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米巴星球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弄玉新作《听雪譜》罗森@微博电子书购买须知微信充值
查看: 300|回復: 0

女神代行者 第62章 真正的实力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1-1-12 17:25:0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
企业。

发售部分每月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

  塔蜜尔的计算非常精确。

  银风铃在结界掩护下的一系列攻击,包括最后那一套满级嘲讽,都只是为了
让大魅魔分心的手段。

  大范围结界本身就带有浓烈的魔力波动,足以掩饰她在远处施法的元素涟漪。

  有薛雷保护着欣蒂,那位代行者又恰好可以对魔法免疫,她的苍穹断裂可以
毫无顾忌地横斩而过。

  她唯一没算到的,就是那忽然吹起的夜风。

  激荡的风元素被她用一个小型结界限制在身后,并不会吹散那片迷雾。

  可自然吹来的夜风,并不会听从她的调遣。

  迷雾散去的瞬间,大魅魔就注意到了那可怕的魔力波动。

  她在最后关头猛地屈膝蹬地,向上方拍翅飞起。

  塔蜜尔当然不甘心让这凝聚了惊人魔力的一击白白落空,唱名后仍强行握着
法杖改变魔法的方向,朝天一兜斜劈向苍穹。

  幽绿色的巨刃冲天而起,数十颗巨木的树冠被整齐地削掉大半,几只惊飞的
野禽惨遭波及,在空中迸裂出一片混着飘散羽毛的红雾。

  大魅魔没有完全躲过这一击,她的两只翅膀都被切掉了超过四分之三,如果
不是及时低头,这会儿脖子上方恐怕也已经空空荡荡,正在喷乳白色的奇怪血浆。

  双翼和身上的护体皮膜出于同源,但和那些皮膜不同,翅膀是魅魔正经的一
个肉体器官,为了便于操控飞行,还相当敏感。

  之前情急之下拿来挡剑已经让她疼得怒火万丈,这一击让她连飞都飞不起来,
狼狈地一个翻滚掉在地上,剧痛瞬间贯穿了性感的身躯,让她昂起头哀嚎起来。

  银风铃完全没有手下留情的打算,马上反握匕首高速冲来,融合在夜幕中的
黑色软甲包裹着她的身体,快到化成一道模糊不清的线。

  大魅魔刚刚站起来,银风铃的匕首就已经到了她的腹部之前。

  魔核就在里面,一旦被击碎,作为魔族,就将看到冥府打开的大门。

  她双手一垂,死死握住刺来的刀刃。

  但那高速冲来的力量并不能靠已经残破的皮膜阻挡下来,掌心被愤怒的银风
铃发力切开,尖锐的前端直插淫纹浮现之处的中央。

  如果不是护手给了对方一个阻挡力量的落点,这一下可能已经将魔核贯穿。

  即使这刺击的威力还不够让高等级的魔族直接毙命,魔核的伤势也足够让大
魅魔就此丧失和塔蜜尔继续作战的本钱。

  塔蜜尔双手握着法杖,已在吟唱咒语。

  薛雷紧张地看着,差点忍不住冒出一句这可以算是飞龙骑脸了吧?幸好及时
想起这句话毒奶属性太过严重,硬生生压回了嗓子眼儿里。

  “臭蝙蝠,给我死回洞里挂着去吧!”银风铃握着刺客的匕首,眼里冒出了
狂战士一样的亢奋光芒,双脚一蹬,斗气迸发,又往里刺了一截。

  她都感觉到了魔核那晶石一样坚实的硬度。

  “呵呵……呵呵呵呵呵……”大魅魔在这时笑了。

  薛雷暗叫一声不好,这BOSS八成有第二形态!

  但呵呵笑了半天,他完全看不出这大魅魔有什么变化,匕首反而进得更深了。

  垂死发疯吗?

  还是说,呵呵呵这个拟声词在魅魔的世界其实是惨叫的意思?

  他不解地在心里问了一句,得到了意想不到的答案。

  【那只大魅魔在调整魔力波动,调整幅度极大,到了会造成恐怖副作用的地
步。这是要施放高等级的召唤魔法,进行把异界生物能力投射在自己身上的同调
召唤。让她们小心!】

  薛雷赶忙把薇尔思的话精简意思喊了出来。

  塔蜜尔已经吟唱到一半的咒文在听到之后立刻中断,紧张地喊道:“银风铃!
离开那儿!快!”

  银风铃怒骂了几句,忽然发现,自己想走,却拔不出匕首了。

  大魅魔的低沉笑声变得更加阴森,无数复杂的法阵出现在她的周围,随着其
中一个打开小小的缝隙,里面瞬间传出共鸣震荡的可怖咆哮,犹如岩浆在翻滚的
闪烁红光,照耀在她紫色的眸子中。

  银风铃也感觉到了战栗,她马上松手弃掉武器,往后跑去。

  大魅魔没有追击,而是缓缓站直,拔掉匕首,丢在一边。

  “按照诺弗莱德大人和你们人类的协议,我是不该闹出这么大动静的。”她
露出一个娇媚的笑容,弯曲细长的黑角顶端弹动着金黄的火花,仿佛有雷霆正在
聚集,“但我现在火很大,很大很大很大,总觉得如果再不做点什么,苍穹魔堡
……就要被你们小看了啊。”

  和有专门魔法塔教授开课的黑魔法白魔法不同,召唤魔法的学习门槛极高,
深造难度极大,导致召唤师很难腾出多余精力去掌握其他派系的详细资料。

  所以塔蜜尔可以从开始阶段就轻松看出大多数元素魔法的类型,但对大魅魔
此刻正在施展的召唤术,就仅能从法阵格局和施法方式上判断出,那是暗系同调
召唤。

  魔力波动的调整阶段是这种召唤方式唯一的薄弱期,当时银风铃已经竭尽全
力想要把她刺杀,可确实做不到。

  现在,大魅魔的召唤术已经进行到后半段,此刻将她杀死,反而会导致她召
唤的目标以失控的不完全形态降临,造成不可知的危险后果。

  塔蜜尔迈上前两步,高声说:“苍穹魔堡的星之吻阁下,为了一个你随手可
以狩猎的男人,需要在我们的土地上做到这个地步吗?”

  女法师看起来并不畏惧,单看眼神,她似乎也在选择妥协。

  大魅魔的魔力波动形成了实体的光弧,涟漪般一环环荡漾向周围的法阵。她
缓缓抬高双手,丰满的乳房被拉成水滴一样的柔软形状。她看向塔蜜尔,微笑着
说:“我可不只是为了那个男人,作为苍穹魔堡第三层的领主,我也很想知道,
这附近什么时候冒出了一个能轻轻松松对我甩出苍穹断裂的可怕法师。我猜,不
把你逼到绝境,你是不会暴露真正实力的,那么,就让今晚的游戏,玩得更开心
一些吧——波动协律,同调完成,降临!墨迪巴尔!”

  塔蜜尔的脸色瞬间变得极其难看,银风铃也紧张地往后退开了好几步。

  倒是趁着这个机会跑远的薛雷不明白那名字的意义,放下欣蒂滚烫的身体,
好奇地询问。

  【暗系最上层档次的召唤术,渊火魔神。想用仪式或者祭品召唤降临并控制,
这个大魅魔这会儿状态不佳多半做不到,同调来提升自身能力的话,应该是她最
后的杀招了。】

  也就是说,赢不了咯?薛雷立刻开始思考,该如何保住己方众人全身而退,
挺屌而出大喊不要管我你们走吧?

  【不一定。听那大魅魔的口气,塔蜜尔的身份她已经猜到了。她发动这个召
唤术并不单纯是为了打赢带走你,而是要逼出塔蜜尔真正的实力。】

  “怎么,可爱的小法师,还不准备撕掉你的面具吗?”大魅魔放下高举的双
手,在她性感身姿的背后,浮现出一个虚幻的庞大身影——周身流淌熔岩,遍布
裂隙,看不清全貌,只能感觉到模糊的扭曲光影中传来令人想要跪倒的压迫力。

  尽管她身上的皮膜依旧处处残破,各处伤口也没有彻底恢复,背后的翅膀仍
然无法挥舞升空,但是,连薛雷这样完全没有战斗能力的家伙,都感觉到了变化。

  大魅魔和之前不一样了。

  渊火魔神墨迪巴尔,已经将自己的能力,同调降临在她的身上。

  她向前迈步,姿态依旧优雅而性感,但被她皮膜包裹的美妙脚掌踏过的草地,
瞬间变成焦黑,冒出醒目的烟。

  硫磺的刺鼻气味充斥在四周,不知何处隐隐传来沉闷的咆哮,像是只头上扣
了铁皮桶的猛虎。

  银风铃后退了好多步,大概是腿软了,一屁股靠在树上,手里新掏出来的备
用匕首,打摆子一样地抖。

  薛雷也发现,自己小瞧了这个大魅魔。古莎那有点秀逗的表现让他错以为,
小骚货的母亲不过是个厉害点的大骚货。

  眼前这一步一焦黑的恐怖魔族,才是苍穹魔堡第三层领主的真面目。

  【苍穹魔堡只有四层。这意味着,比星之吻这位家主更强的,在那个地区仅
有两个。你为什么会低估这么一个可怕的怪物?】

  因为魅魔骚啊,我满脑子都是干了她射一发削弱个几十点就好收拾了!

  谁知道……

  轰——!

  薛雷的心灵对话被巨大的爆裂声打断。

  大魅魔向着前方挥出了一拳,没有动用皮膜变幻的武器,就只是靠着同调魔
神提升的实力,间隔十几米打向了塔蜜尔。

  地面出现近一米宽的纵向暗红,向着塔蜜尔急速蔓延。

  柔弱的女法师皱着眉将法杖插入土中,翠绿色的护盾瞬间竖起。爆炸声,就
在对撞的那一刻响起。

  护盾在那一击之前,就像薄纸一样脆弱不堪。

  塔蜜尔的单薄身体被冲击波震飞,连着倒在地上滚动的距离,加起来得有二
十多米。

  她低头吐了口血,用手背擦了擦,站起来,扶着法杖说:“星之吻阁下,西
大陆的和平来之不易,近些日子,各地已经有了种种不好的苗头,我不想因为一
个愚蠢的理由,就掀起不可挽回的动乱。你也是魔法高手,应该知道我的苍穹断
裂没有出全力。”

  “所以啊,”大魅魔狞笑着双手交握,举起做出准备砸下的姿态,“我就是
想看看你的全力,猜猜你的真身!”

  轰——!

  比刚才那下更加刺耳的爆炸声响起,挥动的双臂爆发出的炽热气流,连路径
上的树木都崩飞成了燃烧的碎片。

  但这次塔蜜尔没有飞出去,也没有倒下,甚至,晃都没晃。

  她闭上了眼睛,就像是已经放弃抵抗等待死亡。

  可冥府的大门没有打开。

  在塔蜜尔的身前,出现了一个淡青色光辉构成的影子。

  薛雷赶忙揉了揉眼,以为自己在异世界看到了三维立体全息影像。

  但那显然不是虚拟的影像,因为摧枯拉朽焚草毁林能让环保主义者恨到牙痒
痒的惊天一击,被那个光芒组成的女人挡下来了。

  他甚至没看清,那女人是怎么挡下来的。

  【气流。她利用风元素制造了极高能量的气流壁,把对手的冲击力转移到了
其他方向。】

  哦……就是类似乾坤大挪移的招数是吧?

  【抱歉,我的记忆库中没有你说的名词。】

  看到那个碧影之后,大魅魔笑了起来,忽然抖了抖肩,中断魔力供给,结束
了与渊火魔神的同调,开口说:“果然是你。来到格莱娜的地盘,让你变谨慎了
啊。”

  薛雷一头雾水,格莱娜是谁?格莱美的亲妹妹吗?是不是很会唱歌?

  【格莱娜·艾普莫拉斯·镜湖,悠远古林的守护者,四神使之一。塔蜜尔告
诉过你这个名字,你应该多把心思用在记忆关键情报上。】

  这不是有你这个现成的搜索引擎吗,有这玩意谁还靠脑子记资料啊,现查多
方便。

  碧影没有开口,只是静静矗立在塔蜜尔的身前,警惕地注视着大魅魔的一举
一动。

  “你果然还是不爱说话啊,塔兰·幽静之风。”

  虽说已经有了点心理准备,真听到洛卡拉联邦地区守护者的名号时,薛雷还
是无法控制的露出了惊愕的表情。

  这世界智慧生命所能提供的信仰值取决于个体的影响力。如果拉雅这样默默
无闻的小女奴和大多数普通人一样是最底层的10,那么,守护者们毫无疑问都
会是上限的1000。

  很多信众对教派中女神的信仰,恐怕还不如对本地守护者的坚定虔诚。

  而薛雷亲眼看到的超强实力,大概就是理由。

  其实更让他惊讶的是,银风铃竟然并不怎么诧异。

  看来,从一开始欣蒂过来主动当保镖,到之后发生的一切,背后应该就是这
位守护者在主导。

  难怪冒险公会屁也查不出来,哪儿有部下敢出卖最高上级的秘密。

  大魅魔往后退了几步,抬手指着薛雷,“告诉我,这个男人对你有什么价值,
理由够好的话,我转身就走。”

  塔兰依旧没有回答,而是对着大魅魔抬起了闪耀着晶莹光辉的手臂。

  四面八方的空气中转眼出现了无数青绿色的光纹,向着她的手掌前方聚集。

  现在是地礼日的凌晨,风系的威力会被一定程度上削弱。

  但那些聚集的魔力散发出的威压,连有免疫自信的薛雷都不禁感到心脏在抽
痛。

  不对劲儿,高阶上位的顶级魔法他可是见过不止一发了,怎么其他时候就没
有这种胆怯的想法呢?

  【因为她正在做前置准备的黑魔法,本来就是超越了高阶上位那个档次的咒
文。那是通过足够信仰连接世界本源意志才能借助神的力量发动的魔法,也被叫
做神级魔法。正在启动的,是风系黑魔法的顶点,风元素杀伤的终极,名为,温
蒂瑟尔的天空肢解之刃。】

  哈啊?魔法名这么长吗?都能顶上一段咒文了啊。

  【神级魔法都是这样,所以不需要发动唱名的时候,都会用简称来提及,这
个魔法也可以叫做风神连击。】

  喂,这哪里算是简称了?根本连语义和整体单词都换掉了啊。

  【简称是要让人明白提到的是哪个魔法,而不是生造出一个奇怪的复合词。
两个法师讨论的时候说起风神连击这样高度精炼的组合,很快就能明白说的是什
么,按你的想法生造一个新词温空刃实在是太傻了。】

  “塔兰,你这是在以大压小吗?”大魅魔的神情变得有些狰狞,“以为这样
我就会怕?”

  塔兰果然对得起称号中的幽静一词,纹丝不动,一言不发。

  只是汹涌的魔力,依然在快速聚集。

  “塔兰!你为了这个只是味道很好闻的软弱男人,要和苍穹魔堡撕破脸吗!
你打算发动神咒杀了我?”

  等到魔力的波动平稳下来,随时可以进入咒文吟唱阶段,塔兰才开口说:
“夏拉,世界,在变化。”

  古莎说起过魔族那边的命名方式,贵族不会有太短的本名,好比较容易地回
避一些禁忌的咒术,那么夏拉这个叫法,大概就是这位大魅魔的昵称了。

  夏拉哼了一声,尾巴在背后甩动,“世界每天都在变化,月亮都和昨天不一
样。”

  “但这次,是不妙的方向。”

  “哈,你们觉得不妙,我们不就会觉得很好?”

  “不,都不妙。”

  “你骗鬼呢?诺弗莱德大人可没说过这事儿。”

  能叫这么个谁也不服的大魅魔恭恭敬敬喊尊称,看来这个诺弗莱德应该就是
苍穹魔堡的守护者了。

  【猜对了。诺弗莱德·秘窟,三魔将之一,称号“魔钟”。据说是个很孤高
的强者。】

  嗯,又是魔钟又是洞的,听起来就没朋友啊。

  薛雷的心情一下子放松了很多,既然对方大佬还在老巢,己方大佬已经明牌
降临,看来大局已定了。

  他弯腰悄悄摸了摸欣蒂的额头,还是很烫,比平时就偏高的体温还要热不少,
毒素明显正在失控。

  他拿出一瓶女神之露,抱起她凑到嘴边,一边留意着那边对峙的动静,一边
小心翼翼喂给她喝。

  这玩意能长时间提升饮用者的自我恢复力,还能短时间提升各种异常状态的
抗性,希望喝下去后能对毒素伤害起到一定的作用。

  夏拉判断了一下情势,谨慎地说:“好吧,塔兰,世界不妙了,那和这个男
人有什么关系?”

  塔兰对于不想回答的问题,还真是一个字母都不舍得冒出口。

  但另一个声音,接着话头说了下去。

  “诸位做客的时候,是不是有点缺乏礼貌啊?”

  薛雷吓了一跳,赶忙转头看过去。

  一个长发碧蓝长耳尖尖手足纤细样貌精致的女精灵,不知何时站在了他的旁
边,正低头看着他怀里中了毒的欣蒂。

  “夏拉,你身为前辈,在我的领土将我临时请来帮忙的同胞弄成这个不死不
活的样子,不太好吧?”

  这女精灵的语调依旧温柔如水,但迷人的眸子中,杀气波涛汹涌。

  领土?薛雷一愣,暗暗寻思这地方不是人鱼们打理的自由都市吗?

  有资格把这里也说成领土的,难道……

  【不用难道了,就是格莱娜·艾普莫拉斯·镜湖,不久前才提到过的守护者,
四神使中的水司神使。薛雷,你的运气明明已经非常好了,怎么还是会遇到这种
危险局面啊。】

  你问我,我还想问你呢,说好的开局为了安全选定的地点呢?说好的新手村
呢?这才一个多月,世界BOSS就都纷纷露面了,老子史莱姆哥布林都还没见
过面呢啊!

  实力有着档次上的差距,夏拉唇角抽动,向后退了几步,眸子的紫色光辉渐
渐暗淡下去,“真意外啊,在这种鬼地方竟然也能遇到守护者会议的大场面。还
有别的家伙要来吗?”

  格莱娜微笑着抬起纤细的手,腕上银镯向下自然滑落,蓝色的波纹逆向往她
掌心聚集,转眼间就凝成了一把样式传统古朴、仅有波浪花边点缀在护手上的精
灵细剑。

  看来虽说称号是听起来很偏法系的神使,这位守护者的战斗方式,好像也是
精灵细剑的流派啊,难道又是一个剑圣?

  【剑圣的实力等级远在守护者之下,他们是这世界实际意义上的顶层,你不
如说她是剑神更合适一些。】

  不行……脑子有点乱,一说剑神就想起十里坡。

  薛雷小心翼翼地往边退了退,免得一会儿打起来会有什么剑气纵横十万里的
玄幻场景把他这可怜蝼蚁不慎波及。

  三角对峙的状况,最弱的一方理所当然率先宣告了败退。

  夏拉沉着脸说:“真没想到,你们这些守护者会来跟我一个魅魔抢粮食。好
吧,好吧,虽然这男人味道很好,我就暂时放过他吧。希望有一天,你们到了苍
穹魔堡,我再来好好招待。再见。”

  没有谁理她。

  格莱娜和塔兰对视着,间隔数十米的空旷地面,却仿佛碰撞出了刺眼的火花。

  薛雷咽了口唾沫,眼看着夏拉扬长而去,银风铃大脑下线,心想,你俩不是
一头的吗?怎么一副随时可能打起来的模样啊?要叙旧找个小雅间坐下喝杯茶不
好吗?都长这么漂亮,地位又高,杀气腾腾何必呢?

  格莱娜手里的剑尖缓缓指向了塔兰缥缈的虚影,冷冰冰地说:“就剩咱们两
个了,有什么话,是不是该好好说一说?”

  诶?啥叫就剩你们两个了?我不算人吗?

  然后,薛雷就惊讶地看到,银风铃面不改色地贴着树滑下去倒在地上,闭上
眼开始装昏……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阿米巴星球

GMT+8, 2021-1-24 13:12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