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米巴星球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查看: 416|回復: 0

淫贱古道热新肠(六)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1-2-28 22:10:0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第六折 葛仙洪淫死夜卧场,说书人收官一笑楼
诗云:阀阅遗书思惘然,谁知天道有循环。
叶娘不忠难存嗣,成侯颠狂定被歼。
难敌善良终有寿,仙洪淫佚早归泉。
可怪梓潼遭恶报,不说遗手作话传。
----------------------------------------
葛仙洪不知道自己是如何逃出的,他本可以丢下昏迷的叶娘独自逃走,可总有一种微妙的感觉,让他千万别丢下叶娘。今日的自己实在是太幸运了,除了身带平日里都未携带的“飞魂烟”外,他还穿了护心铁,要不是这块护心铁,方才那一刀已经夺取他的性命。
葛仙洪很清楚,现在返回居所,只要周梦残稍加注意,自己已无处遁形,索性逃走。他想过去寻神秘人,但思索再三,终是有种上门便会被灭口的担扰,趁着叶娘还在昏迷,杀人夺下一条渔船后便带着她往家乡去了。
不过令葛仙洪以外的是,叶娘醒后并未大闹,反是乖巧:“这世间,我已没有亲人了,现在,只剩下你和腹中孩儿了。”
“什么?什么时候的事?”
“一个月左右,似是那日你夜晚来寻我的时候有的。”
葛仙洪心下大乱,自嘲似的笑笑,天下间没有哪个做卧底的这幅样子了吧。
他的家乡在彬洲百里开外的一处偏僻山村中,这里的住户不过就是二十来口人,还多是些老弱妇孺。葛仙洪尚还有个六十多岁的老母,本是寡居住在此三十多年,但简单交谈下方知,虽说葛母爱子,但村野妇人丝毫不懂什么江湖事,更是不知葛仙洪所做为何。见儿子领着一个细皮嫩肉的儿媳回来,葛母脸上还是露出了一丝笑容,但听得这位是什么千金小姐之类的,葛母脸上转而不悦,分明是写着养尊处优难伺候。
虽说有护心铁挡住致命一刀,但天君刀不是好相与的,本就非以武功见长的葛仙洪因刀气所斫,刚回家便害了场大病,一个月后才好转。
其间也不知因为何事,葛母同叶娘也没甚好脸色看。四月过后,叶娘害喜害的厉害,葛母见媳妇有了馅儿,脸上有了不多见的笑容,虽说对叶娘养胎一事仍有微词,但还是心乐的。
转眼叶娘的身孕已有五个月,从大病中恢复的葛仙洪气力尽复,虽在几个月内因为养伤不曾运使内力,但而今精神状态已然好了不少。
“仙洪,怎得这些日子里都不碰我。”夜中的叶娘对躺在一旁的葛仙洪说道。葛仙洪素日里总在盘算如何回得江湖,冷不防的被一问,心中躁动不已。
叶娘见他不答话,更是往他的身上蹭去,她的身子重量不轻,且不说已有些负担的小腹很是影响平日坐卧,就连行走也需多加注意。叶娘费力调整好坐姿,好更紧贴着葛仙洪,闻得妇人一身香气,葛仙洪更是心波荡漾。那根让妇人尝到无上乐趣的硬物,早已挺立,隔着衣裤顶在叶娘臀肉上。算来已有四个月未尝得肉味,硬物似是比之前更为勃大,直竖竖坚硬似铁。她的一直小手胡乱拨弄,可贴上硬物后,又怎么都舍不得离开,轻拢慢捻的,羞涩的按捏起来。
原先一来是念及自身伤势,二是叶娘初孕,房事便是能禁便紧,而今内息已复,似又经养伤更胜从前,而且多日以来累计的欲火难以宣泄,总不能放着美人不睡,总用五指儿告了消乏,今日美人恩,总不能不消受吧。
叶娘并不知葛仙洪心中已起微妙变化,仍是唯唯诺诺的有意半推半就,口中呢喃:“我从前听人说,五个月了,胎像稳了,不碍事的。”叶娘似乎抑制不住泛滥的春情,手上的动作渐渐大胆起来,干脆把手伸进裤中,葛仙洪亦是做出回应,一支魔手伸进叶娘的衣襟,轻抚起因孕胀起的嫩乳。
几个回合下来,叶娘早就被摸得浑身瘫软,又兼之身子重,索性乖巧的躺下,自行解开罗衫,引着葛仙洪的手往椒乳上游移。
曾经粉嫩的乳晕现在换成了深褐色,但比起四个月前更显挺拔,甚至沉甸甸的落在手中,隐隐有着汁水鼓荡。葛仙洪的魔手仅能握住一半,稍一使劲,乳肉便会从指爪间溢出来,他贴在乳前,将一只嫩乳塞进口中猛吸一口,虽说未见乳汁,却引得叶娘一声高亢的呻吟,几乎惊动了别院的葛母。
叶娘的身子紧绷,好半天才从微痛的快美中恢复过来,一手嫩手不知何时又攀附在葛仙洪胯下硬物上。
“这会儿哪来的呢?若是你想吃。。。等之后,留一侧给你。”
葛仙洪笑着脱掉叶娘的小衣,才揭开,一股熟果甜香袭入鼻息,不用看也知道她的私处早就精湿一片。他担心叶娘不好翻身,有些粗暴的把小衣从她的身下抽出丢在一旁,自己也三两下脱掉裈裤。
丰盈肥美。
葛仙洪已无法找到更为贴切的词汇来描述此刻进入叶娘身体时候的感觉了。叶娘的牝户上并无毳毛,犹如白馥馥、鼓蓬蓬发酵的馒头,软浓浓、红绉绉出笼的果馅,在千影残梦楼的时候,葛仙洪便是喜爱贪看这一件美物。
才几个来回,自杵尖已传来阵阵泄意,他本能的放缓节奏,让每一下都足够绵长。初时异样的刺激渐消,叶娘也渐渐放松下来,阴中传来的紧迫感一点一点的消除,硬杵也得以进入到更深的地方。葛仙洪抽插的幅度放大,正顶在一团嫩肉上,便听叶娘疾呼:“别。。。慢一点。。。太深了。。。”
葛仙洪吓了一跳,不由得抽出精湿一片的硬杵,这一拔出,叶娘倒是不愿意了。
“慢一点,别太深就好。”
二次进入的葛仙洪险些没叫出声来,这次叶娘的甬道已全部湿润,柔滑紧致的嫩肉便好像有一千只一万只小手在轻抚着他,内里的火热更似插进温泉泉眼,说不出的舒爽。
四个月前还不是这样,幸亏今日尚没错过瓜熟蒂落前最后的鲜嫩。
葛仙洪嘴角挂笑,没能逃过女郎的眼睛:“仙洪,舒服吗?喜欢吗?”
“太舒服了,真想一辈子也不出来。”话虽如此,葛仙洪仍是不敢将动作幅度过大,免得真的伤及腹中胎儿。但他的话在叶娘听来不啻于比“夜麝乱蹄香”更为猛烈,花房的收缩正在说明妇人已感到一种异样的刺激和兴奋。
不过片刻功夫,叶娘已是遍体香汗,偏又顾忌外屋的婆婆,不敢大声叫喊出来,干脆强咬贝齿,一把将葛仙洪的脑袋死死抱在怀里。
“想叫就叫出来,娘她也是过来人,何况还有我呢。”
叶娘摇摇头,一边用唇齿咬住一只手,另一只手向后撑住,逆水撑船般,将玉股摇曳,虽说幅度不大,但比起方才令葛仙洪插入的角度更刁,一侧的嫩肉悉数包裹住它,葛仙洪也换做艄公把舵的姿势,让二人贴合的更紧,交合处没一会儿便发出叭叭嗒嗒的弄声响,肥厚的牝户也被硬杵带出不少油脂也似的滑溜汁水。
插得几十下,渐渐发软的叶娘体力稍稍不支,葛仙洪虽喜鹤交颈的姿势,但耐不住女郎体沉,再将女郎放平后,抱起圆润的美臀,吱的一声,再度长驱而入。
“嘶—啊—”女郎对突如其来的进攻没能及时忍住,慌忙捂住红唇,两脚十指蜷缩,分明是在极力承欢,努力好让双腿分的更开些。孕期内叶娘的汁水本就粘稠,在葛仙洪奋力抽插下,他的腰腹早就是精湿一片,更是在每次贴合再分开的时候隐约发出黏腻的淫靡声响。
葛仙洪一言不发,许是欲火压抑太久,一抽一插间又多了几分凶狠,一口气插了百十来下,更是一手握住硕大乳瓜,一手箍住圆臀,女郎正已极快的速度奔向顶峰。
“不成了—好。。。好舒服。。。”几乎是在自己攀上顶峰的同时,她亦能感到从男子硬杵处射出的暖流,来的既快且猛,滚烫的阳精又让她小丢了一回。
叶娘被插的魂飞天外,在持续一段时间的高潮结束后,渐渐才恢复清明,饶是如此,极力忍耐下的唇齿已开始发抖,乳瓜更是被揉搓的满是红痕,汗水早将她的秀发粘贴在她的额间。她仰头看向仍抱着自己臀股的男人,却在自己的隆起的小腹上看到了比自己当日嫁衣还要鲜红的—血!
叶娘惊慌失措,下身滴滴答答的响起,竟是被吓得失禁,葛母闻声醒来,不顾眼见二人赤身裸体,一地腥臊,先是准备劈头盖脸的质问儿媳。却不见叶娘惊恐的指向低头跪坐在床上的葛仙洪,半个字也说不出来。老妇足足愣了半刻,才鼓起勇气用手轻推儿子,只见他已没了气息,再往心口探去,只见胸肌触手而陷,再不弹起,仿佛整个心包装着的都是豆沙软馅儿,正是几个月前中刀的地方。
周梦残下了死手,万刃君临下岂有活口?若不是这几个月来葛仙洪为养病从未使过内力,让残存在心包上的刀气无处所引,万不得能活过这几个月。今日动情,恰恰是葛仙洪的催命符纸。
没人知道两个葛仙洪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是怎么度过那个夜晚的,平日里的婆媳之战也因葛仙洪的死暂时偃旗息鼓,二人在葛仙洪幼时常玩耍的地方为其建起坟茔,险些因惊吓而滑胎的叶娘终是在四个月后诞下一名女婴。
-------------------------------------
檀木板子一响,“一笑楼”从寂静一片中方才有些声响,小先生嗓音一抖,朗声唱道:“富贵自是福来投,利名还有利名忧。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先生,这就完了?”
“完了,世间的事情多是这种没头没尾的不是吗?”
“小先生,再讲讲,大伙儿还没挺过瘾呢。”
“来一个!”“再来一个!”
小先生终是拗不过众人,摊开手来说道:“好吧,那大伙说说,还想听些什么?”
“故事里面那些人后来怎样了?”
“后来啊,后来便是另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了(我知道叫做《照日天劫》)。”
“且说说。”
“天色不早,我就简要说说。”
------------------------------------------
“哈哈哈,想不到‘万胜天君’也有求人的一天。她,孤可以救,但是‘玄皇’不做无本的买卖。”
“只要救活她,我冯难敌便欠你一个人情。”
“孤不需要人情,孤只需要誓言。”
“什么誓言?”
“若是孤救活了她,你每日为孤出刀三次,至死方休!”
“君子一言。”
“快马一鞭!”
------------------------------------------
“楼主为何不去寻夫人?”
“因为,夫人是局。”
“局?”
“对,从一开始便是局。”
“局到底是什么?”
“局,是趋势,是脉络,是规则。局是所有腥风血雨背后的推手。局,是我们正身在的江湖!”
“那,爱恨情仇,也可以是“局”?”
“爱恨情仇,非但是局,往往还是最复杂的一种局。”
“既然如此,我们为何明知是局,不从局中跳出呢?”
“因为江湖处处有情,处处有杀,我们身在其中,不是要成为棋子,而是要做棋手!”
-------------------------------------------
“你不是号称‘中宸第一人’吗?莫不还是局限在人的范围内?今日,就让你见识见识‘器’的力量!”
“齐天放,这些年来,你没想过你的所作所为究竟是对是错,现今你可对那些你坑害的人有无亏欠?”
“你死到临头还忒多废话,周梦残和邓苍形都是天下一等一的傻子,活该他们家破人亡,这个天下,最不能做的就是蠢人啦!”
。。。
“什么,这。。。这是‘律’?”
“‘器’也只是天道循环中一环,即使再接近‘道’,终究是要依‘律’而行。现在,你可以受死了。”
--------------------------------------------
“你回来了?”
“不错,我回来了。”
“这么说,林夕月兄弟已经查到了什么?”
“不错,但是萧门主需要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你的‘夜麝乱蹄香’是何处而来?”
-------------------------------------------
“娘,你这是做什么?”
“生个女娃娃,还养不活,留着你有什么用?”
“就算。。。我生的是女娃,你也不能。。。终归是葛家血脉啊。”
“我儿被你害死了,那个来历不明的孩儿现在也死了,哪来的什么葛家血脉?”
。。。。。。
“小花娘,现儿你入了‘百花楼’,我不管你与那婆子是什么关系,反正钱她是收了,我劝你断了逃跑的念头。你又是生养过的,就别和大爷们再装什么三贞九烈!”
。。。。。。
“你觉不觉得那位姑娘像一个人?”
“谁啊?”
“楼主夫人?”
“楼主还有夫人,我怎的没见过?”
“对了,你入门那时,她早已失踪了,就没人再提。”
“开什么玩笑,楼主夫人怎么会是这等穷乡僻壤下贱窑子里的烂婊子,你怕不是当年早就看上什么劳什子夫人了,日日思夜夜想的。好吧,既然你说她是,我们就当她是,走,今晚不妨去玩她一宿,加些钱来让他叫咱们楼主如何?”
-----------------------------------------------
在魔门“五蒂七叶” 十二大宗门里中却有一支较为温和的派系唤作“蘼芜宫”。 “蘼芜宫”又称“薜萝门”,本是江湖中的一个神秘教派,系出魔脉,行事隐密低调,且门下男子多残,阴极盛、阳极衰,无力与正道及其它魔宗争雄,故而更为神秘,更是在江湖动荡的年代中反而保留香火。
自万胜门事发后的两年,蘼芜宫少年宫主蔚云山竟已二十五岁之年龄横空出世,在短短一年时间内技压魔门各部众,完成了魔门两百年内的第一次一统。
相传蔚云山武功卓绝,离不开一枚叫做“阴牝珠”的物事,此物乃是蘼芜宫至宝,乃属天下至阴之物,正是借助此宝,原本男子多残的蘼芜宫才能造就出蔚云山这等高手,以习得蘼芜宫的无上绝学“五残之招”。
“五残之招”乃是蘼芜宫不传之秘,传言其威力巨大,但非身带残疾或天阉之人不得练,是这世间至阴至邪的武功,其招名为“神摧意残、神销骨朽、神脉断根、神荡意渺、神魂俱丧”。
一统魔门之后,蔚云山将目光放在了正道。而时正道四分五裂,各怀鬼胎,面对一统之后的魔门“五蒂七叶”大举来犯竟无一丝抵抗。
正道魁首“万胜门”“千影残梦楼”“百军盟”在两年前又遭劫难,元气大伤,自形成正道联盟前后,多是在外延行事,虽不能说对抗魔大战中丝毫作用未起,但也离中流砥柱一说相去甚远。
所谓乱世出英雄,中宸武林面对魔门来袭,以“照日山庄”“解剑天都”“九幽寒庭”“将军箓”四家联合出面,整合正道,方能抵御魔门。虽说四家割据一方,呼风唤雨,但其中“照日山庄”的年轻家主“神霄雷隐”劫震多方纵横捭阖,终是做成了四家抗一门的江湖奇事。
当时,四大家与蘼芜宫之间可说是五五均势,胜负仅只一线,其间正邪双方死伤无算。五个月后,两方终是一齐约战香山氤氲峰。但在约占日期前两日,蔚云山召来魔门中六大杀星对付“玄皇”宇文潇潇,玄皇以一敌六,犹保不失,却也无暇他顾;法天行率领四大家的好手,与蘼芜宫各自学得一式“五残之招”的五极护法等展开激战。至於解剑天都之主“千载余情”盛华颜,则被蘼芜宫出身的智算高人“香峰雁荡”揽秀轩设计绊住,双方斗智斗力,终究没来得及赶赴战场。
原本的“围攻”,现在倒只剩下劫震一人。
劫震本拟与蔚云山一对一决斗,突然接获急报,说蔚云山邀来另一名魔门高手助拳,那人功力之高难以测度,若非“一阳来复”道天生挺身而出,半路将其截住,战局恐将全盘改观。
香山氤氲峰上,决斗前蔚云山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与劫震的一番对话现已无人可知,其后的决斗中蔚云山以一招之差,败在劫震的“烈阳剑法”之下,羞愤自尽,“五残之招”由此蘼芜宫的窜起如昙花一现,霎时凋零。
香山大战后,三家想瓜分蘼芜宫,劫震为防各自为政的魔门起了同仇敌慨之心,连手形成更大的隐患,执意不允,改以监管的方式,由四大世家派人在香山附近建立基地,监视蘼芜宫内的一举一动,在有条件的开放之下,允许蘼芜宫继续保有其香火流传,只是不能再插手江湖之事。
香山战后,江湖道上首次出现“四大世家”的说法,结束了三府一门(魔门)的时代。而劫震在斯役中一肩挑起策划、领导、杀败少年魔头蔚云山的艰钜任务,无论智谋或武功,都将三家之主比了下去,照日山庄终於一跃成为中宸武林正道的影子盟主,彻底掌握权力的核心。
-----------------------------------
“小先生,我怎听得这个故事里,那个什么‘神霄雷隐’不像是什么好人,怎得好处都让他占了去。。。莫不是什么吞并正道、正邪交锋、六大杀星五大护法的,都是他暗中策划的?”
说书人笑而不语。
“那江湖中就没有人拆穿他的真面目了吗?”
“劫震的妻子,原为蔚云山生下一子一女,随后被揽秀轩救去了。当然,那又是另一个故事了。今天,多谢各位,就到此吧。”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阿米巴星球

GMT+8, 2021-5-10 14:51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