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米巴星球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查看: 590|回復: 7

一个黄毛的自白书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1-2-28 21:49:5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其实我踏进小区开始,内心是很挣扎的,但脚步还是跟了上去。
踏进屋门时,那种矛盾和压抑达到了顶峰,但是她反而非常淡定。我努力寻找一些不疼不痒的话题缓解尴尬,但我相信,自己那时候显得多么幼稚可笑。当我看到并不整洁的屋子,四处乱扔的球鞋,特别是烟灰缸里面的烟头,我突然说出一句话:“让你男友以后少抽点烟。”
她笑了笑,说:“我也抽。”然后她说:“你自己找地方坐,我上楼收拾一下衣柜(房子是个复式的)。”
然后我小心翼翼的站在客厅,手足无措。为了缓解尴尬,我说道,厕所能不能用一下。然后我在厕所中,目光被垃圾桶吸引,简单瞟了一眼,就能依稀看到里面的卫生纸(不沾屎的)、湿巾还有面膜的包装。我撒完尿后,也抽了一张湿巾,把jj仔细擦干净,我笑了笑,身体的肌肉记忆就是这么可笑,就好像我心里再矛盾,我早上起来还是洗了澡,换了内衣裤(然后我还照了张照片发到群里)。
随后我鼓起勇气,一步一顿的走上二楼,正好看见她在整理自己的内衣裤,二楼空间不大,但整齐很多,离我最近的是一个小厕所,然后是一张双人床,再就是小阳台。阳台和床之间的空间放了一个小小的折叠书桌,上面放着厚厚的考研资料,没仔细看,不过最上面的是肖秀荣的什么资料,然后床尾方向是一个大衣柜,她就在那里埋头收拾衣物。我坐在书桌后的凳子上,比我想象中的要矮一些,回头看到床右侧的床头柜上放着化妆盒,不过里面的化妆品并不是满的。(这时候我又照了一张照片发群里)
我问道:“化妆品去哪了。”她说:“上次走的时候,带走了一部分。”再次陷入沉静。我站起来,刻意的让脚步声明显,好让她有心理准备,被一步都必须确认她知道我在靠近她。我从后面轻轻抱住她,我知道今天的成功在此一举。“多久没被男人抱过了?”我这样问道。她停下了动作,但并没有反抗,我知道,她也在挣扎,不过样子应该不坏。“我放了四个月假了,他家渭南的,就找了我一次。”她这样说道。
我的手慢慢攀附上她的手,她的指甲很长,大拇指也有着镶钻,想必是不久前做了指甲。挪动脚步,我走到她的正面,但依然维持着拥抱的姿势,衣柜的双开门挡住了些许光线,给人了不少安全感。她的手中还拿着一件衬衫,并没有迎合我的动作。我从她的手里拿过衣服,放在一旁,说道:“一会儿我帮你收拾。”随后正面抱紧她。她的手环在我的腰上,我开始勃起。
她也渐渐注意到了我的改变,可是只是将脸蹭了蹭我的肩膀,也没有再说什么,我闻到她的头发的香味。我的心开始平静,身体也逐渐变软。我鼓起勇气说道:“把口红擦了吧。”她笑了笑,显然明白我的意思,然后擦掉了口红。
擦掉口红的她清纯了许多,我一直说了,那种大红色的口红太艳,不适合她,可是她怎么也不听,可能她的男友喜欢吧,不过今天听我的就可以了。
在我与众多的女人相处过程中,我一直坚信,接吻是最重要的事情,没有之一。
我毫不费力的撬开她的牙关,当然,这只是第一步。我慢慢脱掉她深蓝色的大衣,然后是内衬。我的手游走于她的身前,可是带有钢圈的内衣,总是很不方便,如果我硬要突破,掀起的衣服会勒到她,而且她的脸上已经出现了不适的表情。我放弃了,再次专注于亲吻,我扑倒她在床上,开始亲吻她的脖颈和耳垂,寻找她的兴奋点。相信我,几乎没有女人可以抵挡住有人含着她的耳垂。
我感觉到她的身体在抽搐,她突然说道:“等一下。”我停下了所有动作。她示意我起身。我起身。她说:“你等我一下。”然后走进厕所。我拉起窗帘,然后将双人床的铺盖拉开(之前为了不落灰,卷起来的),上面依稀能闻到她身上的香味和另一种味道。我听到水声,是水龙头的水声。我再次环视起屋内,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但确定的是,箭在弦上了。
我发现在另一侧的床头柜上有一本学生证。我打开它。第一页上写着“敦德励学,知行相长 ”八个字的校训,细想一下,只能想起“敦德”二字是出自《尚书》的话。我翻开后面,是男友的学生证,姓名许x,1998年的,很年轻,而且竟然和我读大学时候是同一个专业,我与她的男友还真是有缘。
水声停止了,我坐在床脚,她走出来,头发稍稍有些湿润,其他我看不出什么明显的变化。她看了一眼窗帘被拉上,然后目光再次望向我。我挪动了一点,示意她坐在我旁边。然后她问我:“你早上洗澡了没?”我说:“来的时候不是给你说过了么,洗了。你呢?”“我早上没洗,洗了脸就出门了。”我笑了笑,说道:“累不累,不然咱们躺着说。”然后我把右边让个她,因为从床头柜的信息,可以知道她平时是睡在右边的。
四月的西安还有些冷,纵使刚才心绪波动,可是寒意还是悄悄爬了上来。我将被子拉在她的身上,可是她有些抵触,我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在家不习惯穿着衣服上床。”然后我又解释道,“我这里说得上床是躺在床上啊,别误会。”当然,其实我是打算让她误会一下。“其实我也有点不习惯。”我又说道。
“你要是不舒服,可以脱了啊。反正这里的灰不小。”她轻声说道。
“你不嫌弃就行。”随后我脱掉外套和裤子。我的牛仔裤加绒的,所以没有穿秋裤,脱掉后就是光腿。她的尴尬只有一瞬间,然后笑了。
“只有我脱不公平啊。”我说。
她白了我一眼,随即开始脱掉内衬和裤子。她也没穿秋裤,所以凭什么说我。肌肤相亲,办起很多事情都容易一些,很快借着被子给的黑暗空间,又抱在一起。我开始有意将她的手往我的下面引,可是总是半推半就的,足足推搡了好几个回合,才握住分身。
其实她的手不算太软,律动的频率也普普通通,不算是熟练,但肯定也不是第一次。
我觉得时机成熟了,思考取套,但料想她这里应该有,可是犹豫了一下,还是取了自己戴的,毕竟老师说过,不携带tt的行走江湖,就像士兵上战场不带枪,那么还是用自己的顺手,哦不是,顺吊一些。
“你还随身准备了,可以。。。”她吐槽道,不过明显她要安心了些。当然我不是第一次听到这句吐槽,我解释道:“肯定啊,安全第一,不带你说行不行。”
还没等她说不行,我再次吻了上去。这样调动情绪的过程也不细说了,反正是觉得体温渐渐灼烧的时候,我脱掉了她的内衣内裤,我可没什么兴致去看看什么内裤湿不湿的,所以说,小黄文有时候说得不对。
在她的目光下,我小心翼翼的戴好雨衣,不过太过小心了,时间不连贯,我的兴致和她的兴致肯定减弱了一点。不过还算好,保持着八分硬度的时候已经一切就位。

我问了一句:“是这里吧。”她点点头,然后我挺身进入。不过觉得她还不是很放松,所以有点挤,我没有耐心再让她放松了,只是动作慢了点,还是全部插了进去。不过这种感觉不是特别好,可能她也有点疼。我说:“我记得你以前不是学过跳舞么,现在功底还在不,能不能一字马。”她说:“可以。”然后我把她的腿又分了分。
之前穿衣服时候,看她的小腿挺细的,没想到大腿还挺粗的,当然,这个内心os,后来我晚上发微信时候也给她说了。抽插的前几下,甚至还有种把我的分身往外赶得感觉,不过插了十几下后,感觉就开始好多了,我的体验也不错,这块没什么好讲的,感觉我其实每次都差不多,只不过我的套路是,一开始插入的时候不会忘记接吻。她也开始有一些呻吟,不过声音很小,我开始揉她的奶子,女人躺平了后,奶子没有平时看着大,然后平时她发的朋友圈里面,胸就有时候大大小小,现在我可以确认实际大小,大的时候肯定是垫了。然后还是套路,嘬乳头,这招我很是有经验,几乎没有女人在这招下面没反应,当然我也被嘬过,确实体验特殊,而且我这还是可以用舌头玩easy模式下的节奏大师全combo的。
她的颤抖超乎我的想象,我也开始有一些感觉,不过她还是跟个少奶奶一样,只让我动,自己就是躺着,我对这里一点有些心理上的不满,不过还是埋头苦干起来。到了我的节奏时候,我连着插了三四十下吧,记不大清了,我又吻了下她,说:“我们换个姿势。”然后准备坐姿做。不过在缓姿势的时候,jj滑出来了,姿势换好后再插进去,觉得没正常位深,而且觉察得到,她很懒,让她出力太难,这个姿势插了十几下,又滑出来了,于是就放弃了。
我顺势躺下,说你在上面试试吧。可她竟然给我说,她没在上面过,不大会。我说你不是说有过三个男友么,从来没在上面过么。她害羞的说是。我也懒得去思考真的假的,她说是就是吧。
她身高比我还高,自己说自己体重有120,坐在我身上,还真的挺重,虽然插得深,不过那么粗的大腿,屁股还能小么,撞的我蛋蛋有些痛。后来又做了十几分钟吧,我不是特别有时间概念,我觉得差不多可以射了,就让她趴着,她也很听话,就趴着了。
突然想起来群里有发过一个图,就是女人趴着的姿势能看出来是不是熟练,我回想了一下,确认她属于不熟练的。她的屁股有点大,我感觉插得不如正常位深,可是她说特别深。我也就开始动了起来。我在她后面的时候,开始东张西望,试图分散注意力,能够久一些。我开始想象,她的男友是不是也是用这个姿势和她做过,开始注意起床头柜的烟灰缸,还有一些细节。我再次看到了学生证,想起了刚刚看到的男友的照片和他的信息,看照片是个很精神的小伙子,虽然我在身下女孩的朋友圈见过的,是已经染了黄头发,而且发福的样子。想到男友,我的心情很复杂,可是兴奋会多一点。我有意加快了速度,开始幻想起说,我厉害还是你男友厉害,他有没有我时间久这样的话,但终究是没有说出口。又开始幻想给他男友发信息,说你老婆好棒,还幻想了让她现在打电话给男友。不过我就是想象而已。
我的感觉来了,大概只能再撑个几秒,我说我要射了,她没有什么回应,我就自己大开大合的插起来,然后头晕眼花。我趴在她身上,感觉到分身渐渐软了,为了不然太软,静夜流出来,我很快拔出来,拔出来的时候她呻吟了一下。
我抽了一张卫生纸,把tt褪下来,放在纸张里,然后去厕所找湿巾擦。从厕所出来时候,正好看见她打开卫生纸,在确认套子有没有漏,模样很是可爱。
我又回到床上了,拿出来手机看了下时间。我感觉我的贤者模式开始了。她的手放在我大腿中心。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样,做完后没那么快变软,然后她说:“怎么还这么硬。”其实我心里知道我不行了,但是说了一句:“咋,你要给我口么?”她说:“没怎么口过。”我说:“你要不要试试。”她已经有钻进被子里的趋势了。我又说:“你给你男友是不是也这样口。”她把脸别过去,不理我了。我知道我说错了话。
后来就是安慰一下,说了什么我也记不大清了,反正两个人聊了起来。她是在读大学生嘛,所说不过是同学,感情,闺蜜,考试什么的事情,我也把当年上学时候的一些趣事和她分享。不过令我比较记忆的事情是这样的。一个是她谈到了和一个闺蜜的塑料姐妹情的前后,就不展开说了,还有一个就是和她最好的一个闺蜜,说是想在读研究生后准备找个大腿,甚至可以用身体笼络的那种。还有就是和前男友的一些恩恩怨怨,最后分手时候要了两万块的分手费,但男孩最终给了五千什么的。再就是闺蜜也劝过她和现男友分手。总之让我觉得她和她闺蜜还是挺有目的性的。
休息的差不多了,反而我没怎么说话,她的谈话兴致很浓,我说咱们一边穿衣服,一边往外走,该吃饭了,她也觉得肚子饿,说好不容易出来一次,很想念外面的食物味道。不过找了一通,还是去吃了钵钵鸡。她说道自己喜欢吃豆腐皮。
本来我心里有闪过念头,说以后不联系了,可是晚上还是主动发了信息,男人啊,就是贱。约了过几天喝酒,在我这里,我回去就买了那个十四度的断片酒,我没喝过,想尝一下。晚上的精神很不好,很困,但又不想睡,很疲惫的那种感觉,脑子里也闪过很多念头,不过都没想下去,打了两盘dota2,一胜一败,就实在是没心情了。我独自一人躺在床上,周围很黑,我问自己,是否有愧疚感,或者兴奋感。
都没有。
可是心情很复杂。我觉得这是一个黄毛的真实心理。
思索间,手机亮了,是她的信息,我刚刚把酒的图片发给了她,我看见屏幕上写着一个字——“好。”
奇锋—梦月
2020.04.12
發表於 2021-3-25 23:50:19 | 顯示全部樓層
前面应该还有一段吧?是在哪里呢
發表於 2021-3-28 11:27:54 | 顯示全部樓層
现实流派......
 樓主| 發表於 2021-3-29 11:04:41 | 顯示全部樓層
185957676 發表於 2021-3-25 23:50
前面应该还有一段吧?是在哪里呢

没别的了啊
 樓主| 發表於 2021-3-29 11:08:16 | 顯示全部樓層

也有不现实的
發表於 5 天前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这篇感觉写的很真实啊 我虚幻
發表於 5 天前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打错了 是我喜欢 :)
 樓主| 發表於 4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discinfo 發表於 2021-5-5 22:53
打错了 是我喜欢 :)

那你猜猜是不是真事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阿米巴星球

GMT+8, 2021-5-10 14:48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