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米巴星球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查看: 422|回復: 1

淫贱古道热新肠(二)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1-2-28 21:58:2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第二折 神秘客暗布连环计,周梦残身败魔剑妖
诗云:
猰貐磨牙竞人肉,驺虞不折生草茎。
手接飞猱搏雕虎,侧足焦原未言苦。
智者可卷愚者豪,世人见我轻鸿毛。
力排南山三壮士,齐相杀之费二桃。
吴楚弄兵无剧孟,亚夫咍尔为徒劳。
-----------------------------------------------------
却说叶娘听得来人报告时,周梦残已带队前往信中所言地点。周梦残做得“千影残梦楼”楼主,非是完全仰仗《天君刀》的无匹武力,更是依赖计谋用人。
密谋之人是用弓箭将信笺送入“千影残梦楼”的,依旧是不留任何蛛丝马迹。翻开信笺,写道:今日酉时,北郊松子林一晤,未见周郎,明日婚宴,必遭其乱。
周梦残随即调拨门下弟子,在四方城郊均布下人马,全做接应。本以为歹人约在酉时,多会玩一些声东击西、以逸待劳的把戏,怎料周梦残带队前往松子林时,已有人久候多时了。
立于月下的人不过二十岁年纪,生的一副书生模样,周梦残单是从呼吸上便能分辨出这人身上不带武功。书生见人马到齐,自顾自的往两个小瓷杯中倒酒,说道:“学生在此久候,无聊只能多饮几杯,楼主如蒙不弃,不妨过来同饮。”
眼见此人摆下龙门阵,周梦残身后的弟子已有吆喝着把书生绑来严刑逼问的。书生再度开口:“不知‘千影残梦楼’是不是周先生做主,我等既然邀约,来与不来全系周先生一人,今日我的任务是迎接周先生,先生的满腹疑问恕我无法解答,不妨随我去见我家主人。”
未及答话,已有人说道此事必是圈套,绝不可上当之类的话语。
“看来‘千影残梦楼’当真不是周先生做主。既然先生不敢与我同饮,也无意寻我主人,今日之约,就此便罢吧。今日能够一睹楼主风采,学生也算不枉此生。”说罢,书生掏出一把匕首,径直往心口戳去。
“慢!”周梦残神刀出手,刀气离体成形,终是弹开想要自戕的书生。飞身而至的周梦残飞快点下书生几处穴道,接过门下弟子递上的刀伤药,说道:“别死,我随你进去。”
“楼主,他—”
“闭口,换做你们,可以同他这样视死如归吗?”
众人不再言语,直至楼主为这个萍水相逢的书生疗伤完毕为止。
书生睁开双眼,颤声说道:“多谢楼主,请随我进去见我家主人吧。”
--------------------------------------------
松子林深处竟是别有洞天,书生带着众人走进一处古旧的大宅。大宅的样式极为普通,像极了寻常小门派的总坛设置,刚入围墙便是开阔的校场,两侧坐落着七八间耳房,中间是宽约十丈的大堂。引入大堂后,书生便退下疗伤去了。一个样貌普通,身材却是厚实的中年人正坐在大堂中央。他的嗓音浑厚:“今日得见‘千影残梦楼’楼主,三生有幸。”
“没请教您是?”
“我在江湖中籍籍无名,贱名就不说出来污了楼主耳朵了。”
“为何劫掳叶娘,还要嫁祸我‘千影残梦楼’。”
“这个问题可以回答,为了引楼主你来。不过听闻楼主还因此结了姻缘,怕是应该请我们这群‘媒人’吃酒才是。”
“引我来,却是为何?”
“想请楼主加入我教。他日我等自当帮助楼主成为一方之雄。”
“哈哈哈哈,要我入教,原来你们大费周章的便是让我周梦残吃斋念佛?”周梦残转而阴下脸,“要是我不入呢?”
“形同此人。”汉子挥出一刀,凝练成形的刀气束风成线,齐齐斩下一侧“千影残梦楼”弟子的左臂。那名弟子稍愣,看见左肩血污一片后方觉痛楚,怪叫几声后趴在地上再不动弹,鲜血转瞬间浸染全部衣衫。
“你为何会《天君刀》?”
“这个问题你若是入教,我便答你。”
周梦残擎刀出鞘,愤然道:“我已知晓,想不到魔门五蒂七叶十二宗脉中的‘玄形法’竟还留存于人世,除你‘玄形法’一门,天下谁家还敢自称最善模仿别派武功,没请教阁下是哪位,也好让我知道杀的是谁!”
说罢,擎刀欲速斩贼首。那人见周梦残刀势猛亟,忙使出《天君刀》招架,奈何三招过后,双方均已察觉出实力悬殊,周梦残稍稍拉开距离,手起刀落,《天君刀》无形刀气再临,那人慌忙躲闪,饶是如此,右侧衣服已被刀气搅的破破烂烂。
“玄形法这点本事,也配在千影楼前造次?”
那人一言不发,干脆舍了钢刀,单以双掌应敌,料来那日,对阵之人也是以肉掌对付自己,想来玄形法一脉武学应是以掌法见长。却不料那人掌法颇有架势,一扫方才初露败象的颓势。二人换过几招,周梦残竟暂时从那人驳杂的掌法中讨不到便宜,看来那人是打算相拖了。
众弟子见楼主出手,也纷纷与“玄形法”的妖人斗在一处,可“玄形法”既善模仿别派武功,自对武学破绽敏感些,门人战力非同小可,半袋烟功夫,千影残梦楼弟子已有伤亡。周梦残分身回护,暂也无法与那人再斗,那人一凛,高喊道:“为我护法。”几十人有素列队,竟在那人身前结下数层防阵,好似百战有素的军队一般。
那人跳出大堂窗户,转瞬隐匿于夜色,周梦残心中怒极,带头先斩了靠前的几人。火光一闪,一阵阴风吹过,砖墙溃散,露出一个大窟窿来,先穿过残垣的是一个巨大的青铜长匣,形如琴盒,周身镌慢古朴的未知纹路,匣盖被铸成狰狞兽首的模样。那人正粗喘着在异兽的口中紧握着一条粗大链条,死死的盯着周梦残。
“楼主,此物一出,你再无战胜可能,不妨化了干戈,我俩还能共谋大事。”
“我倒要看看,什么妖邪之物,能让我害怕。”
说时迟那时快,《天君刀》的风压已飞掠至那人身前,那人面前除了这尊不知名的青铜物事,再无遮蔽,眼见那人即将身首分离,只听“呛啷啷”一阵响动,铜匣铁链被那人急速抽出,一团异光从匣口扑出,伴随着虎吼龙吟,白亮刺眼的强光瞬间剥夺了众人的视线。
周梦残在闭眼前的最后一瞬勉力看见,那团妖光斩碎了天君刀气,
却因刀气所阻,比起原有的方向稍稍偏移,但仍以肉眼难辨的速度化作一道弧光。周梦残用尽全力向后跃开,甚至撞到了大堂中的什么不知名的物事。耀眼的日光乍收,他眯起双眼好让眼睛渐渐适应强光后的刺痛,迷茫间只见那人仍保留着方才抽出铁链时的姿势,握着铁链的整条右手通红,贲起的肌肉棱角分明,相比较左臂粗了一倍不止。
那人舒了口气,眼中满是疲惫,额间汗珠落地,正有冷风吹过,周梦残方才后跳位置及其左右弧光闪过的轨迹上的十余人,皆被拦腰斩断,喷洒出大片血浆,断口处更有焦烟冒出,炙烤皮肉的恶臭令人闻之欲吐。
“这是。。。刺日黥邪?你。。。你怎会有‘血海钜铸’的妖剑?”
却说这周梦残口中所提到的“刺日黥邪”乃是当世铸剑大师、六绝之一的奇人所造奇兵“血海钜铸”真名唤作炼青邪,前朝官拜工部侍郎,在宇文皇朝国破后,炼青邪咬牙烧了儒服冠带,招募义军勤王足足十年之久,奈何当朝伏氏扫平群雄,万民齐归,终至炼青邪遁入江湖,再不提复国之事。
炼青邪天纵奇才,除剑术高强外,又精擅铸剑,他虽处江湖之远,每一次现身必能引起江湖不小的动荡。上次听闻炼青邪的消息约是三年前,他于伏牛岭一现,自言铸剑之术已臻化境,不再锻炼生钢凡铁,欲炼出“生刀活剑”,此言一出,江湖人士多以为其铸剑成痴,早已疯癫,更有人传说目睹炼青邪做出杀人祭剑的邪悖之举,而那把传说中自人血中孕育而出的妖剑,传言中的名字便是叫做—“刺日黥邪”。
“楼主,你不觉得你的问题太多了吗?不如留口气,再考虑看看方才的提议。”
周梦残震惊于方才“刺日黥邪”的暴戾威能,不敢大意,暗运元功,全身气劲几欲爆发而出。
那人将周梦残逐渐飙升的战意看在眼里,右手紧了紧铁链,沉声说道:“此剑出匣必要见血,绝不空回。楼主方位我已锁定,你已无丝毫胜算。”
话未说完,周梦残脚踏七星,挥刀斩出一道匹练刀芒,正是《天君刀》中的极招“万刃君临”,与此同时铜链咔咔作响,大堂内瞬间被铜匣放出的光芒染成白茫茫一片。
光芒乍消,那人捂着胸口单膝跪倒,胸口处斜砍的刀伤足足一尺有余,眨眼间鲜血便染红了那人的衣衫。周梦残浅笑,正欲上前,突然左腿使不上一丝气力,右脚稍挪,身体失却平衡一头栽倒,鲜血不要钱似的飞溅出来,他的左腿几乎齐根而断!
周梦残兀自忍耐断腿之痛,紧忙连点下身几处大穴止血,淡笑道:“这一招,是我赢了。”
“这一局,是我赢了。”一个浑厚的声音似远非近,周梦残正想闻声寻摸声音来源,才一转头,双眼一痛,唯有泼天血色。
---------------------------------------------------
“他太吵了,稍稍等我。”黑衣人从怀里掏出一颗丹药,丢入周梦残口中,不一会,仍在喘息低吼的刀客便扑倒在地了。
“为何不杀他。”
“我留着他有用。”
“输了赌局的人,不必关心这个。倒是先关心关心你自己,中了‘万刃君临’,最多还有两个时辰好活了。”
“我也身负《天君刀》内功,这种刀气,我能解开,你莫要赚我,我还没输。”
“省省吧,你们玄形法的‘阴阳无相决’虽说可仿制天下武功,但毕竟是旁门左道,能发挥出原本武功的七成威力已经了不起了,莫要真的以为什么‘假作真时真亦假’。命只有一条,一会儿刀气散开,你的五脏六腑便会搅碎,变成豆沙一般。”
那人刚想回呛,怎料口鼻溢红,五脏也隐有刺痛。
“你有办法可解?”
“还记得我们的赌约吗?”
“记得。”
“重复一遍。”
“我设计灭正道中坚‘千影残梦楼’‘百军盟’,你设计灭魔门十二宗脉其二的‘太阴阁’和‘上元宗’!”
“你已做的不错了,借周梦残之手做掉了其他两个护法,还留了后手万全准备,唯一漏算的只有周二的武功罢了。”
那人不甘的望向自己的胸口,赢得赌约仅有一步之遥。“话还说得太早,你也还没赢过。”
“现在,只有我能救你。”
“难道你?你夺了太阴阁主古玉含的处女元阴和‘夜后’萧雨魄的极阴内力!”
“你若想活,唯有我用《大日神功》第六重的灼火之劲化去你全身所有内劲,不过此来,你的一身‘玄形法’功力怕是要从头练起。现在,你是要站着死,还是跪着活?”
那人沉吟片刻,将头埋在双腿间,俯在地上一动不动。如此卑躬屈膝的姿势已表明一切。再世为人的战将丹田空空如也,而今他的脑中唯有两个词——“空幻幽明手”“刺日黥邪”。
“好,所谓‘盛水不漏’,以后江湖上再无‘只手阴阳’单成侯其人,你以后就叫做‘侯盛’。”
-----------------------------------------------
“相公,相公,你醒了?”
一个急切的声音将周梦残叫醒。眼上和腿根的痛楚逐渐清晰,让周梦残清楚,他还活着。
“我。。。叶娘。。。我这是在哪?我的腿?”
“你已经回到千影楼了。。。你。。。我会陪着你的。”
周梦残默不作声,愣在那里半晌才有所动作,不肖说,自己虽死里逃生,但已落得终身残疾了。
“叶娘,去叫就我回来的人来见我。”
“他。。。也伤的不轻,我去找其他人。”
木门骤关,屋内一片寂静,周梦残强压心头愤怒,在心中极力思索着每一个细节。
一袋烟功夫,“咚咚”的敲门声响起,周梦残耳力所至,知是六人前来。
“楼主,都是我们不好,没有保护好您,请楼主降罪!”说话的乃是“千影残梦楼”的二主管董东阳,素来主持楼中人员调配的。
“是我自己太过托大,不干你们的事,莫要再自责了。现在,不可对我有任何隐瞒,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你来说吧。”董东阳往一侧说道。
担架放落的声音响起,一人咳嗽了两声,以虚弱的嗓音说道:“楼主。。。属下。。。向您请安。”
一听声音,周梦残便知是那日帮忙破解机关的弟子,好像是叫做葛仙洪的,为防歹人仍布设机关,与玄形法一战时,他也带上了此人。“葛兄弟,你受伤了?”
“不妨事的。。。楼主我。。。”
“别急,将你知道的事情,都告诉我。”
----------------------------------------------
葛仙洪在与玄形法门人拼杀时便已中剑了,亏得其他弟兄为他挡下了致命的一击,饶是如此,晕厥过去的他被压在死人身下,也不知是不是运气使然,让他捡回了一条命。
葛仙洪是被烈火烧醒的,勉强睁开眼时,流窜的黑烟和烧焦的人肉味道他绝不愿意再回想起一次。
“你看到了什么?”周梦残轻拍着青年的后背,好让他冷静下来。
“都死了。。。所有人都死了,弟兄们也是,玄形法的人也是,到处都是死人和火。”葛仙洪扭曲的嘴角一颤,仿佛被一双大手从想象中拉回现实。
“你没有看错,怎会都死了?”
葛仙洪摇摇头,可记忆中分明躺在地上捂着脖子的尸体更多的是没穿着千影残梦楼衣衫的人,甚至那位带路的书生,也被大火吞噬。
“刺日黥邪呢?”
“刺日。。。那是何物?”
周梦残听其语气不似作伪,便也不再追问,旋即问道:“既然你说那处着火,又是如何救得我?”
“我被烧醒后,慌乱逃出火场,然后在宅子东处一道小河边上找到了楼主您。。。楼主,是我不好,只顾着自己逃,没能把弟兄们的尸体抢出来。”
董东阳接声道:“葛兄弟已经是大功一件,要不是他背着楼主您跑回来,我们真不知如何是好。楼主,松子林那处地方已经搜寻过了,已成焦土,查不到任何线索。”
“你们都退下吧。东阳,好生照看葛兄弟。”
偌大的房间再次陷入沉寂,残布、歹人、死士、天君刀、玄形法、刺日黥邪、还有那个刺瞎自己却又放自己一条生路的神秘人,直觉告诉他,有人在暗中操控一切。
“来人!去请齐三爷和萧四爷,将我的事如实相告!”



發表於 2021-2-28 23:12:4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这标题就让人想入非非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阿米巴星球

GMT+8, 2021-5-10 16:23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