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米巴星球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查看: 629|回復: 3

淫贱古道热新肠(五)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1-2-28 22:06:3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第五折 冯难敌夜救万胜门 周梦残刀袭假鸳鸯
诗云:豪华去后行人绝,箫筝不响歌喉咽。
雄剑无威光彩沉,宝琴零落金星灭。
玉阶寂寞坠秋露,月照当时歌舞处。
当时歌舞人不回,化为今日西陵灰。
----------------------------------------
“小姐,我不成了!”屋内传出一个尖哨的女音。
“不成?看你现在成不成。”男声语毕,然后便听到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随后便是男人们的一阵哄笑。
血腥味弥漫。
几乎是在男人们哄笑结束时,隐具成形的五六道刀气已透过墙壁飞入,砖墙竟似牛油一般被无声切开,随即带起多捧血花。屋内众人反应也算迅速,有两个黑衣人各自拿着兵刃破窗而出,四下扫了一眼,便朝着冯难敌攻了过来。
手持大斧的人似对自己的武艺颇为自信,率先抢身扑来,另一个手持子母环的才借着前人宽厚的身躯作掩护,预备偷袭而上。
但冯难敌并无意关心两人动向,借着被撞破的窗户,屋内的情景一览无遗。屋子的正中央悬挂着两个赤身裸体的女人。两人双手均被牛皮索捆住吊在房梁上,其中一人脖颈处已被某种利器划开,鲜血自伤口流的满身都是,眼见是没气了。另一人的双腿被两侧的桌椅夹住,整个人成了一个“人”字,雪白光滑的肌肤上满是血印子和汗液混合复又干掉的印记,特别是饱满傲人的双峰,依稀还能看见掐痕,她的脸上满是白浊的污秽,嘴中更是被一团血肉模糊的物事堵住,见歹人立毙,原本沉寂的身躯忽而乱扭起来,一双黯淡的眸子在看清营救她的人是谁后早已噙满泪水。
康梓潼还活着。
率先跳出窗外的二人已逼近冯难敌身前十步内,却见冯难敌老远一挥手,二人还在讶异这个叫花子在做什么时,空中传来清脆的风铃声。
人说只要刀够快的话,伤口喷出来的血会像风铃声一般好听。
二人的脖子几乎在同一时间被一道锐利的刀风斩断,一胖一瘦两个躯体还保持着向前奔跑的姿势,但两步过后,圆滚滚的头颅滚到一边,身体也随之保持着死前最后的姿势。
屋中一人“咦”的一声,像是在疑惑为何屋外的打斗声戛然而止,冯难敌已阴沉着脸闯入屋内了。
他的手中多了一件外衣,他为她轻轻盖上。
“是谁只是你们来的?”
屋内尚存的七八个人无一丝答话的意思,提着各自的兵刃往叫花子攻去。冯难敌并指入刀,只一横扫,为首那人便被带起的刀风掀飞,好不容易起身正想说话,身上忽然发出哔哔啵啵的脆响,整个人塌陷下去,宛若一滩烂泥,原是刀劲再一瞬间粉碎了来人的骨骼和内脏。
“点子扎手,撤!”
几个看似轻功不错的黑衣人率先往窗边跳去,但身法再快,哪会快的过冯难敌的刀?“万刃君临”过处,挽起多处绚烂血雨。冯难敌的力道控制极好,虽说刀劲透体,但中刀几人尚留得一口气在,不至于立刻毙命,还活着的几人骇与冯的武功,已不敢有太大的动作。
“别让我问第二次,若是不答,所有人死,我冯难敌说到做到!”
“我说是谁会使这么厉害的天君刀,原来是万胜天君亲临。”说罢那人朝着另一侧几人说道,“兄弟你们先走,我拖住他。”另外两人会意,几乎同时往门口冲去,然而等待他们的,唯有天君刀。
两刀带走两条人命后,那个自言拖住冯难敌的黑衣人已擎出匕首抵在康梓潼的嫩颈间:“我就知道,硬闯死路一条,拼一把尚有生机。今天是我们栽了,想不到网到了你这条恶龙,不过呵呵,这辈子能让你这等人物难受一辈子,也不枉世间走这一遭!冯大侠眼光不错,这小花娘细皮嫩肉的,身子里也极是内媚,我们兄弟轮流着招呼着她,她比那个小丫鬟耐受得多,只不过啊。。。”黑衣人手中匕首的劲力加强两分,只因口中刚说出这等话,康梓潼原本呆滞的双眼恢复丝丝清明,说不出的愠怒和怨毒,仅披着一件外衣的身躯颤抖起来,衣服又从肩上滑下半边。
“只不过啊,你冯大侠日思夜想的妙人儿,其实早就是个烂货,你冯大侠不知,我们兄弟可知道。”说罢,从背后掏出一个包袱,朝着冯难敌面前一丢,包袱落地,露出十几种如角先生、银托子、相思套、硫磺圈、药煮的白绫带子、悬玉环、封脐膏、勉铃,一弄儿淫器,看到淫器包落地,康梓潼索性低下头,浑身散发出绝望的气息。
“这玩意儿是从门主夫人的房中找出,这么说来,冯大侠,还是赶快同这个淫妇撇清关系的好,你冯大侠虽然‘嗜杀成性’,但是在这男女之事上一直不含糊。”刀尖稍动,微微擦破康颈间油皮,“门主夫人,你说话啊,方才兄弟们招呼你的时候,你的身子可诚实的紧呢。”
冯难敌心知那人嘴上狠毒乃是为了让他动摇,好创造逃跑机会,本从那人言语间多少能感到他绝非部从之流,许是知道不少情报,冯难敌心下本来便是要留他一口气在,故而迟迟没有动手。
“你放开他,说出我要知道的东西,饶你不死。”
“笑话,玩了你的女人,我还没这点觉悟?”
话音刚落,岂料康梓潼猛然抬起头,眼中多了一份决绝,用复杂的眼光看了一眼冯难敌后,伸出脖颈猛力朝着刀尖靠去。
黑衣人唯恐人质丧失,慌忙间收起匕首,冯难敌怎会错过如此良机,化掌为刀,手起刀落,那支握着匕首的手已飞出几步以外。
黑衣人眼神仍是错愕,可是脸上的表情逐渐扭曲成一团,失手的痛楚正在逐渐侵蚀他的全部。
“梓潼,别做傻事,我在。”冯难敌一把搂过女郎,双手死死抱住,生怕她再做什么轻生之举。方才还因失血疼痛打滚的黑衣人渐渐冷静,他喘着粗气勉强支撑起身体,用脚一勾,整个淫器包飞向冯难敌面门,刀气挥出,十余种淫器四散飞开。冯难敌本以为黑衣人的垂死一拼是要再造逃跑良机,却不知他抢出一瞬只是为了拾回匕首,然后没有一丝犹豫的插入自己的心口。
杀入万胜门的歹人皆已死绝,从活人口中再也问不出半点消息。
冯难敌抱着满身腥臊的爱人缓步走出屋子,他要做的第一件是便是带她离开这个满是痛苦和血腥的小屋。
目光瞥见仍挂在树上的常佐,他的心情沉到谷底,若是常佐当初计划不变,几大护法应是只留了一两个人同他一起守在万胜门中,其他主力皆已出动去接应萧映月,虽说精华尚在,但是万胜门遭此一役,也算是元气大伤了,在江湖中怕是要沦为笑柄。
没走出几步,怀中女郎说道:“放我下来。”
“梓潼,你。。。”
“放我下来,我没事了。”
冯难敌见康梓潼目光清明,终是拗不过她,干脆放她下来自行走路。
“替我去寻件衣服,我这样出去不好。”
冯难敌心知有理,不一会儿时间,倒是翻出几件干净衣服递在康梓潼手中。康梓潼冷静的的可怕,全然对仍是尸体和血迹的周遭未露出一丝胆怯,更是自顾自的当着冯难敌的面有条不紊的换起衣物。
冯难敌这才看到,她的一只鸽乳上早早被带上一枚镶金嵌玉的乳环,另一只乳上反是被钢丝穿起的铜环,整个脸上身上因夜风吹拂,不少地方已是干涸发紧的秽物痕迹。
他很难想象,她是如何撑到现在的。
“好了,我穿好了。”康梓潼的声音一直十分柔美。“我不知道那些人是谁,他们一进门便杀人作乱了,只不过,门里好像有他们的内应,其他我一概不知。”康梓潼紧了紧衣领,道:“冯大哥,快些走吧,我不想呆在这里。”
冯难敌闻声回头刚走几步,康梓潼柔美的声音再度响起,但那种纯真的强调又与方才一派大妇气度不同,更像是回到了他们都年轻的时候。
“难敌,你后悔离开这里吗?”说罢,风铃声再起。
冯难敌的身法快似流星,但仍来不及阻止康梓潼的刀。
“梓潼,为何忍心丢下所有?”冯难敌先是以布条摁住颈间伤口,全身真气涌动,蒸的二人直如身处温泉,算是勉强护住性命。
“我早已不干净了,现在,就让我用死来洗净它。。。莫再救我。。”
“别说话,现在你的命是我的了。”说罢,冯难敌直接点了康梓潼几个穴道,好让她安心接待救治。正运功间,一个紫衣身影飘然而至,不是萧映月是谁?
却说昨日冯难敌慌忙奔走,周齐萧三人已感不对,但三人武功尚无冯难敌般登峰造极,自是听不到玉筚篥的声响,失却万胜天君行踪后,终是决定往万胜门寻找。
三人之中唯有“十里平湖”萧映月自天君刀中所悟绝顶轻功“鸑鷟天华”方可紧随冯难敌其后。
他看见一地死尸和挂在桃树上的尸体。
还有自己的妻子被义兄抱在怀里。
萧映月似乎对一切有了解释,可其中些许关隘仍是想不清楚。
他刚想发问,却被冯难敌抢白:“此间事情,我亦不知,其余的事情交给你们处理,她伤的极重,我虽勉强为她续命,可她怕是撑不过今晚了。”
萧映月压下一肚疑问,他素来没有见过冯难敌如此凝重的表情。他俯身细视妻子伤势,若不是有冯难敌以真气续命,换做是他,人早就不行了。
失血、致命伤,以对这个女人几乎判了死刑。萧映月忽然觉得有些亏欠她。
“你救不了她,我还能撑一会儿,这便带她走。”
“大哥。。。等等,梓潼她。。。是我万胜门的人。。。你不能。。。”
冯难敌仔细检查完伤口,瞥了一眼方才斩碎的缅铃、角先生一类的物事残骸,没有一丝犹豫。
萧映月的眼光黯淡下去,他已不敢再问康梓潼究竟给他说了什么。冯难敌与他错身之时,他开口道:“还有办法。。。‘玄皇’, ‘玄皇’宇文氏传言有异能,或许可以起死回生。”
“此去北地千里之遥,梓潼盼不到。”
“十日必死丹,再重的伤,也续得十日命。”
“还有件事需麻烦你了,厚葬这些兄弟。”
----------------------------------------
待萧映月离去确认万胜门情况时,原本横七竖八的堆放着万胜门守卫的尸体堆中似有涌动,一支满是血污的手轻轻扒开尸堆,确认周遭无人后才从血腻中爬出。那人不过是一个少年,他不顾一身黏腻,反而急切的先是跑到之前先一步跳出窗子的二人处,伸手自二人衣颈后发抠出一点蓝光。那人甘冒萧映月返回之危险,仍不舍的检查每一具黑衣人的尸体,直到蓝晶收集完毕,才寻摸着离开,嘴中悻悻说道:“叫你们不分我一杯羹,放哨有放哨的福气,这麒麟珠还不是归我司空度所有。”
---------------------------------------
周梦残行动不便,齐天放陪同他到达万胜门已是三天之后的事情了,其间,萧映月亲自追回了中了调虎离山的门中精锐,亦以极快的速度向两位义兄简单说明前后原委。看到一地狼藉的万胜门精锐战意滔天,可偏偏找不出任何一丝线索,几大护法更是在目睹常佐的尸体后对着萧映月发了大火,但萧映月并未解释什么,甚至对冯难敌的到来也只字未提,这世上知道冯难敌来过的人,都已开不了口,说他还有何用。
大多是弟子均是一招被杀,身上伤口的样子简直狠辣的不成样子,丝毫看不出武功路数。唯有留下的护法与常佐的尸体上伤痕最多,萧映月并未将二人入土为安,一心等待周、齐二人到来。
齐天放先是注意到未发现康梓潼其人,但他心思玲珑,并未在人前过问,直到当日几人会晤,仍是对常佐几人尸体看不出任何端倪,其后才问道康梓潼的去向。
“我在万胜门内,见到大哥了,他带梓潼去玄皇处疗伤。”见萧映月一脸平静,齐天放倒也不敢再多问什么。几人在商量过后,复又想起千影楼遭遇魔门玄形法设计陷害,后又有齐天放收到的字条,大致推断魔门作恶的可能性极大,但又苦于没有消息。齐天放当日便遣人回到百军盟,要盟中兄弟多番注意。
其后在万胜门内协助恢复并查询线索半个多月中,与常佐交好的门内护法江湖人称“银手无遗”林夕月因此次变故,多次与萧映月发生争吵,最终留书一封,独自踏上了探查之路。再后三日,齐天放收到来自百军盟的密信,称彬洲分舵的四十余个弟兄遭袭,无一生还,现场同样无任何线索。几人合计之后,遂决定各自返回门内。
-----------------------------------
周梦残返回千影残梦楼,倒未象之前那般冷言冷语,就连寻常的仆从也会多出几句话来。独独对叶娘仍是有一种咫尺天涯的距离感罢了。当然,这只是仍未与叶娘同房后她觉查出来的,不过恰好,现今的叶娘本还为若是周梦残要求同房,盘算着如何借着他目盲好蒙骗过他,现在尚算是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罢了。
叶娘出去每日或多或少照顾周梦残的饮食外,寻隙便会与葛仙洪厮混,平素里有意接触周梦残减少,毕竟是心中难免有所愧疚,更是害怕他觉察出什么端倪。
两个月后,叶府传来噩耗,叶峰身患疾病过世,这让素来思念父亲的叶娘伤心不已,族内的一干叔伯为叶峰举行了盛大的葬礼,而作为女儿女婿的叶周二人即作为本家守护灵堂。周梦残身体已有残疾,请来做水陆法事的道士暗中表示过丧中有残有所不吉,旁敲侧击的劝说下,周梦残索性住了出来。
一日,趁着长夜漫漫,叶娘为叶峰独自守灵时分,葛仙洪再次携着“夜麝乱蹄香”寻叶娘去了,本说丧中带孝不应有什么越轨之事,但一来念不住市井所言“俏不俏一身孝”,叶娘格外美艳,再加之“夜麝乱蹄香”助阵,接连十余天不知肉味儿的叶娘便与葛仙洪在灵堂前胡天胡地起来。
还未得脱去小衣,彭的一声,门板碎裂,来人不是周梦残是谁?
“何方妖人,你的‘夜麝乱蹄香’是哪里来的?”
葛仙洪闭口不言,反应迅速,从还未脱掉的外衣中急忙取出几样竹筒样子的物事,一点机括,数十枚钢针射出,奈何周梦残毫不大意,钢针尚刺不透他的护身气劲,又如何伤得了他?接连使出暗器后,二人的距离尚在拉近,若不是葛仙洪的几样机关暗器使的密不透风,让周梦残腾出手来,只怕一招尚难抵挡。
法宝即将使尽,葛仙洪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凝重,稍一迟疑,从怀中摸出一个小瓶,正是那日神秘人所给的另一秘药“飞魂烟”。因取“飞魂烟”,葛仙洪反而失了先手,还不等飞魂烟扔出,一道细长刀气袭来,恰把掷出一丈不到的瓷瓶砍得粉碎,借着刀风瞬间炸裂开来,随即刀气仍不为所阻,飞入迷烟后一声激响,明显是看在金铁一类的物事上,为烈性汗火所阻,饶是周梦残也不敢靠近烟雾,待烟雾散去,灵堂前已空无一人。

發表於 2021-2-28 23:29:4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继续支持
發表於 2021-3-17 14:12:32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这是日照的同人还是正宗外传?
 樓主| 發表於 2021-3-18 15:56:00 | 顯示全部樓層
lottie 發表於 2021-3-17 14:12
这是日照的同人还是正宗外传?

你觉得呢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阿米巴星球

GMT+8, 2021-5-10 16:30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