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米巴星球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弄玉新作《听雪譜》罗森@微博电子书购买须知微信充值
查看: 2046|回復: 20

血雨沁芳 第十三章 恐惧的谋求

[複製鏈接]
發表於 6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啊啊……毛囊炎复发了。

果然还是挑破太早,没有除掉根。

淦!

本文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企。

《都市偷香贼》最新集正于阿米巴星球销售中,其他作品看得开心合口味,有兴
趣打赏鼓励作者的前往购买此书即可。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

  不止住在蓝家的武林人士纷纷到场,附近下榻的小爵爷袁吉也匆匆赶来,一
起审视着被书卷掩盖的苍白尸身。

  蓝景麟带着楚添香站在叶飘零身后,面无血色,冷汗涔涔。

  蓝夫人则站在远处的角落,双手绞紧帕子,瑟瑟发抖。

  百花阁的许多女弟子名义上虽是江湖中人,可实际出去闯荡过的并不多,像
蓝刘氏这样早早嫁来大户的,江湖经验就算不如骆雨湖都不奇怪。

  龙啸本不愿检查年轻女子赤裸尸身,但隐龙山庄出来的人并不能逃避自身的
责任,只得说声抱歉,蹲下掀开遮盖物,从头到脚细细打量。

  围在旁边的男子大都转开眼去,唯有叶飘零和袁吉坦坦荡荡,从两侧一起认
真观察。

  大户人家夫人的贴身丫头,大都有通房伺候的需求,即便蓝家老爷身子孱弱,
做夫人的,总不会选个丑陋村姑让自己面上无光。

  这丫鬟五官颇为清秀,即便死后面目狰狞,也不难看出是个待长开的美人胚
子。

  腰肢之上,并无明显伤痕,只是摘掉口中成团亵衣后,发现牙齿被打落几颗,
舌头也被利器搅弄得血肉模糊。

  致死的原因,恐怕并非下体那看起来颇为凶残的创伤,而是舌断血流入喉凝
噎,窒息而亡。

  龙啸拿过块布垫着手,将女尸下身略一翻弄,道:“这边的伤口,恐怕是姑
娘死后,凶手才留下的,否则,不会只有这些血。”

  袁吉在旁问道:“人都已经死了,为何还要多此一举?”

  “兴许,是怕被人看出什么蛛丝马迹?”龙啸无奈道,“我也不擅长这种寻
常凶案,实在不行,还是请个捕头过来,顺便问问仵作一家找回来了么。”

  “可……要是惊动衙门,诸位……就都要登记在册吧?”蓝刘氏颤声道,
“万一办案的觉得你们中谁有嫌疑,全都带走审问,我这宅子……还靠谁防着昨
晚那种恶徒?”

  龙啸皱眉道:“可我也拿不准,这究竟还是不是江湖事。”

  袁吉道:“吟宵兄,这岂会拿不准。昨晚的鸡犬,今日的贴身丫鬟,必定是
一件事。”

  龙啸叹了口气,没有应声。

  蓝刘氏道:“是……是何事?”

  “要你们恐惧。”袁吉肃容环视,朗声道,“无疑,对方想从蓝家得到什么
秘密。那秘密老掌柜必定知道,但老掌柜死了,之后蓝家还有谁知道,对方应当
还不清楚。所以,他要你们恐惧,当你们害怕了,动摇了,就会想要找可靠的人
来分享这个秘密,如此一来,便正中他们下怀。”

  蓝刘氏依旧不解,道:“可……知道秘密的人不是只会找可靠的人来分享么?”

  袁吉微微一笑,左掌不知从哪儿变出一把折扇,在掌心敲了敲,道:“这便
是有趣之处了,诸位猜猜,他们为何明知如此,还要这么做啊?”

  几个凑趣之人应和了两句,自然都是不着边际的信口胡猜。

  袁吉眸子一转,盯住叶飘零,道:“叶兄,你有何高见啊?”

  叶飘零缓缓将视线从女尸身上抬起,“这丫鬟,是被认识的人带来的。”

  “哦?”龙啸奇道,“叶兄是如何猜到的?”

  “我觉得。”叶飘零看向四周,并没兴趣解释什么的样子。

  骆雨湖略一沉吟,道:“这里的梯口极窄,带着一个人上来,颇为困难,八
成还会留下痕迹。可这丫鬟,分明只在周围手足碰触的地方有挣扎的痕迹,多半,
她是跟着认识的人一起来了这儿。瞧,烛台还在那张桌上,上面都是剩下的蜡,
这丫鬟上阁楼的时候,应当还没出事。”

  袁吉哈哈一笑,道:“不错,这也正是我要说的。对方敢如此恐吓,来威逼
那秘密出现,原因很简单,幕后主使,恐怕就在那秘密可能的传播范围之中。说
不定,此刻就在这阁楼上。”

  蓝刘氏更加惊恐,哆哆嗦嗦道:“我、我这丫鬟……新来还没多久,拿她下
手……这……这是说,那人觉得秘密在我手里?”

  像是为了求饶,她哭丧着脸马上大声道:“天可怜见,我虽侍奉老爷走了最
后一程,可我什么秘密也不知道啊。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蓝景麟的脸色变了。他握住楚添香的手,怒道:“母亲,你这话,是要让在
此的邪魔外道,转而来找我么!”

  叶飘零拍了拍他,微笑道:“无妨,那样正好。省去这许多弯弯绕绕,都如
昨晚那人一样,杀了便是。”

  袁吉一怔,道:“叶兄昨晚又有斩获?”

  龙啸走近两步,附耳低语几句。

  袁吉微感惊讶,道:“叶兄剑法果然了得,竟一招就拿下了东海血灵岛戮仙
城出身的杀手。那地方出来的硬茬子,可是出了名的令人头疼,打着打着,胳膊
腿就能长几寸,当真难缠。”

  龙啸叹道:“只可惜,其余都是寻常喽罗,问不出什么有用的话。”

  楚添香细眉微蹙,拉了一下蓝景麟,小声说了一句。

  蓝景麟面色又是一变,跟着怒火万丈,喊道:“对啊,我倒要问问母亲,为
何昨晚来的凶徒中就这么一个极厉害的,偏偏来找了我!误会秘密在你手里的话,
不是该找你么?”

  旁边一个男子道:“蓝掌柜,你冷静些。想杀你,不也是为了吓唬夫人么。
这反倒说明他们不认为秘密在你手里。”

  蓝刘氏拿起帕子擦擦眼泪,道:“景麟,我膝下无出,一直拿你当我亲生的
一般看待,没想到……你竟怀疑我。”

  骆雨湖左右看看,忙打圆场:“出了这样的事,景麟心弦难免绷得太紧。叫
我说,伯母也绝不会是主使,我娘……怎么也算是伯母的同门师叔吧。”

  蓝景麟眉心这才稍稍一松,面现愧色,屈膝跪下突然给蓝刘氏磕了个响头,
道:“是我错了,还请母亲原谅。”

  叶飘零用脚尖拨弄着四散的书本,道:“蓝景麟,这是你爹藏书的地方,来
看看,可少了什么没有。”

  蓝景麟强作镇定,道:“我不知道此前都有什么,哪里看得出少了没有。”

  骆雨湖知道他们有心隐瞒昨晚的事,也跟着道:“这里地方极小,藏书也不
多,真有什么,带丫鬟来的人肯定已经全部看过。看烛台,少说燃了三根蜡,在
这儿待了很久。”

  一个男人忽然一笑,颇为猥亵道:“那也未必是看书吧,这丫头模样挺俊,
又扒得跟小白羊儿似的,来的要是个男人,嘿嘿……”

  “她并未被奸污。”骆雨湖正色道,“这位龙公子翻弄女尸阴户时,我仔细
看着,里里外外,都没有被淫辱的痕迹。我倒觉得,凶手杀人之后还特地将女儿
家的羞处搅烂,为的就是叫咱们不知道,这姑娘其实到死还是清白之身。”

  龙啸颇感兴趣地望过来,道:“骆姑娘,这种隐瞒,想必也有所图谋才对吧?”

  骆雨湖站在叶飘零身后,便有了源源不绝的勇气。

  而只要有勇气,她那敏锐的心思便不再有任何桎梏。

  更何况,她本就有所怀疑。

  “我想,做出这种残忍之事,所图不外乎两种。要么,是想让人猜测,这丫
鬟死前曾遭到激烈奸污,如此一来,便可以掩饰他将此地仔细翻找过的事。要么,
是想混淆视线,叫人误以为凶手是个男人。”

  此话一出,此地诸人的视线,齐刷刷落在了蓝刘氏的脸上。

  蓝刘氏惊慌失措,绞着帕子道:“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凶手……
其实是个女子?”

  骆雨湖平静道:“我只是如此猜测罢了。伯母的贴身丫鬟,应当懂规矩才对。
深更半夜,随着他人来到如此私密的地方,若非对方她不能违抗,就只有一个理
由可以让她毫无戒心——那和她一样是个女人。”

  “别忘了,晚饭的时候,蓝家才出过鸡犬不留的记号。入睡之前,又有歹人
来袭。大家不如想想,咱们要是这个丫鬟,得有多大的胆子,才会半夜离开主母
的房间,不怕主母起夜赶不及递尿壶,硬跑到这种平日没人来,到处都是灰的鬼
地方。”

  众人看向蓝刘氏的目光更显怀疑,龙啸索性直接问道:“蓝夫人,这事情确
实有些蹊跷,你好想想,昨晚你房中可有什么异常,最后一次见这丫鬟,是在何
时何处?”

  “我……我……”蓝刘氏筛糠一样抖着,哭丧着脸道,“你们……你们别这
样看着我啊,我昨晚……被你们要求叫人去打扫院子,忙到很晚才回房,我又惊
又累,回去擦了个身便睡了。”

  袁吉目光如电在她脸上一扫,冷笑道:“可夫人看起来,更像是整夜未眠的
模样啊。”

  蓝刘氏抽噎道:“家里遭了这样的事儿,我要有多大的心才能睡好。”

  “那夫人既然没睡好,就没听到外间丫鬟起身出门么?”

  蓝刘氏一边拿帕子擦泪,一边道:“爵爷,妾身过往一直照顾老爷,寝食难
安,晚上为了能好好休息,都是叫丫鬟睡得远远的,关了内室房门,还挂着厚帘
子。我许久不曾练武,早比寻常妇人强不出多少,哪里听得到呀。”

  她泪汪汪看了一眼蓝景麟,“再者说,家里就算真有什么秘密,老爷也没瞒
过我,我还需要设法算计别人么?你们怀疑到我头上,着实不讲道理。”

  蓝景麟叹道:“我没怀疑母亲,只是……这人命已经出到母亲房里了,你能
回想起什么,总得告诉列位侠士,大家才好帮忙不是。”

  他往叶飘零身边站得近些,又道:“如今还只是死人吓唬咱们,万一用同样
的法子将母亲掳走了呢?万一是和去灭胡家的人一样,凶残下流呢?母亲,我爹
才刚过世,你可得千万珍重才是。”

  虽说天璧朝没什么三贞九烈的风气,寡妇改嫁稀松平常,可未亡人被匪徒掳
走轮奸,总不会是什么光彩的下场。

  而且,十死无生。

  袁吉长叹一声,道:“这事到现在最有趣的地方就是,还没人知道,这些人
要找的秘密到底是什么。”

  骆雨湖面无表情,一言不发。

  她知道,叶飘零也知道。

  但她相信,在场的人里,绝不可能只有他们俩知道。否则,哪里来的这连环
杀身之祸。

  只不过胡、蓝两家的秘文,仅有他俩知道。

  这应该也是祸端依旧在继续的原因。

  半晌无言,刘管家带人过来,问清楚确实不需要报官,便将阁楼匆匆收拾。

  诸人顺次下来,刘管家忽然想起什么,探头喊道:“姐,这个月的花儿准备
好了,还往娘家送么?”

  蓝刘氏一怔,拍额回首,“我都忘了,既然已经备好,你忙完找人送一趟吧。”

  骆雨湖眼前一亮,拽住叶飘零的袖子,与他一起落在后面。

  等前面诸人走远一些,她才轻声道:“主君,我想起来了。我娘以前每个月
也会搜集附近的时令花草,花钱请人快马加鞭送去百花阁。有些不便保存的,还
会提前做干,封在油纸里。”

  叶飘零皱眉道:“如此不同寻常的习惯,你到此时才想起?”

  骆雨湖面上一热,道:“从我懂事,娘就一直这么干,我哪儿知道……这不
同寻常。刚才见蓝夫人提起,才想起来,这会不会就是你怀疑的,百花阁搜集情
报的手段。”

  叶飘零略一犹豫,拉着她往前赶了几步,越过胆怯等着的蓝景麟夫妇,高声
道:“蓝夫人,你每个月都会往百花阁送花么?”

  蓝刘氏步子一顿,转身颔首道:“是,我们出阁,门派给了不少嫁妆,此前
在那边,也是好吃好喝养着。我们那边研究药草,酿酒,种植,各处都要用花,
所以我们嫁出来的,每个月都会搜集一些当地的花草,令人送去。这事儿平常不
必我打理,也是赶上发丧,管家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叶少侠,这……有何不妥么?”

  龙啸微笑道:“百花阁的确有这么个规矩,不过不算太严,我们庄中外门弟
子,年前就娶了个百花阁的小娘子,她性子疏懒,几个月也想不起来送一次。”

  蓝刘氏略显惆怅,缓缓道:“那不过是新婚燕尔,还顾不上罢了。等以后儿
女大了,夫君不疼爱,闺房冷清闲来无事,这每月弄弄花草的事儿,反而不会再
忘。”

  明智的人不会跟寡妇谈闺怨,龙啸一转脸,道:“叶兄为何想起问这个了?”

  叶飘零毫不掩饰,盯着蓝刘氏道:“你往百花阁送的,就只有花么?”

  蓝刘氏一愣,道:“还有些草。其他同门……兴许还会写写家书,给师父师
叔师妹看看,我……当初嫁得不是很合规矩,羞于谈起,便很少写。”

  骆雨湖发现话头似乎有些难收,在旁柔声道:“主君只是听我提起我娘也有
一样的习惯,觉得有趣,并没别的意思,还请伯母不要介怀。”

  蓝刘氏勉强一笑,摇了摇头,“叶少侠武功高强,肯来相助,乃是蓝家的福
份。他有此一问,说明对蓝家的事情上心,我岂敢有什么责怪之意。”

  她这话说得颇为诚恳,之后,也算言行合一,过午不久,便找人来叫叶飘零
和骆雨湖,在偏厅议事。

  这次其余高手皆未受邀,楚添香都被勒令回房,厅门关上,屋里就只剩下蓝
刘氏、蓝景麟、龙啸、袁吉、叶飘零和骆雨湖。

  “蓝夫人不好好休息,将我们请到此处,是想起什么该说的了?”龙啸的眼
神略显倦怠,隐龙山庄常年处理的都是江湖中的大风波,他来此却碰上一串神神
秘秘的凶案,以他的年纪,想来已有些不满。

  蓝刘氏迟疑片刻,道:“此刻屋内的诸位,是我……觉得可以相信的人。”

  袁吉微微一笑,道:“蓝夫人,知人知面不知心,还是莫要太轻信他人的好。”

  她咬了咬牙,“我没别人可信了。百花阁的同门没什么高手,光是那戮仙城
的杀手,就得下毒才能应付。而且……她们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

  龙啸道:“这么说,你已向门派求助?”

  蓝刘氏点点头,道:“卧虎山庄出事,师叔惨死,我岂能不通知同门。只是
那时我还没想到,蓝家……竟也到了危机四伏的地步。算日子她们本该到了,我
猜……兴许是路上听到了什么风声,去找人助拳了吧。”

  她清清嗓子,挺直后背,露出了几分当家主母的气势,“我请诸位来,只为
了一件事——将我所知道的所有秘密,都告诉你们。”

  袁吉抬眼望她,微微皱眉,“都?”

  蓝刘氏颔首道:“不错,都。我不知道究竟那些人想要什么秘密。索性,我
便把所有我知道的,不能说的,都讲出来。等出去后,我便说,我将所有知道的
秘密都告诉了你们。盼望那些歹人,能放过我这个寡妇。但这会给诸位带来一些
危险,所以,我想听听你们的意思。是否肯仗义出手,帮帮我。”

  龙啸微笑道:“好,我不介意那些杀手来找我。你说就是。”

  袁吉点头不语,默默应下。

  骆雨湖和蓝景麟都是当事者,想抽身也无能为力。

  所以大家的目光,都落在了叶飘零身上。

  “我听着,你讲吧。”

  蓝刘氏拿起手帕,展开挡住了脸,在后面道:“我首先要说的,是我原本再
也羞于提起的事。我知道那些人绝不是为了这个而来,可我既然答应要说所有秘
密,便不能再有任何藏私。”

  “景麟,我在你爹卧床不起之后,寂寞难耐,一次酒醉,曾与他人有染。”

  蓝景麟双目顿时瞪圆,但被骆雨湖拉了一下袖子,便忍下没有作声。

  蓝刘氏将脸挡在帕子后,又道:“我弟弟来做管家,原因并非我最早说的那
样,而是在外惹下了事,不得不来我这里躲着。”

  “老爷以前十分宠爱的那个丫鬟,我没找人家安置,卖去青楼了,一个土窑
子,千人骑万人跨,大概早就被肏废了吧。”

  “我一直怀疑生不出孩子是老爷给我用了药。后来才知道是老爷生不出了。”

  “师叔之前来谈两家亲事的时候,看着有些发愁。我问她怎么了,她也不说。
我没放在心上,这会儿想想,可能有什么蹊跷。”

  蓝刘氏絮絮叨叨说了一堆之后,缓缓放下帕子,露出已经泪盈盈的眼,道:
“最后的秘密,是老爷曾提起过,他当年做过一件让他非常愧疚的事。那次他喝
醉了,之后就没再提过,也没说过到底是什么事。”

  叶飘零道:“他们做山贼的时候,为了分赃,杀掉了结拜大哥,猛虎寨的大
当家,孟金虎。”

  他略略一顿,又道:“他做贼匪,杀人劫财,丧尽天良之事办了不知多少,
竟只为这一件愧疚。”

  蓝景麟忙道:“爹他生意兴旺之后,每年都会布施,绝不是未曾反省,三关
郡附近的乞丐都知道,蓝老爷是大善人。”

  袁吉白白净净的手掌往桌上一放,道:“这些秘密里,唯一有可能给蓝家招
来灾祸的,便是最后一桩。可杀人分赃的事过去这么多年,有谁会旧事重提呢?”

  “孟蝶。”叶飘零冷冷道,“他们怕是没想到,孟金虎在外面还有个不肯认
的女儿。”

  袁吉一挑眉,颇有兴趣道:“所以这些事情,是那位孟姑娘搞出来的?”

  叶飘零摇了摇头,“不,孟蝶托给了如意楼,我本就是来动手的。可惜,被
这些人抢了先。”

  蓝景麟顿时就是一惊,但刚要起身,就被骆雨湖按了下去。

  她接口道:“抢先的那些人,一直在试图冒充如意楼,但我在如意楼的地方
呆了许多天,可以确定这绝非如意楼所为。”

  蓝刘氏满头雾水,道:“那……还会是谁?景麟,你是不是也知道什么?要
不要跟大家说说?”

  叶飘零立刻转头看向蓝景麟,“蓝掌柜,我有个办法,你可愿意听听?”

  蓝景麟左右望望,点头道:“请讲。”

  “你这就去收拾行李,与你夫人一起跟我走,我将你安排到一个杀手绝找不
到的地方。你们躲着,生儿育女。等到事情过去,再带着孩子回来打理布庄。”

  叶飘零站起,道:“阴谋诡计这种糟心东西,就让他们在此自己折腾去吧。”
發表於 6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沙发!!好久没坐过了~~~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1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1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6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蓝刘氏跟谁有染?最好描写一下细节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1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1 那女的没几句实话……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6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叶师兄好计谋,不过要是能按他说的办,这书也就该结束了吧?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1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1 不会啊,对方也要想办法的XD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6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叶飘零这种快刀斩乱麻的性子碰上蓝夫人这样弯弯绕绕的心思,真的是碰撞的颇为有趣呀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1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1 叶师兄懒得思考那么多~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6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觉秘密被暴露跟百花门脱不了干系啊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1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1 风声肯定是从她们手里走漏的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6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袁小爵爷和龙啸估计也是风声走漏的吸引来的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1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1 那肯定,不过动机不一样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6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毛囊炎有药膏可以涂的 不要挑破。。。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1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1 急着码字,太影响坐了……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6 天前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四章 蓝:行!  本书完。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1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1 蓝景麟敢说不行吗XD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6 天前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蓝景麟要是说行就normal end了吧hhhhh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1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1 不会,那对手也太菜了XD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5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蓝夫人至少和袁或者龙一人是一伙的,做个局套蓝少爷话,叶一眼看穿提出意见逼他们狗急跳墙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1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1 套话是真的,其余不剧透了XD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5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这一出钓鱼钓得真是够诡异的。一共没几个人,却不知道有多少心思。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1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1 所以叶飘零掀桌子了。去你们大爷的吧XD.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5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次日,一众人等各回各家,全剧终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1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1 可喜可贺~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5 天前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莫匹罗星软膏,百多邦的。我也爱长这玩意儿。。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1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1 一直在用。还是挑破早了……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5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雪大多描写元吉和龙啸吧,最想看狗子家族的故事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1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1 这俩戏份都不少~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5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果然实力够了掀桌其实是最好的选择233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1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1 主要还是对谜底不感兴趣……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5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支持一下性感的毛囊炎~~

喷点儿~百多邦可以很好的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2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2 好疼的毛囊炎才是真的XD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4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叶飘零也来一个打草惊蛇,蓝少当家一走,那些背后的不得跳出来整点事?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1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1 这算拔草杀蛇吧XD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4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你这就去收拾行李,与你夫人一起跟我走,我将你安排到一个杀手绝找不到的地方。你们躲着,生儿育女。等到事情过去,再带着孩子回来打理布庄。」
这招真牛!就看能不能成行了,哈哈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2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2 叶师兄没有办不成XD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昨天 11:24 | 顯示全部樓層
这一招釜底抽薪狠  其实很多事情都有解决的办法  这是最简单的一种  但我觉得蓝少掌柜应该有其他心思  这种办法他是不愿意采用的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3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3 叶师兄不喜欢太复杂的,还是杀来杀去最好XD.

查看全部評分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阿米巴星球

GMT+8, 2020-10-23 01:10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