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米巴星球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弄玉新作《听雪譜》罗森@微博电子书购买须知微信充值
查看: 416|回復: 2

都市偷香贼 第170章 委托前的考试

[複製鏈接]
發表於 7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
企业。

发售部分每月5号、20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

  “叶所长,你好。”

  叶春樱放下茶水,微笑点头,“汪督察你好。”

  韩玉梁心知肚明,身边的小恋人比起许婷,明显更防着汪媚筠多些,就在她
身边坐下,很直接地搂住她展现出目前的亲密关系,用公事公办的口气道:“是
什么委托,要劳动你亲自上门啊?”

  汪媚筠解下围巾,纤长的手指轻轻弹了弹毛领,缓缓扯下拉链,从厚实的大
衣中剥出紧身毛衣包裹的美好身段,往后撩了下头发,才微笑着说:“我这不是
怕打电话说,再碰上人工转接已关机嘛。”

  叶春樱有点尴尬地解释说:“汪督察,我专门给你写道歉信了,那晚上是特
殊情况。”

  “我知道,你们两口子浓情蜜意,不愿意有人打扰。能理解。”汪媚筠笑吟
吟端起茶,抿了一口暖暖身子,“我不是也回邮件告诉你我原谅你了吗?”

  “我觉得……原谅的意思里包括不再拿这件事讽刺我。”叶春樱无奈地看着
她,总有种自己被拿住了话把子的感觉。

  “这叫无伤大雅的玩笑,怎么能是讽刺呢。我很欣赏你当时的应变,换我…
…我是没本事那么平静地模仿一段‘对不起,您拨打的……’”

  “停!”叶春樱羞耻地抬手打断,“我知道了,随你怎么调侃吧,那次是我
不对。咱们谈正事,好吗?”

  汪媚筠笑了起来,娴熟的跷起二郎腿把手肘架在膝上,媚眼在韩玉梁脸上一
扫而过,“叶所长,一阵子不见,你又成长了不少呢。”

  “诶?”叶春樱一怔,没明白话题怎么还在自己身上。

  “感觉要是去华京之前,我这样明枪暗箭逗你几句,足够让你找个借口起来
干别的去了。”

  叶春樱蹙眉思索片刻,说:“所以……委托的内容你不想让我知道?”

  “对。但我以特安局的徽章保证,我委托阿梁帮忙的,绝对是惩恶除奸的正
义之举。即使中间会有些手段不太符合你的道德观,但最后铲除的一定是你恨不
得都死的混蛋。”

  她沉默了一会儿,展颜一笑,“你说吧,我听着。没关系的,你尽管放心,
汪督察,我不会因为我和韩大哥的关系有了新的飞跃,就对他要做的事情进行诸
多限制。他……的好色程度我有心理准备,你如果是担心委托过程会让他接触其
他女人,导致我有什么不满,那真的是多虑了。婷婷每天就在我眼前晃,时不时
让韩大哥给她矫正招数,摸这儿捏那儿的,我不是还给她开着工资吗?”

  汪媚筠似笑非笑地拍了几下巴掌,“阿梁果然目光如炬,换我来做男人,也
一定要立这样识大体的当正宫。叶所长,看来你是不会找上门指着我鼻子骂狐狸
精咯?”

  叶春樱咬了一下嘴唇,疑惑地问:“这……也和委托有关?”

  汪媚筠的高跟鞋一晃,脚尖指着韩玉梁,吃吃笑了几声,“这和报酬打折的
力度有关呀,你该不会忘了吧?”

  韩玉梁现在相信,汪媚筠打算把叶春樱气到离席似乎不是在说笑。

  没想到,叶春樱深呼吸了几次,微笑着说:“我只需要听韩大哥告诉我,报
酬结算打几折,其余的,我不想听,他也不必说。不知道这个答案,汪督察满意
吗?如果满意,是不是可以不要再尝试气跑我了呢?”

  汪媚筠沉默几秒,收起了脸上的妩媚笑容,放下跷起的脚,双手交握在并拢
的膝上,点了点头,“可以。但我要你保证不管你之后知道什么事,也不阻止阿
梁接受这次委托。他这样的人才对我来说非常难得,如果另找帮手,一个是时间
不允许,一个,也不一定有那么好的效果。”

  叶春樱郑重其事点了点头,深吸口气,说:“我保证。就算你是让他去卧底
当牛郎,我……我也不会阻止他。但我会要求他做好安全措施,这样总可以了吧?”

  汪媚筠猫一样的眼睛斜斜瞥了韩玉梁,笑着说了句:“你这小子的运气还真
是让人羡慕啊。那么,我就说正事了。简单的说,我找到了一条和某个L- Cl
ub‘主办者’有关的线索,但需要的情报在一个隐藏很好的贩奴组织高层手里。
我需要阿梁通过我的渠道伪装成一个天赋极强的调教师,带着我提供的发射器进
入到那个组织的内部,只要抵达秘密基地,我就会带领特安局将那里围剿,趁机,
找到我想要的资料。”

  韩玉梁讥笑道:“这还只是简单的说?那要是复杂的说呢?”

  汪媚筠挑了挑眉,“详细的计划,就需要你通过考试,确认能够出击后,我
才会公布。”

  “考试?”叶春樱担心地看了一眼韩玉梁,小声说,“韩大哥没有拿到过文
凭,让他去考试……”

  “不是你想的那种考试。而是针对这次任务的两道门槛。”汪媚筠笑着指了
指自己,“第一道门槛是我,我明天会在一个地方等他,他单独过来,我用我的
办法来测试他合不合格。如果合格,进入下一步,我会给他一段时间准备,然后,
去一个和雪廊有关连,与我关系也还算不错的组织中,接受第二次考试。至于第
二次考试的内容,就等第一次通过再说吧。”

  韩玉梁笑道:“如果不合格,我是不是就可以休假了?”

  汪媚筠摇摇头,“不,我很需要你的本事,如果不合格,我就给你一段时间,
针对性提升自我,然后再次帮你考试。实在难以通过的话……我就不得不动用一
点非常手段了。”

  叶春樱对她的笑容感到有些不安,问:“考试的大概方向是什么?功夫?还
是射击?”

  “都不是。”汪媚筠很严肃地回答,“是他撩拨女人性欲的能力……”

  韩玉梁顿时笑开了花,抬起右手,五根指头就跟电动的一样灵活摆动,道:
“这种考试我要不拿满分就算我输。”

  “……和能把持住自我只挑逗不真做的定力。”汪媚筠平静地把内容接续完,
微笑着说,“核心内容就是这样,怎么样,有信心吗?”

  叶春樱一下子精神了不少,很自信地说:“没问题,我相信韩大哥的定力。
他只要愿意……”

  “等等等等,”韩玉梁急忙阻止了她,接口道,“这个定力,具体要到什么
地步?”

  “大概……”汪媚筠的眼神带上几分微妙的笑意,“要到能看着女人在你手
下赤身裸体高潮迭起,你依然能忍住不侵犯她的地步。而且,这个不侵犯,指的
是压根就不掏出男性器官,可不是让你走别的通道射出来。”

  韩玉梁的头顿时耷拉下去,“啊……我忽然对这个任务没兴趣了。”

  汪媚筠轻笑起来,修长的手指比了一个暧昧的圈,“阿梁,需要你有这个能
力,并不意味着你一直要忍,不管是任务中,还是任务后,我保证你都不会缺乏
你想要的奖励。只要……你足够优秀。”

  叶春樱显得有些纠结,“汪督察,这个任务……听上去好像没有非得韩大哥
出马的必要啊。”

  “可实际上,我甚至找不到退而求其次的人选。”汪媚筠叹了口气,“即使
是在地下世界,暗黑圈子中,娴熟的调教师也不是很常见的职业,大部分学习调
教技术的人都只是想满足自己的私欲而已。而且,普通男性对付女人的手段,远
远不足以满足一个奴隶调教组织的需求。像阿梁这样,对付女人简直如同施展魔
法,不借助道具都能刺激出充足快感的超级人才,只要具备一些相关的专业知识,
一旦出现在圈子中,甚至会引发哄抢。”

  韩玉梁哈哈一笑,道:“也没那么了不起。”

  嘴上这么说,他心里却在想,这可是个完善他近些日子构思的独门房中秘术
的绝佳机会。再怎么好的想法,没有在一定数量的女人身上实验,终归只是纸上
谈兵。而对熟人下手,难免会担心有什么后患。

  叶春樱蹙眉托腮思考了片刻,说:“这样真能追查到‘主办者’的线索?”

  “就算不能,消灭一个奴隶贩卖组织,说不定还能救出一大堆等待出手的性
奴,总不是坏事吧?叶所长,这个委托很重要,而且很秘密,我不愿意让更多人
知道。L- Club的可怕,你也见识到了,想把它一次性连根拔起,几乎做不
到。咱们只能一条一条剪断他们的触手,搜集足够多的证据公诸于众,慢慢将他
们消灭。”

  汪媚筠刚才就已经要到了不拒绝委托的承诺,所以见叶春樱不语,就直接往
下说去,“阿梁的假身份,雪廊那边已经在制作,考虑到安全问题,舒子辰到时
候会给他做一个比较方便穿戴的特效化妆,这个假身份,也会在金义那边录入系
统,可以当作阿梁的第二重身份来使用,这就算是报酬之一吧。今后要和危险组
织作对的事恐怕还有,早点开始用神秘身份行动,不是坏事。”

  叶春樱抬起头,“那么,咱们就先谈好报酬的事情吧。打折的问题,等到结
算的时候再说。现在我要知道足额报酬大概会是多少。这个任务非常危险,我希
望有个合理的数字。”

  汪媚筠满意地笑了,“好,我喜欢你这样公事公办的口气。那么,保底报酬
五十万,这笔钱是由我们决心一点点铲除L- Club的朋友们凑出来的。但我
想应该用不到。”

  “哦?”叶春樱拿出小本子,转了一下笔,“所以还有其他报酬来源?”

  “没错。”汪媚筠笑着指了指叶春樱的脖子。

  那纤细修长的优美脖颈上,正挂着韩玉梁纠缠不休硬逼她戴上的精致项链。

  “这次要对付的可是个贩奴组织,手上一定会有大量流动资金。叶所长,整
个行动都是由我负责的,我有不少计划都很需要钱,黑吃黑,对我来说是个很不
错的选择。所有黑吃黑入账的资金,咱们双方对半分。这就是真正的报酬,如何?”

  已经不会再去纠结大量不义之财应不应该收归己用的问题,叶春樱很淡定地
边写边说:“好,那么报酬初步决定就是缴获资金的一半,保底五十万,不足五
十万的部分,汪督察你来负责补齐,这样没错吧?”

  “没错。”汪媚筠摇了摇手指,“咱们之间的合作,请不要留下任何实际材
料,也不要有数据往来,全凭信用。”

  “也……不签协议?”

  “不签。”她很坚决地说,“任何留下的信息,都会成为可能的漏洞。咱们
要对付的是L- Club,不是只能走邪道的黑帮。从一开始,就必须小心谨慎。”

  叶春樱犹豫了一下,撕下自己刚写好的那张纸,递给韩玉梁。

  韩玉梁心领神会,双掌一合,运功压成齑粉,拍了拍,洒进垃圾桶中。

  商定好其余细节,送汪媚筠出门的时候,叶春樱小声问:“这次秘密行动,
能让婷婷知道吗?她……以后应该会成为韩大哥的重要助手。”

  “非知道不可的时候再告诉她吧。”汪媚筠拉起大衣的帽子,微笑着说,
“我这边的行动,永远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外面的雪似乎小了些,汪媚筠离开后不久,许婷就拎着大包小包用脚踢门,
回来了。

  一头把满脑袋雪花拱在韩玉梁背后,许婷摘掉手套往掌心大口哈气,问:
“我在楼下碰见汪督察,是有秘密委托吗?需不需要我当助手啊?”

  叶春樱不太擅长保密,干脆给韩玉梁递了个眼色,说声要忙,回了办公室。

  “是有点活儿,但是指明了让我单干,你就继续磨练学习吧。”他伸手捏住
许婷的腰,内力探了探,“进境如何了?”

  许婷得意一笑,丹田发力,一股阴柔真气涌出,不轻不重震开了他的指头,
“呐,昨晚上涅磐心经刚破了五重,我练内力一口气练到早晨四点半,厉害不?”

  韩玉梁搓了搓发麻指肚,点头道:“不错,厉害得很。鸑鷟掌呢?”

  “来,拆招啊。”她双臂一展,“不许用真气,看我这次跟你拆多久。”

  “内家拳掌看的就是真气,单纯拆招,那你去公园陪老头练架势吧。”韩玉
梁随口把话题带到武功上,陪着许婷进厨房帮忙打了打下手,算是将汪媚筠的委
托轻描淡写晃了过去。

  打着滋补的旗号做了一大桌子美味佳肴,理所当然,许娇也从按摩店直接过
来了这边。

  席间七嘴八舌瞎聊的时候,她专门跟叶春樱提起了一件事。

  之前因为叶春樱“离职创业”而暂时关闭的社区诊所,又重新开起来了。而
且,赶去看病的患者比韩玉梁在的时候还多。

  “啊?”叶春樱大惑不解,“上次我记得还听沈幽说,找不到医生愿意去,
上面打算废弃那个点的。哪个医生过去了?”

  许娇露出一个神秘兮兮的笑容,“不让你们猜了,你们肯定猜不到。就是那
个在区医院赫赫有名的薛蝉衣,薛大夫。”

  “什么?!”叶春樱着实吃了一惊,“薛大夫?她……她为什么会跑去社区
诊所啊?”

  许娇耸耸肩,“我怎么知道,都说她医术好外科手术水平厉害临床经验丰富,
结果……从华京调新扈,从新扈市医院调地区医院,现在又进了街道社区。就算
人不往高处走,她这往下出溜得也太明显了。估计是得罪人了。”

  韩玉梁知道叶春樱对那个女医生颇为崇拜,在旁柔声道:“你最近有空,就
过去看看吧。正好那是你留下的摊子,也有借口。”

  叶春樱犹豫一下,点头说:“嗯,等我安排好咱们基地的事,我就去看看。”

  晚上汪媚筠发来了第二天和韩玉梁单独见面的地点。

  他正在洗澡,叶春樱拿的手机,看了一下地址,去电脑边查了一下之后,抿
紧嘴唇绷着小脸思考了半天,咬了咬牙,脱掉睡衣拿起浴袍披上,钻进卫生间去
勾引他了。

  窗外寒风呼啸,屋内春意融融,等韩玉梁拿起手机注意到约定的地点是个情
趣酒店,才算是明白今晚自己被叶春樱一口气七连杀的原因。

  听着她重新去冲澡的水声,他忍不住想,这种吃醋方式,对他来说还真是不
错。

  就是蛋蛋又有点抽搐,好像损耗不轻的样子……

  对汪媚筠这只女狐狸,韩玉梁从不敢掉以轻心,上次酒店房间见面,最后就
莫名其妙变成了一顿酒,喝得头晕脑胀。

  这次所谓的考试,他得盘算着能不能真赚到点便宜。

  冬天市区里最快的交通工具就是大巴车,而且人多暖和。韩玉梁瞅准一个身
材还不错的姑娘,前后脚跟着挤上去,装在大号铁皮箱子里身贴身一路晃到目的
地。

  带着一身怪味下来,他扶着树醒了醒神,拿出手机确认好地址,大步迈了进
去。

  东瀛移民把整个亚洲地区情趣酒店的专业度提升了一大截,他这样已经有人
等着的,可以从一个隐秘的通道不经过监控直上电梯。

  “我来了。”礼貌性敲了敲门,韩玉梁高声说道,等着里面的回音。

  咔哒,门开了。

  汪媚筠裹着厚浴袍,笑着往里一伸手,“赶紧进,别让凉气进来。”

  他进门脱下外套,偷偷瞄了一眼。汪媚筠浴袍下露出的小腿和脚什么都没穿,
看起来肌肤颇为水润,应该才刚洗过。

  此外,这里竟然还是个有捆绑架,固定台的SM主题房间。

  他缓缓踱进去,一边左右打量,一边道:“这次,两边房间可没有刀斧手等
着你摔杯子了吧?”

  汪媚筠转身坐在床边,大概是身高与韩玉梁不差太多的缘故,她很少站着与
他说话,“没,我说了这是秘密行动,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她笑眯眯地望着他,双手撑在床上,用她那格外撩人的低柔嗓音说:“所以,
你现在过来把我强奸了,我也拿你没有办法。”

  “真的?”他挑了挑眉,“你浴袍里没藏着飞刀和枪?”

  “你自己看咯。”她轻笑一声,忽然拉开了浴袍的带子,双手一分,向后脱
掉到手肘的位置。

  她浴袍中的雪白肉体,竟是完全赤裸的。

  除了马上跷起交叉的浑圆大腿巧妙地挡住了股间的神秘花园,其余各处,尽
收眼底。

  那饱满圆润的乳房,微微凸显轮廓的腹肌,匀称紧凑又不失肉感的修长美腿,
全部坦然暴露在他面前。

  汪媚筠缓缓将双手抽出,浴袍至此,就成了压在她身下的垫子。她凝视着韩
玉梁眼中迅速聚集的欲望,轻声说:“这里没有任何陷阱,只有一场考试。如果
是你们去华京之前,我大概会找一个妓女来当考试道具,但现在,阿梁,我对你
有信心,这也是我敢这样面对你的底气。”

  如果不是下体还残留着些微被叶春樱压榨的酸痛,韩玉梁认为自己的定力应
该禁不住这样性感撩人的考验。

  他吞了口唾沫,挪开视线,想趁着还没硬冷静一下。

  “别挪开眼睛,阿梁,要成为一个优秀的调教师,首先就要能把心态随时切
换,能将女人视为等待雕琢的物品,把自己当作一个手工艺术家,而不是一个男
人。”汪媚筠走到他面前,蹲下,手掌拨回他的脸,让他直视着自己雪圆丰硕的
乳房,很严肃地说,“你可以有性欲,但要把性欲转化成调教的动力,而不是留
着,酝酿成射精的冲动。”

  韩玉梁舔了舔发干的嘴唇,这该死的骚狐狸,身上用的什么沐浴露,竟然这
么香,“所以,今天的考试,就是让我对着光溜溜的你,一直忍耐?”

  汪媚筠摇了摇头,“不,我还要亲自体验你全部撩拨女人性欲的手段,那才
是考试的主要部分。忍耐是终止条件,当你忍耐不住,考试就失败了。”

  那还好,比起干看着什么都不做,其实动用手段让女人欲仙欲死,多少也是
个精神上的满足,韩玉梁吁了口气,“行,听起来不错,咱们什么时候开始?”

  汪媚筠的眸子里浮现出鲜明的赞许,她抛了个媚眼,退到床边坐下,“这就
要看你了,你需要什么准备吗?最好不要用道具,这次我给你安排的角色,就是
不需要借助道具的魔手大师。至于那些大型的辅助道具,可以随你喜欢使用。不
过我希望你别用绳索之类的固定物,我晚上还要加班,带着勒痕很不舒服,而且
……我性癖更偏S一些,不喜欢被捆起来。”

  韩玉梁根据自己的了解好奇道:“我还以为调教师就是把人绑起来,训练成
一挨鞭子就兴奋的M呢。”

  “那是狭义的调教,的确在调教领域占据主导。但现在做生意讲究多元化和
定制,对性奴的要求已经不局限于纯粹的受虐狂。”汪媚筠很平静地说,“而且
其他门类的商品更好卖一些,调教师的职业圈子,也已经发生了巨大变革。不然
我也不用找你,性虐专家我还是认识一、两个的。”

  韩玉梁搓了搓手,笑道:“那,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你说。”

  “我强奸了你的话,算是考试失败。如果考试失败……会怎么样呢?我记得,
你好像说有补考的吧?”
發表於 7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真正的高手是有满分的实力却拿到几乎不可能的零分。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1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1 真正的色狼奔着零分就去了XD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6 天前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多好的考试,真TM找对人了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1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1 男人都喜欢~

查看全部評分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阿米巴星球

GMT+8, 2020-10-23 01:36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