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米巴星球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查看: 822|回復: 2

淫贱古道热新肠(一)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1-2-28 21:56:1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第一折 结金兰萧四娶娇妻,悦两情叶娘得佳配
诗云:
燕雀池塘语话喧,蜂柔蝶嫩总堪怜。
虽然异数同飞鸟,贵贱高低不一般。
------------------------------
“一笑楼”中高朋满座,要酸梅汤的,要瓜子花生的,叫声此起彼伏,小先生一落座,原本喧闹的“一笑楼”陡然静下七八分来。
“说书唱戏劝人方,三条大路走中央;善恶到头终有报,人间正道是沧桑!”檀板一响,慷慨激昂的声线响起。
“却说中宸洲有位传说中的冯姓刀客,年轻时再一秘境中遭逢奇遇,得了一套名为《天君刀》的残谱。刀客天赋过人,凭着苦练习得残谱中的绝世刀法,开创了属于他的江湖时代。要说这“万胜天君”冯难敌不但天赋异禀,为人也是极为仗义,早年与他结拜的还有周、齐、萧三位兄弟,他作为大哥,把《天君刀》毫无保留的传给了三人,更帮助三人成就基业。三人不负所望,不但武功有成,更是各自创建了属于自己的门派,成为一方之雄。然而四人中,唯有排行最末的四弟时运不济,创立得新门派却都无法长久,刀客不忍看到四弟才华被埋没,便将他接回了门中,安排他做帮里的管事。”
“四弟名唤萧映月,练武时日尚短,习练《天君刀》的造诣远不如三位大哥,却于《天君刀》中自行悟得一套轻功,自此轻功独步于天下。除了轻功外,萧映月处理帮务的才干也让冯难敌眼前一亮。虽说萧在‘万胜门’中算的上是一人之下,却仍少不了旁人背后的指指点点,说他托庇兄长,不是好汉。冯难敌不忍四弟遭人白眼,不仅把门中的大权交给他、把心爱的女人让给他、把象征衣钵的刀谱与佩刀传给他,最后还把整个门派都送给了他,自己却飘然远去。有人说他到了海外钻研刀法至高,也有人说他隐姓埋名,混迹于江湖市井,遇见不平事便会拔刀相助。刀客虽然不在了,但他的三个义弟却越来越有名气,尤其是那个从前被人看不起的四弟,将大哥创立的‘万胜门’发扬光大,远超过昔日规模。江湖人益发尊敬那冯难敌与他的三个结义兄弟,称之为‘天君四合’。”
----------------------------------
今日是萧映月的大婚之日,大红的灯笼,香醇的美酒,“万胜门”的总堂中正上演着这出喜剧。
萧映月瞥了一眼正端坐在椅子上的妻子,头上正蒙着红盖头,心中却无一丝欢喜,反有些烦躁。
据传言,萧映月双亲早年皆亡,今日拜堂成亲,除去远走他乡的冯难敌外,好在二哥周梦残和三哥齐天放到场,充作长辈,好让礼仪进行。
若不是冯难敌远走,今日的新郎官怎会是萧映月?
冯的青梅竹马名唤康梓潼,早年便与周、齐二人相识,今日与老四共谐连理的人竟是印象中的“大嫂”,二人虽未表出异样,可婚宴间话语少了不少。
直到月上柳梢头,闹洞房的众人连同婆子们才撤出红罗帐,萧映月遣了服侍的丫头出去,才长舒一口气。望着一身大红吉服端坐在床沿的康梓潼,他的心中五味陈杂。
冯难敌是一个武痴,仅仅三年时间,便以“万胜天君”的万儿闯出偌大名声,所创立的“万胜门”其下弟子现已有三四百人之数。但是冯难敌有一个弱点,便是比武求胜心切。
也许因是世间顶尖武者,冯难敌在创立“万胜门”前,与当世刀法大家多有挑战,以印证自己的武道,直至“万胜门”成立后,虽多忙于公务,仍寻隙挑战各路高手。萧映月曾多番劝阻,仍无效果,他甚至怀疑冯难敌寻他来担任管事的缘由之一,便是想多腾出时间钻研刀法,好与他人较技。除疏于公务外,冯难敌还冷落了自己青梅竹马的未婚妻。许是刻意“报复”,久受冷落的康梓潼对萧映月出奇的好,特别是在冯难敌的面前,康梓潼表现出了超越准嫂子的热情和照顾,多次让萧映月几乎羞着脸尴尬走开。
不知从何时起,萧映月开始对大哥冯难敌有了一丝异样的情绪。对于萧映月来说,江湖从不是哪一个人的江湖,若想成为武林至尊,青史留名的人物,需要的是人脉势力,而非武功。那些妄图以独一武力纵横于江湖的人,在昭昭百年历史中,无一不是成为武林公敌,惨淡收场。而冯难敌就是这种蠢人。
蠢人不配拥有名声和美人。
萧映月索性依靠“万胜门”的势力,为冯难敌物色对手,一年后,维系于冯难敌身上的平衡终于被打破了,西山“月华派”掌门“断影刀”皇甫真于比武中身亡—当然,这早已在萧映月意料之中。
那些被他打败的人身后所牵出的势力错综复杂,冯难敌在不知不觉中,早已成为众矢之的。即使有周梦残的“千影梦残楼”和齐天放的 “百军盟”从中斡旋,也免不了多方人马前来寻仇。这些前来寻仇的江湖人士打着为皇甫真报仇的旗号前来问罪,冯难敌方才回神,遂将门派悉数交于四弟萧映月,并将未婚妻托付于他,以远遁江湖为承诺,再不现于人前。
萧映月成为门主后的第一件事便是撤去原本立于“万胜门”门前的两副书写“万胜君临,天下武尊”的长幡,花费一年时间同各江湖门派结交,方能再现当日“万胜门”之盛况。
萧映月独自脱去吉服,捏起一只银挑子,挑起红盖头。秀发青丝包裹起一张秀气端庄的俏脸,红烛映照下更显娇艳。但这张脸的主人一丝笑意也无。索性收起银挑子,让盖头继续盖着。
萧映月心中无名火起,嘴里不知在碎碎念着什么。
新房被炉火熏烤的犹如初夏,萧映月转过身去,从怀中掏出一包金黄色的细粉,缓缓加入博山炉中。
康梓潼的呼吸开始急促,微微夹紧的双腿并未逃过萧映月的眼睛,他不急反静,饶有兴致的看着新娘窘态。一时半刻后,身躯颤抖的新娘索性蹬开鞋袜,萧映月几乎在同一时间挑起盖头,往墙角丢去。红衣美人儿的眼波荡漾,闪过一丝迷惘后复又迷离起来。萧映月右手渐渐攀附上新娘圆滚弹手的胸脯,新娘婉转娇啼,享受又矜持的模样比起浪荡淫娃更是诱人。
饶是如此,新娘仍是保有着最后一丝清明。萧映月索性抱住新娘,从她的脖颈吻起,新娘的嘤咛分明舒爽无比,雪白的小手却隐隐做出推他的动作。
“梓潼,我是你的夫君啊。”
新娘一愣,但见满眼红光,彻底沉沦于爱抚之中。
七八枝臂粗的龙凤蜡烛发出暧昧耀眼的烛光,香炉中的檀香缭绕,烛光和香雾让屋子顷刻变成瑶台仙境一般。合欢帐中,两具赤裸的身体纠缠在一起,翻滚之中隐约可见一片片的雪腻。鸳鸯戏水的红绸肚兜早被掀在一对椒乳之上,一双大手正推动着两团鸡头肉,揉搓成各样形状。胯下粗长正顶在早已滑腻的一团嫩肉上,萧映月见时机成熟,龙杵瞬间插入一团火热嫩肉中,没再前进两分,便能感受到象征贞洁的肉膜。康梓潼的身躯与她的牝户一般火热,仅是头冠,已夹的萧映月隐有丢盔卸甲之虞。
新娘双臂将他抱的更紧,虽是浑身瑟瑟发抖,双腿却没有一丝放开的架势,萧映月不欲新娘多受破身之苦,径自挺动,转瞬间贯穿了他本应成为大嫂的女人。
鸡蛋小大的龟头一点点的突破着层层嫩肉布下的守卫,每至男子耸腰,新娘便会被顶的一颤,百十下后,喉间的浪叫声渐大,周身也布满汗珠。
“不。。。不行啦。。。好。。。好大。。。”
新娘索性轻咬住男子肩头,贝齿稍有咬合,滑嫩的小舌又游走于肩头,萧映月见她双目紧闭,两颊绯红,心中说不出的快美。他清晰的感受到杵尖突破最后一片嫩肉,遂故意插得慢缓,力求每一次送到膣底,复又十下,女子阴中一紧,显在泄身边缘,萧映月加快速度,大开大合的又插了十数下,低吼一声,将滚烫阳精悉数射进女子牝户中,射的康梓潼全身发抖,美目翻白,若不是萧映月托住她的躯体,怕是要脱力跌到了。
“啵”的一声,萧映月拔出稍显疲软的阳物,女人花径细缝中缓缓流出白浊液体混着鲜红血丝,一路顺着臀股滴落在身下的白绢上。康梓潼的高潮比萧映月的想象中还要持久,她撩起早被汗水浸透的发丝,身子仍在不自觉的抽搐,在快美的巅峰中沉吟道:“难敌,你可插死我了。”
萧映月脑中一片空白,回过神时,但见康梓潼的红绸肚兜被揉的褶皱,酥腻胸脯上的两粒紫葡萄依然挺拔,仍是方才沉浸在高潮余韵中的模样。他有些怀疑自己方才听错,但又觉得真切的不可思议。
“贱人,你起来!”萧映月狂笑着扑过去,一把扯掉康梓潼仅剩的一点衣物,一对梨瓜坠乳打浪似的翻滚,康梓潼从眩晕中渐渐清醒,方才的催情汗火也随着她的高潮消弭,俯身下视,转眼间花容失色,却仍自隐忍,抓起红色锦被盖起身体,闭眼无话。
怎知还沾黏着淫液的胯下一凉,还未等她本能的用手遮掩,一根又硬又粗的火热物事已再次插入她的身体。
“贱人,睁开眼睛看我!看我操的你爽不爽?你真该让你看看你刚才的那股子骚劲儿!”
即使双乳被揉捏变形,牝户中传来的快感一波接着一波,康梓潼仍咬紧牙关,脸上几乎看不出任何变化。
“还在装?”
女郎忽觉身上几处穴道受制,随后火热硬物从身体中拔出,她心中恐惧之际,不自主的睁开双眼。此时的她正被萧映月放落在梳妆台边的菱花镜前,萧映月抓起她的双手抵在梳妆台边沿,再一把环绕起她的小腹,镜中的自己正如一条母狗般趴卧。无法自由动弹的女体正被干的香汗淋漓,圆股的雪臀正被男子进进出出,打浪似的颤抖,性器交连处飞溅出透明液滴,说不出淫靡放荡。
康梓潼看见镜中的自己,心中早已崩溃不已,可才让悔恨的念头生出,腿心传出的快感瞬间便会将这个念头吞没,全身所有的念头早已被抛到九霄天外。
萧映月的第二注阳精依旧灌满了她娇嫩的膣腔,再次从高潮中回过神来的新娘,眼角早已满挂泪珠。
翌日清晨,婢女面带笑容的敲门,盘算着收拾屋子,全然没有注意到二人之间的异样。整理床铺的老妈子看见一床狼藉,众人更是面带笑容乱做一堂。待众人离去,红罗帐内再度余下康萧二人,萧映月缓步走到康梓潼身后,边为她绾起头髻,附耳说道:“夫人,以后每天我都要干你,直到你变成他也会嫌弃的烂货。”说罢,大笑着往练功房走去。康梓潼唇齿颤抖,却再未流下一滴泪,她再次恢复起往日清冷的面庞,仿佛昨夜只是一个平常的洞房花烛之夜。
--------------------------------------------
“禀告楼主,门外叶峰求见。”
“叶峰?叶半城?”
周梦残口中的“叶半城”原是“千影残梦楼”所在俞桑城中第一富户,虽说商贾与江湖人士多有往来,但周梦残确与叶半城无半点交情,今日叶家登门拜访,不知是因何事。
不出半袋烟的功夫,叶峰已被带到周梦残面前。初老的巨贾眼中似有些怨怼,几乎要对“千影残梦楼”仆从的颟顸爆发出来。
“楼主,我长话短说。我的女儿歹人掳去了。”
“叶老板,出这种事情,应该赶快去报官才对。”
叶峰不理会周梦残言语间的推脱,继而说道:“小女是在家中被掳走的,我家中护院也有各中好手,他们与歹人斗在一处,但那些歹人训练有素,不像是寻常强人,那些护院足足死了十五人,但留下了这个。”说罢,便将一块残破布绢递在周梦残的手中,那块残布依稀可辨出“千影”的字样。“我的其中一个护院说了,这群歹人将自己的武功来历隐藏的很好,但对上他们后,仍是在一些招式上露了马脚,他们使的功夫,是你‘千影残梦楼’的刀法。”叶峰大手一挥,两个壮丁抬出一只木箱,打开箱盖,黄橙橙的元宝绝不会少于一万两。“不知我叶峰因何事得罪了楼主,请楼主网开一面,这些金子,请楼主笑纳,也请放了小女,往后有什么用得着我叶家的,楼主不妨直说。”
周梦残已认识到事情不妙。“叶老,我绝没有掳去你家女儿。”
叶峰又命人抬出一个伤重护院,撩开伤口说道:“楼主,老夫也不愿相信你是那种欺男霸女的歹人,我虽不踏足江湖,可也知道武功这种东西,是会说话的,你‘千影残梦楼’的刀法总不会骗人吧。”
周梦残探步上前,仔细检查伤口。“千影残梦楼”中弟子所习刀法《千影刀》要配合本门内功方能显出威力,其刀法脱胎自冯大所传《天君刀》,单看伤口痕迹,确是习练《千影刀》所得。
“叶老板,这事不简单。您信得过我的话,两日内,我定给你一个交代。”
“好,两日之后,要是还看不到小女,这些东西,我们大牢里再见!”
一番交谈后,周梦残终是取得叶峰的信任。叶峰甚至同意“千影残梦楼”的弟子前去叶宅仔细查找线索,终于从残布的用料差异等细节,勉强止住叶宅众人之口。周梦残随即派出众人探访兵器马匹、暗渡驿站、粮米蔬菜等线索,第二日傍晚,派出追查暗渡这条线索的弟子终于带回消息,俞桑城南郊正有一伙人,这几日内办过假造的文牒,但具体情况尚不明朗。
周梦残更加肯定这是一次有预谋的行动,兵器马匹、暗渡驿站、粮米蔬菜这些他能马上想到的线索,对方怕是早已准备妥当,办的滴水不漏,而今两日期限将至,唯有眼前这条线索姑且一试了。
念及其他人马暂时难以撤回,周梦残点了十数个年轻弟子,随自己往南郊奔去。
靠近哨子所报地区,周梦残手下犹有精擅机关之辈,连续破解了外围几处简单机关后,周愈发感觉这伙人正是他们的目标。为保隐秘,周只带了善于机关之术的弟子上前,没一会儿便摸到了宅子外。
“那女人送走了没有?”
“送走一刻了,再有一个时辰,便会出了城南门,只要过了今晚,叶峰就会去找周梦残的麻烦,我们的计划—是谁?”
身边的弟子许是因为紧张,呼吸声渐促,以至于暴露行藏,单凭这点耳力,屋内之人武功不弱。
但“千影残梦楼”的周梦残的人生中,还没有害怕二字。
那柄追随他多年的佩刀泛着狰狞青光,挟着两道刀气飞入砖墙,待血液飞溅至窗棂上时,周梦残已将佩刀插回鞘中。两道人影破窗而出,回视屋内,三四具尸体正汨汨的留着鲜血,唯有此二人躲过周梦残的“天君刀”刀气,破窗而逃。周梦残快步追上一人,刀招大开大合,那人却以双掌应对,几次寻隙稍触刀身,却察觉到周梦残的刀身被一股异样凝练刀气笼罩,甫一靠近刀身,就好像撞上了无形狼牙棒,若非反应迅速,早被突兀的刀气所割伤。
那人挡得几下,企图跳开,双掌掌缘已流出鲜血,似被小刀割伤,细密的刀气隐有钻入体内的趋势,痛苦难当。
“我只问一次,你们为何栽赃千影楼。”
那人喘息浓重,也不答话,大喝一声,欲再战周梦残,掌风飒飒,劲风逼人,摆出一副拼死的模样。周梦残双目一亮,手上招式快出一倍,不出十招已占尽优势,但心念要问出些线索,故不使杀招。那人似乎也看出周的刀法稍有估计,索性狂劲爆发,一时间还能勉力支撑。
倏而一道隔空刀气往周梦残的身后飞过,周梦残心头一颤,略具精锋利刃雏形的刀风他再熟悉不过,不是“天君刀”又是何种武功?
虽说只是初具其形,天君刀刀气的内力也非浑厚,但精妙的刀招绝对是出自正途嫡传,而非徒具其型的西贝货。还未细想,深知天君刀可怖的周梦残唯有以力破力,同样以一招天君刀气还击,黑暗中一条黑影晃了两晃,手中钢刀碎裂,气劲破体而出,那人弓身扑倒,喷出一大口鲜血,眼见是不活了。
周梦残心惊之余,正欲回身问询追击那人,却只看到一个服下鹤顶红毒发身亡的尸体。从方才听到的只言片语得知,叶家小姐正往城南行去,匆匆吩咐了手下仔细检查当场,独自往城南奔去了。
运气不错,之前布下的暗渡驿站的弟子也寻摸出即将出城人马的动向,小股队伍并无城郊宅子内碰见的两人那般的好手,未付太大功夫皆以料理,奈何这班人马尽是死士,未等深入交手,便皆饮下齿间的鹤顶红,到毒发身亡也没有任何一人说任何一句话。
虽说线索全断,但总算是成功救回叶峰女儿。一日后,叶峰及周梦残听得惊魂甫定的叶娘叙述被劫前后的些许片段,仔细品评后似也多无用处,只得以“树大招风”四字暂且“盖棺而定”。五日后,叶峰设宴款待“千影残梦楼”上下,酒酣之际,询问得周梦残至今未娶,所言将小女嫁与楼主,倒是一段佳话。在一众弟子的起哄声中,周梦残挽起叶娘,算是承认下这门亲事。众人多感叹周梦残因救人结下一段良缘,纷纷羡慕不已,双方合计之下,打算在十日后即当月十五,为周、叶二人举办婚宴。
叶娘上花轿的前夜,正和婆子端看明日出嫁时要穿的吉服,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婆子说新娘不宜在婚前见旁的男人,但来人自称是明日迎娶队中一员,今日前来,是要说婚期延后的事儿,婆子叹气,说着吉服还没上身,见了也就见了,后放人进来,也便不再言语。
“小姐,这次请体谅楼主,之前劫掳您的那伙歹人发了信,说是明日要大闹婚宴,楼主带着弟兄们寻他们去了。”
發表於 2021-3-31 12:45:12 | 顯示全部樓層
看来这个板块没有人知晓啊。偶然发现,期待作者持续更新。初步印象觉得,人物性格刻画不够鲜明
 樓主| 發表於 2021-3-31 17:14:37 | 顯示全部樓層
7915 發表於 2021-3-31 12:45
看来这个板块没有人知晓啊。偶然发现,期待作者持续更新。初步印象觉得,人物性格刻画不够鲜明 ...

已经发完了啊,就六篇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阿米巴星球

GMT+8, 2021-5-10 15:53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