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米巴星球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查看: 349|回復: 1

淫贱古道热新肠(四)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1-2-28 22:04:1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第四折 千影楼叶娘身陷,万胜门冯大再临
诗云:我见他斜戴花枝,朱唇上不抹胭脂,似抹胭脂。前日相逢,似有私情,未见私情。欲见许,何曾见许!似推辞,本是不推辞。约在何时?会在何时?不相逢,他又相思;既相逢,我又相思。
----------------------------------------
“万胜门”到了。
这本是冯难敌一手创立的门派,也不是太过许久,他在眼前的大厅中发号施令,他在后堂的演武场中获得这辈子最大的荣耀,可也是在这里,他将自己最爱的女人交在另一个男人手中。
现在的他站在这里,只是一个陌生人罢了。
从前的他,每每在进门的时候,总会不经意的看着那两幅写着“万胜君临,天下武尊”的布挂,而今这里,只悬立着用黑色粗笔写就的一个字—“萧”。
冯难敌忽而听到院内想起来家乡的小调,他凄然一笑,那是一首悲伤的歌,唱的是男子征战多年未归,归来时曾经深爱的女人早已嫁作他人妇。
他刚跨上台阶,两侧守门的弟子拦手喝道:“你是什么人,‘万胜门’岂是你能闯的?”
他刚想分辨,却想起此刻的自己,定是因为风餐露宿许久,早就不复当年的风采了。正巧门内走出一个五缕长髯,身着蓝色长衫的瘦高汉子,正急匆匆的往外走。怎知冯难敌身形庞大些,多少阻了来人去路,那人头也不抬,闪避开来,可本事焦急的脸上明显又添了愠怒。
“属下该死,阻了常当家的路,小的这就赶走这个叫花子。”
“快滚快滚,别逼着我们动刀动枪。”
急于上前的年轻弟子被一把推开,瘦高汉子上下打量了“叫花子”一番,带着哭音说道:“门。。。您。。。您回来了?”汉子一把拉起冯难敌的手,倒像个走失的顽童忽而见到亲人,“真的是您,真的是您。。。”话未说完已是泪眼婆娑。
来人名唤常佐,是冯难敌开创门派前便已跟着他的旧人,武艺算不得高明,但却精于算学,在“万胜门”创立之初,常佐已居于管事的位子了,听守门弟子已“当家”称呼,想来在自己不在的这几年,他还做的不赖。
“常。。。”常佐悄悄使了个眼色,示意冯难敌噤声,略有哽咽的冯难敌心领神会,立即收声。
被搞的莫名其妙的反而是那个守门弟子,他实在无法理解两个男人的举动。
“他同你亮身份了没有?”常佐一脸严肃的问起守门弟子,弟子稍稍迟疑,常佐再道,“睁大你的眼睛看看,这是夫人的亲戚,怠慢了他,让夫人知晓了,没你的好果子吃。”
常佐换过身去,极力平复好情绪,轻声说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先进门再说。”
“我平日里常同你们说,待人要和气些,你们都忘了?今日作罢,下次若是再让我看见你们对旁人耍威风,门规处置!”
守门弟子见常佐发怒,心下恐慌至极,心道:看二总管对这花子十分关切,想必当是夫人的近亲,看他的年岁约莫是夫人的祖叔一类。心念到此,也不知该不该主动上前道歉去。
万胜门总堂的规模比起两年前来扩大了不少,饶是如此,冯难敌依然对总堂左近熟悉的紧,常佐正带着他走了一条人烟极为稀少的偏僻小路,除了进门处见过几个弟子外,一路上杳无人烟。
“近两年来门里新收了不少新弟子,可别人他们不识得您,您现在的样子,要不是老常我看的仔细,怕是一眼也认不出来了。”要不多时,二人到了总堂一隅的偏厅,此处原是冯难敌在位时,一个年迈园丁的居所,他环视一周,发现此处早已落得浅灰,想来是有一段时间没人住了。
“郑伯半年前去世了,这里每个月才打扫一次。”常佐无意叙旧,转身刚要出门,忽而停顿:“门主,这话本不应该我说,我不知道您为何回来,可我早上才接到萧门主的书信,说您可能三日内便到,他命我不要声张,您来了后把您悄声接进来,没成想这么快,险些弄得满城风雨。我这就去叫夫人,可是门主,咱老常多说一句,夫人,已经是夫人了。”
之后一炷香的功夫,令冯难敌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煎熬,他从没想过,功夫到了他这个地步,心中仍会生出怯意。
忽听远处脚步窸窣,想也知道是谁来了。
一只柔荑将珠帘掀起,康梓潼进来了。
魂牵梦萦的人儿啊,终于又见面了。
她比起两年前清瘦了不少,脖颈附近的锁骨煞是明显,凤头髻其实并不适合她,双丫髻才是她的最爱。她的眼睛还是很亮,一点也不像一个新妇,若不是太过单薄,倒有几分女侠的飒爽。
冯难敌的脑中曾无数次猜测她这两年是怎么过的,可那都是臆想,没有再比今日这般真实了。
他与她的距离不过就是十步,以冯难敌如今的武功,眨眼便至,可是,他又如何动得了呢?
这十步的距离,冯难敌一生已无法跨越。
恍惚间,一个清脆的声音叫道:“冯大哥,你回来了。”
“弟妹。。。”
他已不知他是如何下定决心说出这两个字来,他唯一记得的是撕心裂肺的痛楚。
常佐敲门而入,作为冯难敌曾经最信任的人之一,也是今日“万胜门”的二当家,他明白,今天他需要站在这里,免得他日瓜田李下,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避免流言蜚语。
那一句“弟妹”,康梓潼浑似没听见,转而往常佐处打了个招呼,仍是一脸浅笑。
“叫我回来,所为何事?”这句话分明是问向康梓潼的,可冯难敌只扭头看着常佐。
“门主。。。冯大侠。。。萧门主命我等再次恭候冯大侠远道而来,说是有大事商量,具体何事,我等也不知,方才已飞鸽传书至‘千影残梦楼’,来回大约十日,萧门主定当归来。”
“这么说来,与你无关是不是?我已不过问江湖事了,再大的事,他们三个人自行解决,我便走了。”
“冯大哥,映月的事,也是我的事,既是我叫你来的,那我现在可否请你等他回来?”
“好。”
常佐随即接话道:“冯大侠,在门主回来前,只能委屈您再次迁就一下了。”
话音刚落,远处传来一阵喊叫,竟是寻找常佐的,常佐不欲让人看到冯难敌,索性告辞,往声音方向行去,临走仍不忘同康梓潼使了个眼色。二人随即共同离开。怎知没清净一阵,二人便又折返,冯难敌心中疑惑,故问道:“常兄弟,为何返回?”
常佐从怀中掏出两封书信,说道:“既然夫人在此,这些书信你我三人便能一起看了。”常佐挑出其中一封,说道,“这封书信是五日前送到的,一起送来的还有一封是只准夫人独阅的。”
冯难敌接过书信,仔细读过,发现不过是说,命常佐做好迎接冯难敌的准备,但念及冯难敌曾经惹出争端不小,故需派遣心腹弟子暗中监察,莫不要声张,萧映月将连同周、齐二人约在书信发出后十五日返回,常佐无论如何,需要留下冯难敌,落得款正是当月十五。
“这封八百里加急是五日前送到,本有泥封和秘密印记,笔记也是萧门主的,应不会有错。”常佐转而对着康梓潼说道,“夫人,如我没有猜错,那封给您的书信,应是让您以秘法唤门主回来的吧。”
“常先生聪慧,不过映月他的信中所提是阅后即焚,内容是让我唤回冯大侠。”说罢,从怀里掏出一枚玉质细管,交由常佐手上。常佐曾跟随冯难敌时间不短,识得此物乃是冯难敌多年前偶然所得,名唤佐“玉筚篥”,为一奇人所造,相传吹响后,唯有顶尖高手方能听见其声响,声响更是能传千里之外,后来冯难敌将此物交给康梓潼,这也成了行踪缥缈的冯难敌唯一能被联系到的方式。
“这是第三封。”
“速带护法往‘千影残梦楼’,有魔门‘玄形法’围攻。”
几人面色丕变,康梓潼霍然起身,问道:“常先生,这可如何是好?”
常佐虽心急,仍是简短解释了萧映月出门前他所知的相关事宜,听闻周梦残正是因伤重,若是因魔门作祟,这倒也解释的通。旋即转身,准备点齐人马开拔,却被冯难敌叫住。
“有些蹊跷,需静观其变。”
“可是看信笺内容,十万火急。”
“照道理说,百军盟也应收到这封书信是也不是,一会儿你先派一队人马加急往百军盟去求证,再派一队人马日夜坚守,看看还有无后续信笺。此去千影残梦楼急行也需五日,你带队两日后出发,我稍后先去,若是有事,我自当相助,若是无事,我也算去寻他们三人了,只是。。。”
“有门主相助自然是好,我留两位护法在总堂坐镇,其他人整装,自可无忧!”
-----------------------------------
对于叶娘来说,她从未觉得世界如此黑暗。
那日醒来,她看向自己裸露的躯体和满身汗渍,复又想起昨夜前后,她自顾自的穿好衣裳,吩咐下人管理事务,直与平时无异,可是没有人知晓她的心里是如何的波涛汹涌。许多次在刚刚清闲下来时,那种坠入深渊的恐惧感都险些将她吞噬。
自己是一个失贞的女人。
她不敢往深里去想,故而只能让自己疲乏到虚无,好能瞬间睡去。依稀的暮鼓响起,她忽然有了强烈的疲惫感,说巧不巧,正走到了“玉妆阁”前,这时的叶娘,早已没有了对抗恐惧的力气。
再醒来时,天外仍是漆黑一片,她怔怔的望着屋顶,整个人仿佛被掏空了一般。
房门被人轻轻推开了,尽管很轻,可叶娘听得清清楚楚。她的身体一颤,正不知如何是好。可是什么也没有发生。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鼓起勇气的叶娘坐起,打算走去外间确认自己是否听错,却看见一人正端着一块乌檀茶板,低头恭恭敬敬的站在门内一步处,却不是葛仙洪是谁。
一日不见的葛仙洪憔悴万分,深陷的眼窝和欷歔的胡茬都说明他这一天过得极为狼狈,手捧茶板的男人整个身子塌陷,弯腰驼背的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
这等颓丧又怎像那日夜里的精壮剽悍?
刚想到此的叶娘腿心一湿,敛回思绪,暗骂自己淫荡。
一股异香顺着鼻子钻入叶娘脑中,这个味道叶娘太熟悉了,三分的参茶加上五分的玫瑰花露,外加些蜂蜜和桔梗,从前在家时她每晚饭后必饮,奈何嫁在“千影残梦楼”后,再也未曾喝过一次。她不知道葛仙洪是从何处知道她的喜好,可是对于现在的叶娘来说,没有比这杯茶更温暖的东西了。
“请责罚我吧,只要能消你心头的气,我愿自杀保你清白,但是请你别再这般折磨自己,喝完这杯后我任你处置。”
【为何会这样。。。这间的人为何那样对我,这人又想怎样?】
泪水连珠线似的溢出眼眶,叶娘再也止不住的哭泣起来,哭声一出,胸口倒有种爽朗的畅快。
【也罢,也罢。】
她将温茶一饮而尽,甜香入腹的一瞬间,她仿佛回到了孩童时候的自己。
人穷则反本啊。
她发觉少年见她喝下温茶后,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随后他掏出了一把匕首,了无牵挂的往心口扎去。叶娘慌忙阻拦,但少年力道不小,虽被阻碍,仍是划伤了自己的左胸。
二人贴近,一股阳刚热气蒸的叶娘心中一荡,那日肌肤相贴时也是这般味道。“你别。。。那晚的事情,原也不能全怪你。。。”
少年的眼中好似找到了梦寐以求的东西,那种光亮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自信,使得少年身上忽而有了一种运筹帷幄的自信和魅力。
“干嘛做这些傻事,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让记挂你的人怎么想?”
少年低下头,呢喃道:“姐姐你开心便好,我这条命原是捡回来的,不打紧,为你而死,还算有点用处。。。只要你能听我说一句,对不起。”
看见少年羞赧的模样,叶娘捧起他的脸颊,柔声说道:“方才说了,你怎么不听,那晚的事情,不能怪你。。。”说着,叶娘脸颊燥热,后面的言语几不可闻。
叶娘不知,刚刚饮下的那杯茶中,仍是下了分量不轻的“夜麝乱蹄香”,一旦叶娘饮下,今日葛仙洪必能再施情欲之能事,方才种种,不过是葛仙洪对叶娘的试探罢了。他暗中跟随叶娘整整一天,老早发觉叶娘神思不属,内心挣扎,索性趁热打铁,今日赌上一把,趁着她心乱,若能再与叶娘云雨一次,必能一举拿下。
他的手已在叶娘的背上游弋,破瓜的新妇眉间媚态丛生,竟比起那夜有过之而无不及,葛仙洪凑上前去,今夜注定不眠。
---------------------------------------------
正准备入睡的周梦残忽觉窗口风起:“是谁敢在我面前造次,不怕千影残梦楼吗?”
“二弟,是我。”冯难敌没想到是在沿途中的一家客栈中找到旧友。
“大哥?你是何时。。。你怎会在这里?”
“映月心中所言,你们被魔门围攻,可有此事?”
“这是哪里的话,魔门宵小确与千影残梦楼有过交锋,可是何来围攻之事?”
“映月飞鸽传书送来的书信,印信和秘语都对,这还有假?”
周梦残莫名其妙,但终归回过神来,既然冯难敌已到,不如唤来齐、萧二人前来对峙,正好对之前玄形法一事明朗。正当想问,冯难敌的眉角抽动,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当然瞎子周二是看不见的),慌忙说道:“四弟呢?他在哪,我要问个清楚他写了几封书信!”
还未等周梦残回话,房中已无他人气息。
冯难敌不顾旁人觉察,以极快的速度寻遍客栈几间大房,很快便找见萧映月,萧映月还来不及问好,已被冯大捏住衣领质问。
“我命常佐留你在府,又怎会再发求救信号,更何况二哥三哥武功盖世,又怎会面对魔门毫无招架之力?”
“是玉筚篥的声音,梓潼又吹响了它,我听得出,她很慌乱。”冯难敌一掌轰向墙砖,震得一墙碎裂细纹,“糟了,门中守卫不足,定是有内鬼极为了解你们的行踪,万胜门此刻有难。现在敌暗我明,幕后之人部下此等计策,必有图谋,我先回万胜门,你等也要提防偷袭。”
-------------------------------------
冯难敌自出万胜门后,已先去过千影残梦楼一趟,得知几人开拔,才匆匆追上,那时他已觉察出不对,似有一双眼睛一直紧盯着周齐萧三人,而今确认所发书信,更是说明有人利用巧妙的时间差,终于拉出万胜门最为薄弱的时刻,其暗藏的祸心,已赤裸裸暴露出来,便是万胜门的总堂。
即使是冯难敌,将轻功运使至极致,再次敢回万胜门已是八个时辰之后的夜里了。
守门的依旧是身着万胜门制服的年轻弟子。
冯难敌松了口气,方要跃墙进入,他眼中一凛,走上前去问道:“你们守卫总堂大门,是不是一日三班倒,一组两日一换?”
怎知守门的弟子一愣,旋而说道:“哪来的叫花子,快滚,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再往前走,一刀砍了你!”
“你们常总管没同你们说什么吗?”
“什么长总管短总管的?”说罢,持刀看向冯难敌,看力道竟无一丝迟滞,似要下杀手。
最重要的是,他使的绝不是“万胜门”的武功。
冯难敌三两下解决了守门人,趁着门口骚乱,一路飞奔到那日短宿的偏厅左近。
血腥气!
只一瞬,久久处于古井不波心境的冯难敌暴怒到了极点。
浓郁的桂花香中夹杂着一丝血腥气,反显得令人作呕。冯难敌化掌为刃,独自走进小院内。
从园口的地方便能瞧见一路旖旎的血迹,一直延伸到靠东的一棵桃树下。
“常兄弟!”
冯难敌虽说已有些心理准备,仍是被惊呆了,原本满树桃花的枝丫上正挂着一具尸体,借着微黯的月光勉强可以看清他的面目,那个五绺长髯的瘦高汉子被剥的一丝不挂,浑身上下都是纵横交错的伤口,血污仿佛化作了一身怪诞的衣物,下身作为男性特征的部位只剩下一个黑乎乎的伤口,唯有那张惊恐的脸和突出的眼睛,似乎在说明之前收到了多么痛苦的折磨。
这是陷阱。
但略过冯难敌脑中的是为何陷阱是留给他的。
既然无法想清自己一手创立的“万胜门”为何被贼人盯上,又是如何被攻破,是谁攻破,又有什么目的,那么干脆抓条舌头来问问。
从常佐身上的伤痕来看,想必是受到了长时间的折磨,敌人有功夫如此,说明他们对何时来人必定有相对精确的预估,并且从门口的守门人来看,显然万胜门恰在薄弱时分全军覆没了。冯难敌又往深处看去,果在桃树后又看见了十数具尸体,想来被那封假书信骗走的几大护法并不在其中,否则以万胜门的实力也不至于落败的如此之快。
虽说已然武功盖世,冯难敌依旧谨慎,挥手划出一道细密刀气向前,果未触及什么机关陷阱,他于暗处小心摸进,越来越多的尸体出现在视界中,算上桃树附近的,已有五十之数了。
然而这些尸体中间并无女人的尸体。
冯难敌心中的恐慌开始蔓延。
老园丁曾经所居的屋子近在咫尺,从房中传来皮肉交击的碰撞声、女人痛苦的惨叫声和男人们的嬉笑声。
康梓潼可能还活着。

發表於 2021-2-28 23:26:54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支持原创发文共享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阿米巴星球

GMT+8, 2021-5-10 16:00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