迴響
起來。

  「啊!天啊!我停不下來!」眼鏡的喊叫聲幾近悲鳴。

###

  夏儂緩緩睜開眼睛,從天花板華麗的金色浮雕看來,自己還在伯寧漢宮裡頭。

  「噢,你終於醒了,夏儂,身體還好吧?」

  女王陛下的嗓音從後方傳來,聽起來相當疲憊。

  「我們找到被卡恩藏起來的的靈藥,因為情況緊急,我們把它們全部用光
了。」

  夏儂緩緩爬起身,發現自己躺在一張鋪著白色毛巾的桌上,似乎是當成臨時病
床使用。

  卡恩王子躺在隔壁桌上,他的手腳頭臉都用繃帶包紮起來,但是他似乎睡著了
,亦或是失去意識,看起來沒有任何反應。

  「你的靈藥真的非常有效,在傷口上滴上一滴,馬上便不藥而癒。」女王坐在
不遠處的一張椅子上,手上拿著一疊文件正在閱讀。

  夏儂很快發現了女王身上的反常之處。

  「陛下,您的臉……」夏儂驚道。

  「我的妹妹,她們太急躁了,根本沒顧慮我們的處境,我已經狠狠教訓了她們
一頓。」女王將文件放下,眉頭深鎖的臉龐上,右半邊的臉蛋肌膚鬆弛且佈滿縐紋
,另一邊卻是光滑平整,有如少女,任誰都看得出這絕非自然狀態。

  「……他們傷到您的臉了?」夏儂意識到自己和女王必定在破門時受到了傷害
,問道。

  女王點了點頭。
  
  「幸好靈藥及時找到,否則以我這歲數,恐怕有點糟糕。」女王嘆道。「夏儂
,我很抱歉把你捲進來,但現在我很擔心消息已經在王族裡走漏開來,我需要你的
協助,而且要馬上,否則難保不會發生同樣的事。」

  「這是當然,陛下,小的任憑差遣。」夏儂跳下桌子,在女王面前低頭致意。

  「我記得你說過,你那個朋友,最近選上市長那一位,有辦法控制男人,對不
對?」女王面露憂色,說道。

㊣ 微風出品,重製日期2020/10/15,沒事請不要亂轉,有事也不可以。㊣

發表於 7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连更2篇,谢谢老大
發表於 7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辛苦,带病写作很不易,注意身体
發表於 7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祝早日康复哇
發表於 7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给力啊。注意身体
發表於 7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微風大休養身體為主,
儘量多休息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阿米巴星球

GMT+8, 2020-10-23 02:13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