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米巴星球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查看: 973|回復: 2

妖刀记SP 第二九六折 旧梦兰姻,良夜西楼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1-2-28 21:46:1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妖刀记SP
第二九六折  旧梦兰姻,良夜西楼
(《霍小玉传》中霍小玉的爱人李益的诗:从此无心爱良夜,任他明月下西楼。此处寓意两人虽彼此深爱对方,但一人由于难言之隐而放弃爱情,另一人含恨早亡)

红罗帐下。
凤冠虽沉,却也不见胤野摘下,盖着半边盖头的红衣新娘,只是静静的坐在牙床边上。也不知是等待新郎的时候太过无趣,还是心里期盼着今晚的这一场天雷勾动地火的洞房,她索性踢掉了绣着金丝的一对凤履,不着罗袜的脚踝一片雪腻,让人禁不住想要上前捧起把玩。“鸣火玉狐”胤丹书乃是年青一代的武林翘楚,六识通神,怎会看不出新娘身后牙床的红锦罗被早已被坐的凌乱,而新娘手中的湖丝红绢揉弄的不成样子。
【野儿,一定是等我等的急了。】
胤丹书心中一阵歉疚,如若不是与他交好的风射蛟、戚凤城等人硬是拉着他多饮了几杯,就连原先因为胤野而产生些许隔阂的猛长志,也同他喝了几杯酒,算是冰释前嫌,了却了一段往事,虽说不是因为自己贪杯,可毕竟还是让娇妻在香榻苦等自己。
“傻瓜,你快过来。”盖头下传来一阵娇嗔,可是胤丹书却一动不动。
【这,便是我的洞房?今夜过后,我和野儿就是夫妻了?】
新娘虽已发话,却不见任何动静,不觉有些心急,好几个奇怪的念头瞬间从脑中闪过。
胤丹书猛然从思绪中回过神来,这才踏步走向新娘,步履声突起,不由的,新娘的身子向着牙床里侧移了半分,白皙的嫩肤一路顺着大红礼服裙裾的一角到裙摆开叉的尽头若隐若现的展现在胤丹书面前。
胤野竟已经自行将亵裤褪去,一双笔直的美腿若隐若现,红烛映照之下,更显得酥滑光嫩,不禁让人想一探臀股尽头隐藏了些什么。空气中那一抹淡淡的潮意,更让胤丹书确定,眼前人称外道第一美女的“倾天狐”胤野,在这礼服之下,一定未着寸缕!
胤野听自己的呼唤未有回应,索性自己一把掀开头盖,盖头下的容颜早已不能用言语来形容,往往描述世间的任何一个美女,总会有一个最恰当的词语,或是娇俏,或是可爱,或是英姿勃发,或是古灵精怪,可这副容颜和她的笑容,总会让人觉得,这世间所有用来形容美丽的词,用在她身上都不为过,胤丹书相信,但凡见过这样妙人,就会明白这世间的所有事情,哪里会及得上这样绝色佳人的万一!
姿容绝世,倾国倾城。
胤丹书胸中热血上涌,不由的心中一颤,胯下怒龙更是不受控制的昂首挺立,胤丹书咽了口唾沫,抬步准备向牙床方向走去,怎料他低估了自己怒龙安分的程度,每走一步,大腿上的摩擦就会将心中将要抑制不住的色欲拉上一个新的高峰,胤丹书有意玩下腰再走路,样子十分滑稽。
胤野看到胤丹书这般模样,噗嗤一笑,活像一个天真烂漫的孩童,一时间房内的温度都好似升高。
“来,你坐这里。”胤野咬着自己的下唇,指向一旁的懒人椅,撒娇似的说道。
胤丹书迟疑了一下,硬忍着胯下的微痛,一步便跨到了懒人椅边上。
“傻瓜,为了‘狐异门’,你辛苦了。”胤野这一句没头没脑的话,虽是眉花眼笑,却说的胤丹书一怔,这些天来了压力和疲劳顿时发作起来。胤野伸手将胤丹书引到一旁的逍遥椅上,腻声道:“相公虽然总因为门里的事情外出,不过野儿知道,你一直想着人家,今天换野儿来伺候伺候相公,你。。。把眼睛闭上,我不让你睁开,可不能睁开啊。”
胤丹书从做杂役伊始,没少受这个大小姐的捉弄,这招闭眼的把戏,不啻玩过好几十遍,每每丹书听信胤野的话,总会被这个天生的小魔女开上一些不痛不痒的玩笑。
但是今天,胤丹书的直觉告诉他,胤野是真的非常心疼他。
胤丹书闭上双眼,一流高手的听觉、嗅觉、触觉不自主的敏锐起来,他感到一双如婴儿般柔嫩的素手,混杂着一股浓脂甜香,轻轻的搭在他的肩头,或捏,或揉,忽轻,忽重,肩颈一带的几处大穴顿觉的暖洋洋的,说不出的舒坦。
“野儿,你从哪里学。。。”
“不要说话。。。”胤野手上的力道加重了几分,似是对胤丹书开口说话的警告,“也不要乱动。”说罢,双手一齐离开了胤丹书的肩膀。
“野儿,你要去哪?”胤丹书问道。
“说了不要说话嘛,还说,你是要我堵上它吗?”一条藕臂环抱住胤丹书的头颅,将它压在了一片光滑细腻的肌肤上,胤丹书刚想说些什么,一个红豆般大小的凸起划过他的唇齿,随意一股铺天盖地的乳香让他一阵迷醉。胤丹书稍作犹豫,一口将凸起吞进嘴里,用舌头拨弄起渐渐发硬的乳尖。怀中女郎的呼吸随着胤丹书的舌头翻卷吞吐变得急促,他本能的将两只手放在女郎两片臀瓣,仔细把玩。
“啊。。。。别急,一会儿都是你的。。。现在,让我来好不好?”胤野夹着鼻音好容易挤出一句话,胤丹书的双掌立刻停下揉搓,改为抓住逍遥椅的两侧把手。
胤野的双手捧起还未睁眼的胤丹书的脸颊,许是受不了乳尖在胤丹书口中的剧烈吮吸,缓缓挪开前胸,原本轻抚脸颊的双手一路下移,滑过胤丹书胸口的小衣,到了系住下裳裈裤的腰带处才停下。胤丹书与胤野也早有默契,微微抬起两股,胤野并未废太大的力气,只在开始的时候稍有阻碍,便将胤丹书的裤子褪到脚踝。褪下腰记的那一刹那,一条宛若弯刀的怒龙弹射而出,怒目盎然,险些扫到胤野脸颊,怒龙带出的淡淡腥风也让胤野心中一阵灼烧。只见胤丹书胯下只物约有六七寸长,角冠相比龙身显得大了一圈,整个龙身布满了遒劲的血管硬筋犹如龙鳞,末端的硬毛油光水亮,一看便知其人的身体充满活力、十分健康。
“野儿。。。”
他的话只说了一半就打住了,一只纤纤玉手温柔的握住怒龙根部,二十多年来,胤丹书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硬过。傻子也知道接下来“倾天狐”胤野要做什么。他与胤野相识多年,从做小厮开始,就时常受到庄里这位大小姐捉弄,其实在一次次的经历中,这个古灵精怪的大小姐早已在胤丹书的心中留下了刻骨铭心的印记,随着胤野一天天出落的更加美丽,修长的腰身和绝美的容颜怎会不对一个年轻人产生诱惑?回想起那时候做小厮时候的日子,胤丹书在自渎时候并非没有幻想过胤野会如同今日这般,跪坐在地上,将他的阳物纳入口中大肆吮吸,可这原本幻想中的一切,即将要成为现实,想到此处,胤丹书胯下怒龙不觉得又胀大了几分。
“坏蛋,你在想什么呢,怎么又大了一圈。”胤野的软语此刻已几近呻吟,说不出的妖媚,言语间吐出的热气尽皆喷吐在龙首之上。
听罢这阵吴侬软语,胤丹书睁开双眼,女郎轻握着自己的阳物,黑水银似的眼睛滴溜溜一转,朱唇微启,一下子将早已怒目圆睁的阳物吞下大半。胤丹书刚想说些什么,胯下传来温热几乎让胤丹书叫了出来,自己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阳物,此刻正在天下多少男人求之不得,号称外道第一美女的女人嘴中吞吐。
看着肉冠在胤野唇齿之间忽隐忽现,胤丹书挺身伸手抚摸起胤野脑后长发,才婆娑数次,胤野吐出口中怒龙,带着浅笑说道:“怎么啦,我的胤大英雄,是不是我弄得不好,有些痛?”
料想女郎也是初次使用唇舌取悦男人,口技难免拙劣,胤丹书的舒爽大多来自于早前自渎时的春梦成阵带来的心灵震撼。
“没关系,野儿,这样很好。”
胤野自小古灵精怪,智力超群,怎会听不出夫君言语之中的含义,稍有失望的说道:“我以前瞧娘就是这么给爹爹弄出来的,我。。。”
“轻一些。。。便是。。。多用舌头。。。不要让牙齿。。。碰到。。。”
浓重的鼻息早已喷吐在胤丹书腿间,甚至由于动情,怒龙龙首分泌出的些许液体在兰香喷吐下传来一丝凉意。胤野正打算听从胤丹书的指导,忽然嫣然笑起,脸颊上绽起两个浅浅酒窝,一时间仿佛满室生花。
“胤大英雄,你好像很懂啊,快说,这些东西都是同谁学的,这般熟练?是风射蛟,还是猛长志?这样教坏我的男人,看我明日怎么整他们。再不说,你看我怎么教训你。”说着,上下贝齿略微加力。
“好痛。。。不是。。。野儿,是我从书上读到的。。。与他们无关。。。”
“哦,原来我们的胤大英雄在山庄里面夜夜读书,难怪私学如此广博。”胤野隆起膝腿,原本艳的妖异清冷的脸这一刻却像极了贪食糖葫芦的幼小女童,一脸的天真烂漫,忽而脸上又变得狡黠。胤野将肉冠抵在鼻尖,缓声说道:“是不是这个样子?”说罢,伸出嫩舌,从肉冠褶皱处一路舔到杵尖,原本还略有疼痛,却在此刻瞬间攀越到另一个极端,一痛一痒而产生的巨大反差,让此刻的快美放大了数倍,登时胤丹书精关一松,滚烫阳精喷涌而出,全部射在爱妻的脸颊、脖颈和前胸上。受佩刀“珂雪”日夜影响,胤丹书的阳精隐隐发出淡蓝色光芒,烫的胤野丢下原本握在手中的阳物。
胤野用手擦去几乎迷住右眼的白浊液体,好似打了个胜仗,笑盈盈的说道:“这东西又烫又白,他们叫你‘鸣火玉狐’还真没叫错哩。”甚至还特意加重了“火”“玉”二字的声调。还不带嘴角阳精滑落,嫩舌一卷,将还未冷掉的残精吞落腹中。可其余浊物毕竟碍事,女郎伸手捻起盖头一角,将脸上的其余粘液擦了个干净。
胤丹书一动不动,就这样看着女郎清理着自己那绝世的面庞。胤野的体温由于动情而逐渐升高,阳精被她温热的面庞一蒸,更是混合了胤野的体香,一股比麝香气味更为悠长浓郁的气息四溢进入二人的鼻腔,这股催情淫靡的味道,几乎同时毁去二人思考的力量。回过神来的时候,胤丹书才发现自己的下身并未因为这一小会儿未受到刺激而没了精神,反而硬的发疼。女郎拭去阳精让自己的容颜从淫靡恢复到清丽,可胤丹书眼中的欲火却不减反增,也许是因为这样的过程,天下没有任何一个男人心中不会产生前所未有的占有欲!
胤丹书俯下身去,大口呼吸了房内的空气,极力压制住冰火双元心的狂乱跳动,伸手有条不紊的一一解开女郎身上的系带和扣子。胤丹书解的极为认真,足足花了平日自己脱衣时间的三倍,才将新娘剥了个干干净净。他不管不顾散落在地上的大红喜袍和月白小衣,双手绕过女郎的后颈和膝弯,轻轻的将她放在喜被之上。女郎在被完全放落的那一刹那,轻声呻吟,原本环绕爱郎的双臂借着力道轻抚着他的脸颊。
“来吧。”
胤丹书好似得到某种鼓励,双臂温柔的抱起女郎,鼻尖细细扫过胤野全身,时不时的微露舌尖,直舔的女郎身上一阵酥麻。胤丹书的唇舌最后特意留在了胤野小腹,细细品味这毫无一丝赘肉的绝美胴体。不知不觉间,胤野的双手按在自己的双丸上,兀自搓弄起来,下身的蜜缝也随着小腹和胸前传来的一阵阵电殛,顷刻间涌出一阵潮意,几能掐出水来。
胤丹书身子微微挪开,唇齿缓缓下移,有意绕过胤野下身那一抹乌卷丛绒。
“那里。。。别。。。有些脏。。。”胤野胯下陡然一紧,语气十分惊慌。
早已迷醉的新娘只觉得放在胸前揉弄的双手,被一双更为结实宽大的手掌慢慢移开,轻轻握住自己粉蒸一般的椒乳,轻声说道:“野儿,别怕,现在这就让我也来让你舒服。”
揉弄女郎的双手运使一丝真力,火热烫手,直激的乳尖硬的不像话,胤野忽觉,原来旁人把玩豪乳的感觉,远胜自己揉搓。渐渐,从胤野的嘴里传出一阵细若箫管的呻吟,蜜缝也渐渐渗出汁液,娇嫩欲滴,原本不怎么凸显的相思豆,也开始发硬,连胤野自己都未觉察到,自己的腰臀因为这一阵阵的冲击,早已抬起了寸许。
当胯下水滴刚刚涌出,一张温热的嘴唇吸住了蜜缝,湿润又灵活的舌头,卷走了那一泓即将喷涌而出的蜜泉,胤野眼前忽然一片空白,人生中第一次泄身来的既快且猛,但那张唇舌,却将喷涌而出的蜜泉饮了个点滴不剩。
“倾天狐”胤野自及笄开始,已不食肉类谷物,每日多以蔬果进食,即使是出汗也全身遍透果香,而今流出的蜜液,自也是甘甜可口。
胤丹书知道女郎呼吸早已失调,如今的身子也微微发抖,这才从女郎胯下移开,想必此刻胤野也无力合拢双腿,总算是完完整整的瞧见了美人洞。洞口周围几乎没有任何毛发,甚至显得有些光亮,两片花瓣像极了三月初绽的桃花花瓣,微微开在洞口两侧,更显得那洞口紧窄细小,洞口溢出一层泛着水光的媚肉,正汨汨流出意味着销魂的香津。
“别喝,脏。。。”胤野顿时羞红了脸,平日高高在上的大小姐,又恨又恼怒,胸口不住起伏。
“怎么会,我的小野儿哪都是香的,不信你尝尝?”
胤野看着胤丹书认真的样子,颇有几分憨厚认真,一度差点笑出声来,然而终究是点了点头。
“要怎么尝呀?”胤野撅着朱唇,双手捧起胤丹书火热的脸颊,撒娇式的轻吟道。
胤丹书并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从面前媚态丛生的妻子的下颚吻起,进而攻破她的唇齿,用舌头撬开牙关,不断的交换着两人口中的津液。
甫一贴上胤野的嘴唇,胤野便展现了她在这方面超乎常人的天赋,无论是灵巧过人的舌头,还是环抱着爱郎的双手,乃至于浑身上下每一寸肌肤,每一缕肌肉,就在刺激着爱郎即将喷薄而出的爱欲。随着二人的爱抚变得习惯自然,原本稍作夹紧的修长双腿也随着爱郎的右手在腿间的揉捻逐渐放松,布满细茧的两指周游在蜜缝周围,终于在那粒相思豆处停下。江湖顶级刀客、当时武学奇才的手上劲力运用岂是泛泛?胤丹书两指或捻、或揉、或抚、或按,直攻的相思豆发硬突出,似要破体而出。
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女郎的身体随着刮蹭一阵抽搐,然而却本能的伸出双手,向着胤丹书胯下伸去,握住夫君胯间怒龙,然而相思豆上带来的舒爽几乎让女郎迷失,空有颀长十指,可怎么也使不出力气。
“相公。。。啊。。。可以了。。。快些进来吧。。。”
胤丹书指间穿梭,三两下便解开自己身上喜袍的束缚,露出一件雪白的前襟小衣,状如孩童身上所穿的肚兜。
胤野对这件看不出材质的“肚兜”尚有印象,随口问了一句:“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还穿这个?”
胤丹书以为爱妻所言是觉得它阻碍了二人肌肤贴合,伸手解开系好的绳带,说道:“这是一个前辈留给我的遗物,他说一定不可离身。”
“你要穿着它和我相好吗?”胤野噙住爱郎的耳垂说道,“以后我的就是你的,你的也是我的,好不?”说罢,将解下的半片鹑衣衬在自己的臀下。
看着半片鹑衣,胤丹书似乎想起了些什么,眼前的丽人忽而不甚真切,一个也穿着红衣的女人身影与妻子的身影渐渐重合,模糊的看不清楚。
“呆子,怎么看的发呆了?是我。。。太美了了吗?以后,你要天天看的,我害怕你看厌了。”
胤丹书回过神,笑道:“野儿,看你,我一辈子都不会生厌的。”
胤丹书用厚实的双手分开胤野的大腿,用两跨挤进她的腿心,爬上胤野还未让任何人开垦过的胴体。
胤野虽年少时期开始练武,也经历过拔筋拓脉的痛楚,可破身带来的疼痛感早已不能用言语来形容,她感觉自己的身体被撕扯成了两爿,前所未有的疼痛和挤胀感让她的双手几乎要把床褥撕碎。意识到爱妻无法纳入自己阳物的胤丹书有意放慢了自己披荆斩棘的速度,让女郎能够多一点时间适应自己的粗长。男儿唇齿间也不闲着,抱起爱妻,没花多大的力气便攻破了女郎唇齿,对着香舌一阵吮吸。
仍在薄肉嫩膜外一步之遥的怒龙蓄势待发,直到下身传来微痛转变为吸吮感,胤丹书方知此刻便是一个机会。
“野儿,放松一点,我要来啦。”
胤野用力点点头,但眼角始终噙着一点珠泪。胤丹书将两条修长美腿扛在自己双肩,阳物上传来的吸吮之力渐渐加强,与肉壁的摩擦也逐渐润滑,杵尖清晰的感受到了一层薄膜的阻碍。胤丹书知道已是关键时刻,决不能再等待,借着体势瞬间贯穿了阻碍,霎时间,衬在身下的半片纯白鹑衣上侵染了点点落红。
进入胤野身体的第一次,胤丹书选择了一贯到底,直到杵尖撞到胤野腿间花心,才堪堪停下来,又用同样缓慢轻柔的方式抽出龙杵,龙身上所沾染的粉红色液体晶莹透明,正像清晨鲜花花瓣上沾满的露水。胤野在这一抽一插间,环绕着爱郎脖颈的藕臂早就绕到脑后,撕扯着爱郎的头发。胤野的膣腔好似天生就是为了胤丹书准备的一般,在初时的据通过后,逐渐找到了男女交合的快感。
胤丹书阳物本就头冠硕大,在突破了最初的阻碍后,胤丹书终于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享受。充斥着爱液的甬道不仅紧致异常,且其中褶皱丛生,每往前前进一步,那些褶皱都会从四面八方涌来,将他的阳物层层挤压包裹,刚冲破一道阻碍,本以为山穷水复,无路可走,又在下一次抽送时候豁然开朗,柳暗花明,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每每撞到一处肉壁,一顶便会将角冠陷将进去,媚肉将整个阳物裹得严严实实,如同千百双小手一起在对阳物轻抚。胤丹书殊不知,这般女子的甬道如同迷宫一般,每次抽插感觉均是不同,次次新鲜,在风月册中有个花名,名唤“狐窟葬”,意为名器之主定是狐媚之人,堪比腰间悬剑,直教这世间男儿髓骨尽苦,绕你是什么英雄好汉,迟早也会溺毙在这温柔乡里。若不是胤丹书屡有奇遇,身怀冰火双元心和宝刀珂雪影响下的惊人恢复力,又怎能同绝世名器“狐窟葬”一战高下。
胤丹书抓着胤野的腰肢开始耸动,每抽插一下,都会溅出几滴粉红色的汁液,胤野的身体本能的迎合着爱郎的每一个动作,身体的律动让她饱满的乳瓜有节奏的摇晃,乳尖不时的刮蹭着胤丹书的臂弯。胤丹书已经额间见汗,虬结的肌肉好似铁打,他的脸上写满了刚毅,就像在做一件对他来说极为重要的事情。胤野见爱郎如此认真,心头一阵火热,回忆起自己与爱郎之前经历的种种,一股爱恋之情萦绕,膣腔又将怒龙箍紧了几分,然而男儿眼中的精光越发炽热,动作也越发强猛,每一下都插的胤野躯体一阵痉挛,相思豆下的嫩肉被撑开成一个圆形肉环,交合处在每一次抽插时都会泌杵液珠,四散飞溅、如潮涌至的快感一浪强过一浪,笔直的双腿早已被分成了“一”字,足尖玉指绷得平直,整个长腿的肌肉一如母豹奔跑时的舒展。胤野此刻终于明白,自己在这一刻和爱郎真正的水乳交融,她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这世上只要有眼前人便好,其他的一切都已不重要。
“丹书。。。啊。。。丹书。。。不行了。。。好大。。。真的不行了。。。”已经成为人妇的女郎放浪的唤着眼前的爱人,但她身体的迎合却没有丝毫一点希望爱郎停下的意思。
“我也是。。。我会。。。陪你。。。一起的。。。”胤丹书虎吼道,继而用更为猛烈的方式更深更猛的撞击着胤野的花心,那股快美几乎让他觉得两人连接的地方早已融化成为一体,在几十下冲击后,胤野清楚的觉察到,怒龙喷射出一股股热流,瞬间住满了她的玉宫,烫的她不住的抽搐,胤丹书似也力竭,趴在他的胸脯上缓缓的吐出浊气。
“丹。。相公。。。这是梦吗?”这种极致的快美让胤野觉得周围一切极不真实。
“野儿,这当然不是梦,今天,是我们成亲的大好日子哩。”
胤野还沉沦在高潮后的余韵中,可仍然在膣腔中还未抽出的龙杵又一次恢复了精神。男儿酱紫色的左胸膛,发出似蓝似橘的怪异光晕,体表的细汗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蒸干,胤丹书的双手顺着胤野的膝弯一路游走得到两片臀瓣,仔细把玩了起来。
胤野日益结实的大腿并未因臀股丰满而失去它原本的美型,胤野也正是注意到了这一点,每日修炼武功的时间也掌握的恰到好处,不可因练功而导致肌束太过结实,从及笈开始,每次胤野走路、练功,总会有不知繁几的灼热目光,“恰好”落在她扭动震颤的翘臀上,然而女郎天生性野,倒也不在乎那般灼热眼眸,反而觉得很是享受。其实,胤丹书也是曾经目光移不开翘臀的人之一,并不是因为胤丹书年少贪花好色,相反,胤丹书在胤野眼中是那个最为木讷老实的人,不知总什么时候开始,别说是臀部,就连与他说说话,这个药童都会明显的脸红心跳,如何捉弄他,成为了胤野少女时代每日最为欢喜的时刻。
而今,那个已经从一个小药童成长成为江湖新一代翘楚的男人,正在自己的身体里面享受无穷无尽的快乐!
“相公。。。等一下。。。”女郎支起稍敢疲惫的娇躯,从红罗帐上起身,往屋内好似在寻摸什么物事。还不见胤丹书下身疲软,只见女郎手握着一把散发出幽蓝宝光的刀刃—当是胤丹书的兵器名刀珂雪。
“这样一来就好啦!”女郎手握刀柄的地方开始有蓝光闪耀,一缕缕深邃的电芒好似流入她的胴体。
第一眼看到珂雪,胤丹书便已知道他的姑娘想要做什么。
“野儿,快松手,珂雪会修补你的。。。伤。。。”
“我的大英雄啊,其实。。。要不是与我成亲,你本应该有很多女人。。。自然也会。。。今晚,我要替那些本来应该由你占了身子的人,把她们的第一次都给你。。。”
胤丹书虽有犹豫,不欲让爱妻屡受破瓜之痛,奈何胯下巨龙又硬长了两分:“野儿。。。我想从后面。。。从后面试试。”胤丹书停止了胯下运动,趴在爱妻耳边,羞赧的说道。
【相公啊,野儿,野儿这辈子都是你的,你,你怎么会这么可爱啊。】
女郎笑逐颜开,更让胤丹书害羞,也不知是方才的抽送太过累人,还是此刻羞赧,难得看到胤丹书面潮一片。
“好啊。”胤野顺势吻了一下爱郎的嘴唇。
仍然硬挺的阳物并未从女郎身体中抽出,两人次第的移动着腿脚,变化为女前男后的姿势,再一次贯穿了代表贞洁的肉膜。
从后方看去,更觉得“倾天狐”胤野白皙丰满,臀股间曲线丰盈。即使不动,从下身传来的一阵阵吸力,也让胤丹书本能的抽送起来。胤野双腿太过修长,本以跪姿迎接怒龙君临,怎料胤丹书只是抽送了几下,虽滋味也是快美,却也不如玄蝉附(令女伏卧而展足,男居股内,屈其足,两手抱女项,从后内玉茎入玉门中-洞玄子)、莺同心(令女仰卧,展其足,男骑女,伏肚上,以两手抱女颈,女两手抱男腰 。以玉茎内于丹穴中-洞玄子)此类姿势来的深入,索性趴附在胤野后背,将撅起的臀股压下,让两人肌肤更加贴合。胤野的身体杠刚刚展平,怒龙也刺入了狐窟葬的最深处,胤丹书感觉到爱妻已在喷发边缘,自己也不去主动抽插,而是让膣腔内的媚肉逐渐适应这样前所未有的深入。
“啊。。。好深。。。要坏掉了。。。”爱妻蚊蚋一般的呻吟仿佛是一味兴奋剂,胤丹书的阳物好像打开了某种禁制一般,肆意驰骋在爱妻的体内,仿佛胤野的膣管天生就是为了等待着他的阳物插入。
胤丹书早就听那些个狐异门的同僚说起过,从后边来,最能刨刮的最深最狠,今日一试,果然诚不我欺,丝丝爽利也与其他姿势不同。又是上百下的冲击,胤丹书已在爆浆边缘,他迅速抽出阳物,把撸出来的浊物射在爱妻的浑圆如梨桃的嫩臀上,随后又将尚未软去的阳物重新插回嫩穴。重新塞回狐窟葬的硬物又与上次不同,冲击膣管中嫩肉的龙身上带着一道回旋劲力,又是一番特别感受。一缠、一绕、一拦、一封之间的动作行云流水,如同白兔捣药,其势绵延不绝。
【这是。。。天狐刀的刀意!我的大英雄啊,你到底把天狐刀用在什么地方?】
胤丹书也抵不住此等频率的抽插,身体累计的快感以极快的速度就已攀至临界,他的身子一僵,上半身挺的笔直,无数滚烫的浓精刮蹭着马眼,喷涌而出,意识只差一线便被那种极乐的快感吞没,总算还留的一丝清明,怒吼道:“野儿,我要来啦。”喷薄前夕,胤丹书有意稍稍放慢了速度,但每一次抽插都来得更为势大力猛,毫无花哨的贯穿狐窟葬的盘结甬道,直顶到玉宫最深处,让杵尖几乎挨着玉宫小口,倏尔激涌出大把炽热浆液,如同银瓶乍破,悉数撞上狐窟葬的最后一层防御。二人均是一阵抽搐,胤野的花心再也容纳不了暗含冰火内丹的精元,流出一片片浆白精水,一直浸入到牙床床褥。
胤野的身子还在不由自主的痉挛,原本白皙如玉的肌肤早已通体变得异常潮红。胤丹书这才想到,爱妻虽是稀世尤物,可毕竟今夜刚刚成为破瓜新妇,承欢的耐力有限,自己的一番动作委实有些粗鲁,不禁心中一阵自责和心疼。他掖了被角一边,将女郎的身体盖住,以免夜间受风,自己也钻进被子里,与爱妻深深相拥。
“野儿,我答应你,以后无论什么事情,我都要先问过老婆你,每天都要听老婆的话,因为我知道在这世上,老婆对我最好,绝对不会害我。。。现在说的都是我的心里话,不信的话我就起个誓,要是哪天我负了野儿,就让野儿一刀杀了我吧。”
胤野臻首滑向爱郎臂弯,一双美眸缓缓闭上,也不知听没听清楚胤丹书的话,高潮后的极度疲倦,让她的意识逐渐消失。
-------------------------------------------------------------
四肢传来的剧痛让胤野重新恢复了意识,虽然通体痛到说不出话来,然而却一点也动不了。一股因久未洗澡梳妆所产生的恶臭肆意钻进胤野的鼻子,额上的皮肤稍稍能感觉到油腻粘黏的头发贴在前额,几乎挡住了视线。再没有什么龙凤蜡烛、红服春帐,眼角依稀只能看到远处铁门缝隙中所露出的暗光,隔着墙壁传来不知什么的受刑所发出的哀嚎。听声音应是自己左前五丈处的地方,一个低沉的声音毫无感情的念着:“胤丹书、胤玄、胤思、胤原、胤希仪。。。胤铿、胤镡。。。猛长志、戚凤城。。。”
【为什么要说这些名字?对,他们。。。好像已经死了。。。他们。。。已经死了!】
“大哥,这骚娘们好像醒了。”那江湖汉子脸上露出一丝得意,对着刚刚已在女人身上发泄完兽欲的男人说道。
“这乞丐婆子真的是‘倾天狐’胤野?这梁度离怎么也不知道怜香惜玉,搞得这么臭,还让人怎么玩?”虽嘴上不甚情愿,那江湖汉子仍然把半硬的阳物摸索着插进了胤野的牝户中。
“是不是胤野你试过便知道,脏是脏了点,可是那滋味,怕是尝过了她,再操其他女人都提不起兴趣咯。”
“有这么夸张吗?真是这样,江湖上想操她的人还不踏平了惊鸿堡的门槛。”那年轻一些的江湖汉子说道,心中却想着,若是真如那般好,怎半炷香功夫就败下阵来。
“行了行了,这是我们兄弟这次办差办的好,才尝到的甜头。到惊鸿堡就要守惊鸿堡的规矩,出去了万不得到处宣扬。”
那不知名的江湖汉子目力虽因为暗室的原故无法看清胤野的惊世容颜,或许说,此刻面庞变得污秽的胤野也谈不上“美艳”二字,更能令他兴奋的是七玄“狐异门”少主、外道第一美女、“倾天狐”这样的身份和那令人欲罢不能的胴体,
“呵,这娘们真骚,还没干她,就已经这么湿了,哟。。。。嘶。。。真他娘的舒服,喂,我说那个。。。胤野啊,你给点反应行不行?”说着,那江湖汉子胯下又加大了几分力道。见怀中妙人虽睁着眼睛,但全无反应,坐在一旁被唤作“大哥”的汉子发出几声哂笑。
正压在胤野身上的那人怎会听不出哂笑中的意思,越发加快了身体蠕动的频率。可他低估了狐窟葬的魔力,不消只抽插了五六十下,精关已在失守边缘,借着这番感官的敏感,抓着胤野的腰臀又用力操干了十几下,在即将喷发之际,迅速拔出阳物,撸着一跳一跳的阳物,滚烫的阳精尽数射在胤野秽物晕染的面颊上。
“还不让人射在里面,这惊鸿堡操女人的规矩还真是多。”说罢,又向着躺倒在地的“乞婆”吐了一口唾沫。
“胤丹书、胤玄、胤思、胤原、胤希仪。。。胤铿、胤镡。。。猛长志、戚凤城。。。”
石室一角的那个低沉声音再一次响起,一连串的人名毫无感情的蹦出来。当“胤丹书”这三个字念出来的时候,那“乞婆”的眼中难得有了一丝光亮。
那口唾沫混杂着腥臭的精水,顺着她的脸颊缓缓滴下,只有她自己知道,里面是否混杂着一种名为泪水的苦涩液体。
“丹书。。。相公。。。快来救救你的野儿吧。”胤野的声音早已弱到细不可闻。
“大哥,刚刚她是不是说话了?”已走出几丈外的那人说道。
“你刚才那么卖力她都没反应,你指望着她现在说什么?”说罢,随手关上了石室大门,整个石室又一次恢复到一片漆黑。

后记
还是简单说几句吧,这篇同人是应邀冷炉谷的诸位要求写的,我自己也有小试牛刀的想法,而且既然做了,就争取做得好一点。在这个时间点,还尚未让一些谷中认识的朋友品评,说实话,仍然有一丝心虚。在创作此篇的一周里面,写的十分开心,特别是在和安好兄的讨论后,定下了这个结尾,想想那时候我和安好兄说,如果不是这个结尾,我和其他的同人H文作者何异。我想,正是因为这个结尾,才会让这篇文章不仅仅是一个单纯的H文。在品读妖刀的过程中,无疑,胤丹书和胤野是我非常喜欢的一对人物,其结局也令人不胜唏嘘,所以总算是通过自己的笔,给大家发发糖,也算是满足推狐党的一些小愿望。
关于结局嘛。。。让野狐狸再坚持半年吧,就可以反杀了。
总之,写的很开心。如果说还有什么小愿望的话,就是希望默大的感冒快点好,最好能看到我的文章。
诸位晚安,之后,江湖再会。
2019.3.5
奇锋-梦月
發表於 2021-2-28 22:57:10 | 顯示全部樓層
旧文新帖?
發表於 2021-2-28 23:03:49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我居然不知不觉看完了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阿米巴星球

GMT+8, 2021-5-10 16:28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