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米巴星球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查看: 391|回復: 0

【水神祭司】 第四章 深入的探索 第五章恐怖的丽萨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1-4-3 14:34:1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路西菲尔 於 2021-4-7 21:08 編輯

第四章:深入的探索
过了一会,艾琳停止了抽泣,轻轻地推了下我的手臂,轻声说道:“能……能把我放开吗?”
我温柔地问道:“我还想抱着你呆一会,可以吗?”
艾琳说:“你……你先放开我,我想去尿……方便一下。”听艾琳说完,我松开了结实的手臂。
艾琳在我身上爬了起来,由于起身位置的原因,让‖我的肉棒隔着裤子贴到了他的湿润∮的阴部,感觉像是素股一样,但非常可惜的是只有这温柔的一下。
我心想道:“下次真应该试试素股,毕竟用外面摩擦不用插入,也不用考虑阴道里面哥布林的精液。”
艾琳起身后焦急的寻找方便的位置,看来真的被憋坏了。但每次寻找到的位置,都在我的视线范围之内。
我想道:“刚才一发小蓝药也不知道她喝了多少,打进来除了她失禁∮了一次,艾琳也的确没有排泄过。”
艾琳樱红着脸,冲我吼道:“你快转过去!”
我本来想再调戏一下这个小萝莉的,但一想到刚才温蒂的提示,就转过身触摸着项链,默念着温蒂的名字,再次进入到水世界的冥想状态中。
看着温蒂略显鄙夷的样子,我疑惑地问道:“你怎么了?我的女神。还有艾琳刚才怎么会升级啦?”
温蒂说道:“当你被召唤到奥恩的世界,身上大部分的液体都有我的魔力,虽然你其他的体液也可以让女性提升经验,但你的精液是这些魔力的浓缩,所以效果比其他的体液的提升效果会好很多。随着你精液释放到艾琳的身体里,艾琳的等级会随着︴你的等级而得到提升。”
温蒂顿了一下说道:“简单地说就是说你是五级祭司,而当你的精液射进艾琳的口腔和食道内艾琳提升为四级,她的技能也随着她的等级进一步得到了强化。我需要和你解释一下,如何才能提升你射精后女性的等级。经验的转化需要看你精液量和她的吸收效果,但吸收你精液的女性等级不会超过你,而且一天只能升级一次,所以需要让你变得更强。而且随着吸收你精液的女性等级提升,吸收的次数有可能会变得更多。你就是来问我这个的?那么出去吧,多去和你的小萝莉法师亲热吧!”
最后一句话,我感觉到了温蒂明显的敌意。就好像正宫将小三堵在屋子里教训老公一样的口吻。
我赶忙表忠心,看着温蒂水蓝色的眼睛说道:“我永远是你的祭司,你的意志永远伴随我左右!我虽然有私心,但不会因为玩乐而放弃你的指引。而且刚才艾琳确实需要补充魔力,我也暂时不能让她看到你赐予我的药剂,只能想出这样的办法。”
温蒂收起了怒容,缓声说道:“首先我不是责怪你,你有自己的冲动和想法,也有享受这个世界的权利。我的意思是虽然你可以让艾琳变强,那你能保证把她带在你的身边吗?而且能让她不会背叛你吗?你要时刻记得你▏是我的祭司,而她们不是。”
听到温蒂说完,我觉得我的担心是错误的,不是因为我口爆了艾琳,而是女神担心我不能将艾琳带在身边。
我抬头说道:“我知道了,我的女神。我用尽办法也会把她带在我的身边,让她陪我去闯荡奥恩的世界。”
女神温柔地笑了笑说道:“单纯靠你魅力的话,确实有可能将她带到身边,不过不代表着她不会背叛你。我觉得艾琳和菲尔有着什么样的联系,你最好使用情感诱导技能,将艾琳对菲尔的感情进行干涉,如果艾琳对菲尔有好感,你可以将这份好感转化到你的身上,这样艾琳就会跟在你的身边。另外,我会为你准备些东西,等时机成熟了,我就会把东西交给你,这样艾琳就会忠心于你,甚至成为你的奴隶。”
我赶紧问道:“什么时候才时机成熟?”温蒂一脸天机不可泄露的表情,就将我赶出了冥想的状态。
刚回过神来,我就听到滋滋和哗啦哗啦的声音,顺着声音我回过头一看,就看到了满园的春色。
艾琳背对着我大概有我四米左右的距离,估计因为着急排尿或者怕有危险的原因,所以没有离得太远,但这正好给了我欣赏美景的机会。此时艾琳正撩起破烂的袍子,低下头蹲着排尿。
破烂的袍子被撩起到了腰部,饱满浑圆的臀部一览无余,两腿之间一股淡黄色的水流冲击到洞穴的地面上发出滋滋的声音。
我咽了口吐沫,心想道:“这个小萝莉看来膀胱比较小,也真的是被憋坏了。”
就在我观看无限风光的时候,艾琳巍巍地颤动了一下,似乎要尿完了,我赶紧将头转了回来。
不一会哗啦啦和滴答答的声音结束了,我听着艾琳脚步逐渐走近的声音,才慢慢地回过了头。
艾琳一脸绯红地问道:“你……你没有回头看我吧?”
我一边笑,一边诚恳地回答着:“没有。”
艾琳怒道:“那你为什么笑?”
我说道:“我真的没有回头,但是我听到了声音。”
艾琳的脸更加绯红了,大声说道:“你……快把那些声音赶紧忘掉!赶快忘掉!”
我看着艾琳难堪的表情,缓声问道:“你不也看到我排尿的样子了吗?更何况我也没有回头看你,咱们算是打平了,好吧?”
艾琳看着我没再说话,而是气愤地将身体转了过去。
我突然起温蒂的话,走过去轻轻地抱着艾琳的身体,艾琳身体先一颤,就僵硬的站在了这里。
我马上温柔地说:“我和菲尔很像么?”
艾琳听完身上又轻轻地颤抖了几下,仿佛刺激到了她脆弱的神经,随后艾琳调整了一下呼吸,讲述道:“我们在村子里从小玩到大,他就像是我的哥哥一样。他长大后,一个人离开了村子,去学习法术。三年后他学成回来,凭借着娴熟的魔法,他成了这个村子的守护者。而他一边守护着村子,一边教会了我魔法,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我发现我渐渐地爱上了他。每次看到他的微笑和他高大的背影,就会带给我安心的感觉。当他应征去前线之前的晚上,我和他表白了,但他没有接受,说让我等着他回来,让我代替他守护好村子。于是继承着他的意志,我用我的力量一边守护着村子,一边等待他回来。但前天他的法杖和长袍被送回来了,让我万念俱灰,于是我就想找事情麻痹自己,打算去消灭这些哥布林,但你的到来,又仿佛让我看到了希望,这仿佛是神灵在和我开的玩笑。”
说完推开了我的手臂,转过身来,抬起头看着我的眼睛,说道:“你和他长得很像,在见到你的一瞬间我甚至觉得是他并没有战死,而是又回来了。我真想就这样骗着自己,把你当成他。在消灭哥布林的时候,我也是不断地这样想,不停地骗着自己。甚至精神都不能集中,好几次都让法术打偏。”
我心中暗想:“你这个锅甩得真是太完美了!”
艾琳随后移走了有些空洞的眼神,攥紧拳头坚定地说道:“你和他不一样!你很强壮,而他更睿智,你不是他,也不可能成为他。”我想再抱住艾琳,可是她非常地抗拒,于是我就在手接触到她后背的瞬间用出了情感诱导技能。
我顺着艾琳推开我的力量,往后退了一步,说道:“艾琳,为什么我和菲尔会这么得像呢?我觉得这不是神灵和你开的玩笑,而是让你和他以另一种方式重逢的机会。你等待的不是他,而是对他的承诺,守护村子的承诺。女神将我派到了你的身边,这不就说明了,你等待的不是他,而是我吗?”
艾琳先是机械地重复了一下:“不是神灵的玩笑,是另一种重逢的机会,等待着的是你。”
说完艾琳又后退了一步,双手扶着脑袋说道:“你不是菲尔,你是路西!”
我看到艾琳抵抗着我的情感诱导技能,我继续说道:“我即是路西,也是菲尔,以后请叫我路西菲尔!”
艾琳看着我的眼神变得越来越迷茫,身体好像也放松了下来。随后艾琳眼神一转,变幻出温柔的神态,眼角不断的流着婆娑的泪水,往前跑了几步,用力地抱住了我大声说道:“路西……菲尔,你终于回来了,我爱你,求你别再离开我了。”
我也抱住艾琳,一只手抚摸着她金黄色头的秀发,低下头来用嘴唇紧贴着艾琳的嘴唇,给她深情的一个吻。
艾琳先是睁大眼睛,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眼神,之后慢慢地将满含着幸福的眼睛闭上。
在接触到艾琳的樱红色的嘴唇,我感受到了艾琳嘴唇的温热和不规律的鼻息,让我的身体更加的燥热了起来。冲动和燥热还有压抑的环境,让我觉得有些口渴,于是伸出了舌头,抵开艾琳紧闭的洁白齿缝,深入到艾琳温暖的口腔当中。
我用舌头舔遍了艾琳口腔每一处湿润的口腔黏膜后,又咽下了她微微发甜的口水,仿佛这就是世界上最香甜的味道一样。
艾琳也不时的轻轻咽下我们交换的唾液,我随后用舌头伸到艾琳的舌根,挑起艾琳温软的舌头,让它们不断的搅拌和纠缠。
艾琳这时也不受控制似的,微微发出“嗯……哼……”的鼻音。
随着我的舔弄和舌头的搅拌,艾琳也翘起了脚,让嘴唇更加贴近我。我适当地放低了头部的位置,更加贴合住艾琳的红润的嘴唇。
我一只手搂紧艾琳的腰部,另一只手温柔点的抓紧艾琳的浑圆又结实的臀瓣。肉棒伴随着身体的冲动而勃起到最大,抵在艾琳结实的小腹上。
这时艾琳也用手搂住了我的腰,另一只手无意识地抚摸着我结实的脊背。
鼓胀起来发热的肉棒,阻隔着我们的身体,我立刻下意识地将艾琳再次抱紧,随着不断搅拌的舌头,艾琳的呼吸更加的急促,舌头也逐渐跟随着我的节奏,不断的变换着位置,交换和吞咽着彼此的唾液。
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我的手由臀部变换到艾琳大腿的位置的时候,我才发现这个小萝莉的爱液已经流淌到了大腿内侧。
我心中想道:“这个小萝莉原来早就已经发情了!谁说阴道才是通往女人心中的通道?对女人来说,情感和深吻才是通往女人心中的快车道啊。”
艾琳这时好像也察觉到了这一点,惊恐地推开我的身体,让一条唾液丝线将我们连接在一起。随后艾琳双手将破烂的袍子拽到了大腿的位置,娇喘着求饶道:“求……求你了,不要再继续了,我怕……我怕我控制不住自己。”
因为她拽下了袍子的原因,反而让一对结实的乳房和粉嫩的乳头快要在袍子里露出来了。我看着艾琳绯红的脸颊、迷茫的眼神和楚楚可怜求饶的样子,在这个节骨眼上我真的不想就这样放过她。
我温柔地说道:“艾琳,我爱你!我不会再离开你了,我会让你幸福的。”
艾琳眼泪围着发红的眼圈旋转,再次用手用力地拽着本已破损的袍子,放在了自己的阴部,继续求饶道:“求……求你了,在这里真的不行!我在这里被这些魔物侮辱过,我不想和心爱的人,也在这里……”
我看了看周围尚未干涸魔物的血迹,心想道:“确实在这里不是发生关系的好地方,而且艾琳的阴道内没准还有魔物的精液。”
于是温柔地搂住艾琳,轻抚着她金黄色的头发,安慰道:“对不起!我没考虑到你心里的感受。”
艾琳也扎进了我的怀里哭道:“对不起!是我对不起你。我没能守护好自己的贞操等你回来。”
我继续轻抚着艾琳金黄色的秀发,缓声安慰道:“对于你宝贵的生命来讲,贞操并有那么重要!你不要这样去想,这些就是单纯依靠凌辱女性,让女性为他们孕育后代的魔物。我恨的是,没有及时来到你的身边,来守护你。”
说完我攥紧了拳头,心想道:“虽然我对处女情节还是比较在意的,但是我更中意的是得到你这个大线条的小萝莉法师啊!对我来说,一点点地将你吃掉才是更有成就感的。”
伴随着艾琳不断的抽泣,我感到情感诱导技能应该是成功了!在艾琳的意识里路西和菲尔不知不觉的已合为一体了。
既然情感诱导已经成功,早晚会吃掉这个小萝莉的,于是我冷静了下来,放开了抽泣的艾琳。
转过身指着高大哥布林出现的那条通道,说道:“咱们应该继续深入地看看……看看里面到底还藏着什么样的魔物。”
说完我就拿起地上只剩下半截的法杖,向着高大哥布林出现的洞穴走了过去。艾琳也适时地停止了抽泣,用破烂的袍子擦干了大腿发凉而又有些凝固的爱液,也转过身来快步地跟上了我。
走了大约有十分钟,洞穴都变得很狭窄了,当走到一个分叉的洞口,我们仿佛听到了女人尖叫的声音。
艾琳问道:“我们往哪边走?”
我再用耳朵仔细地听了听,发现左边的洞口应该是女人声音传来的方向。我伸出手指了指左边,说道:“那边有人喊叫,咱们往那边走吧。”
沿着低矮的洞穴继续往前走了一段,一抹篝火的光亮再次出现在我们的眼前,我往前走了过去,艾琳紧紧地跟着我,我想探出头,观察了里面的动静。艾琳也想看,我怕惊扰到里面的魔物,就轻轻将她推到洞穴的墙壁上,转身轻轻地“嘘”了一声。
之后探头观察洞里,发现里面有一团很旺的篝火,篝火上有个器皿烧着不知道什么东西,不断地冒着蒸汽。
边上有一个类似于产床的东西,一个女人手脚都被绑在了床的木质支架上,晶莹的汗液在篝火照射下,微微泛着亮光。被绑住手腕的位置还渗出了血迹,女人双手紧攥,将头扭到一边,脸被自己湿漉漉的栗色头发所遮挡,根本看不出本来的样子。
一双硕大的乳房伴随着急促的呼吸显得丰满而又鼓胀,紫色的乳晕不时地流出浅薄的乳汁,沿着乳根流到腹部,小肚子微微抵鼓起。一双结实的大腿被分开,露出一团栗色的阴毛丛,微微张开的红色的大阴唇一开一合,顺着里面淌出黏稠的液体,时不时的滴落到地上。
女人嘴巴张开,急促地呼吸着,不断地发出了“啊哈……嗯啊……”的叫声。
在产床的前面,两只矮小的哥布林正半蹲在那里聚精会神地看着女人阴部的情况,一只哥布林手里拿着类似兽皮的东西,另外一只哥布林手里拿着石头的工具,好像在准备迎接新的生命。
这时一只戴着半个人类头颅,身上披着人皮袍子,还穿着一双怪异鞋子的哥布林,站在这两名哥布林的身后,伸着一个带有电光的石头法杖,指着女人的产道,叽叽歪歪地说着听不懂的语言。随后戴着人头的哥布林,走到了女人的身边,用法杖上的宝石聚集起肉眼能看见的电流。
女人看见电流,向后仰起了身体,颤抖的哭诉道:“不要……不要……求求你,不要再来了。我受不了!啊……”伴随着一声惨叫,法杖的微弱的电流接触到女人的身上,女人身子向上一挺,双手打开像是要抓住什么东西一样,脚趾伸的笔直又微微向下勾了几下,伴随着身体微微的颤抖,紫色的乳晕再次喷射出乳汁,阴部喷出一股黄色的尿液。
戴着人头骨的哥布林,收起了法杖,对着半蹲着的哥布林,又嚷叫了几声。两只哥布林都摇了摇头,说着听不懂的语言。
我转过头来,发现自己的手随着艾琳的呼吸不断地起伏,原来刚才光紧张地瞧着里面的情况,忘记了手一直按在艾琳左胸上面。
艾琳长长的呼出一口气,点了点我的手,示意我放开。
我用手指了指来的方向,转身又走了回去,艾琳也跟着我走到了分叉的路口,我简单地对艾琳说了一下里面看到的情况。
艾琳咬咬牙说道:“这些可恶的魔物,竟然依靠人类为它们繁衍后代。”
我说道:“看来拿着法杖的哥布林法师应该比较难缠,其他两个家伙应该不是威胁。”艾琳随即点了点头。
我继续说道:“咱们一会快速冲进去,你用寒冰箭拖延住哥布林法师,我迅速消灭另外两个哥布林,之后再去帮你,怎么样?”
艾琳攥紧了拳头,向我说道:“好!就这么办。”于是我和艾琳就回到了刚才偷看的位置。
我攥紧半根法杖快速地冲进了洞穴,艾琳紧跟着我冲进了进来。
因为我俩的突然出现,被绑住的女人不知道是受了我们突然闯入的惊吓,还是受了哥布林法师的电疗的原因,羊水顺着阴道流了出来。随后“呃……呃啊……”的惨叫了几声,然后一个绿色的小肉球顺着阴道滑了出来。
我和艾琳看着女人的方向,一时间不知所措的站住了。
而女人下面两个瘦弱的哥布林根本不去看我们,一只用兽皮裹住了肉球,另外一只用尖锐的石头几下砍断了脐带,又将断掉的脐带打了个结,看上去配合的相当熟练和默契。
拿着石头的哥布林听到了我们的声音,随即捡起了沾满鲜血的石头,向我和艾琳的方向扔过来。我快速地前冲躲过,拿起半根法杖敲碎了它的脑袋。黄白色的脑浆喷了女人一身,而女人根本没有任何反应。
另一个抱着肉球的哥布林,迅速跑到洞穴里面的一个台阶上,将肉球放在了披着人皮的哥布林法师后面。
哥布林法师这时正在集中精神念咒语,手上的法杖散发出阵阵电流,我转身喊道:“艾琳!”
艾琳在我敲碎哥布林脑袋的时候也念起咒语,一个寒冰箭就向哥布林法师打了过去,结果打中的却是抱着肉球,返回到哥布林法师身边那只瘦弱的哥布林身上,这只哥布林飞了出去就不再动弹。
我心想:“我的小法师,你到底还有准没准啊?”
哥布林法师显然没有被这个情况所干扰,它停止了念动的咒语,右手举起了法杖,睁开了血红的眼睛,三道闪电顺着法杖上的宝石慢慢地围绕哥布林法师转动。
接下来它念诵了几声,伸出黑色的左手,把笼罩在身边的一条闪电,变换成一个球形,接着抬手向着艾琳的方向射去。
我赶紧伸手拽起被我打破脑袋哥布林尸体的脚踝,用尽力气向闪电的方向扔了过去,闪电在接触哥布林尸体的时候,发出了滋滋的声音,一根弧形的电流沿着尸体串入了地下。
之后哥布林的尸体就掉到了地上,似乎被电流带着又抽搐了几下,中了闪电球的哥布林的尸体表面出现了明显被灼烧过的痕迹。我心想道:“这样能量的闪电如果打中了艾琳,她应该就不能战斗了,甚至会直接死掉。”
哥布林法师看到自己的闪电被挡住了,又伸出黑色的左手,将笼罩在身边的另外一条闪电,变换成一个球形的闪电形状,伸手又向着艾琳的方向射去。
看到这样的情况,我情急之下将半根法杖,向哥布林法师的方向扔去,法杖的头部不偏不倚地砸在哥布林法师的左手的手臂上。
艾琳在此时也已经停止了吟唱,伸手也向着哥布林法师射来闪电的方向射出了寒冰箭。
因为哥布林法师手臂被砸的原因,闪电的轨迹发生了微妙的偏转,在闪电距离寒冰箭特别近的位置,两个法术就这样纠缠在了一起。发出了“轰隆……”的一声,随后寒冰箭炸裂,电流也都沿着寒冰箭碎块炸裂的方向,串入了洞穴的墙壁和地面中。
我赶忙用手臂挡住自己的眼睛,几块微小的寒冰箭结晶伴随着电流,也拍在了我的手臂和身体上,产生了一种轻微麻痹的感觉。
艾琳被震的坐在了地上,而哥布林法师的左手不断的颤抖着,似乎扔过去的法杖也对它产生了一定的伤害。
哥布林法师看向我,吐了一口口水。再次伸出微微颤抖的黑色左手,将笼罩在身边的最后一条闪电,变换成一个球形的闪电形状,伸手又向着艾琳的方向射去。
我在看到它左手抬起的时候,不顾身上轻微麻痹的感觉,就开始向艾琳的方向奔跑,当闪电球飞过来的时候,我直接跳起挡在艾琳的前面。
产生的电流瞬间流过我的身体,沿着身体流入我的脚下的洞穴地面。身体的麻痹感和灼烧感立刻充满了我的全身,让我瞬间停止了思考,眼前只有艾琳不可思议的表情,和耳边不断念动的咒语,感觉自己的呼吸和心跳仿佛瞬间停止了。
而艾琳看着我被闪电击倒,先是愣了一下,随后伴随着艾琳坚定的目光,又开始了吟唱,伸手释放出了寒冰箭,寒冰箭打中了哥布林法师转身刚想逃跑带着人头骨的脑袋,让它整个飞了出去,随后哥布林法师抽搐了几下就不再动了。
我感觉身体的意识正在逐渐地消失,随后进入了温蒂的水世界中。
我吃惊地说道:“为什么我会来到这里?”
温蒂不削地看着我,说道:“因为你的身体遭受到了创伤,意识已经发生了偏离,所以你回到了这里。”
我说道:“”我只记得我中了一道闪电,为什么说我的意识已经发生了偏离?”
温蒂继续说:“”你的身体连接着你的意识,当你的身体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创伤,你的灵魂就会发生偏离,将意识送到我这里,简单地说就是灵魂出窍。”
我说道:“原来如此,那快让我回去!”
温蒂鄙视地看着我,说道:“那需要看奥恩世界你哄骗小萝莉的做法了,如果她不能让你的身体尽快恢复,也许你就会在那个世界死亡,意识就只能留在这里陪我聊天了。这当然是我心情好的情况下,不过这么看来我似乎应该更换一名祭司了。”
我求饶道:“求你了,我的女神!用你的魔力送我回去吧,我不想再死一次了。”
温蒂说道:“我的魔力所剩无几,现在不是我不用我的魔法帮你,而主要是看你的小萝莉能不能帮你恢复心跳和呼吸,这样我才能用魔力送你回去。”
说完用手一抹,仿佛镜子被擦亮了一般,出现了艾琳的身影。
艾琳此时四肢着地,爬到我的身边,双手抓住我的身体,用力地晃着我。晃了一会看我没有反应,就趴在我的胸部撕心裂肺地哭泣了起来。
一边哭一边喊:“你刚回来,能就这样离开吗?你快醒醒啊!快醒醒啊!为什么啊!我不要!我不要啊!”
此时,产床上的女人,也被艾琳撕心裂肺的吼声所唤醒。
女人看着嘶吼的艾琳,微微地抬起了头,对她说:“艾琳,是你和菲尔救的我么?”
艾琳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向着产床的方向转过头去,但眼中的泪水和短路的思维似乎没有让她认出眼前这个披头散发的女人。
产床上的女人赶忙问道:“我是丽萨阿姨啊!菲尔怎么了?”
艾琳如梦初醒,说道:“丽萨阿姨?丽萨阿姨!快……快救救菲尔,他中了闪电,晕死过去了。”
丽萨说道:“你快用拳头使劲砸菲尔的胸部!前几天我被电晕,它们就这样把我弄醒的。”
艾琳听到这里,用力地握紧了拳头,双手变成和女神祷告的姿势,不停地向我的胸部砸来,一边砸一边喊:“温蒂女神,求你把菲尔带回来,求你了!求你了!”
在温蒂的世界,我的意识一阵酸楚,不管是不是受了情感诱导,但看来艾琳对我是真心的。或者说她心里的对我这个在路西和菲尔集合体感情是真的。
温蒂笑着看着我,说道:“看来这个小萝莉真的不希望你的死亡,不仅如此受到你的影响,这个小萝莉对我的态度变得更加虔诚了。我也不想留你在这里陪我聊天了,更不用消耗更多的魔力再寻找另一名祭司了,你该回去了!回到你的小萝莉的身边吧!”说完温蒂的手指在我心脏的位置点起一束蓝光。
随着我的意识回到了身体,我“咳啊……咳……”的叫出了声,恢复了心跳和呼吸,但全身都充斥麻痹感的感觉。伴随着起伏不定的呼吸,疼痛也迅速传到我的大脑,感觉我的肋骨好像断了几根。
在这时脑子也似乎恢复了过来,我对着自己的胸部使用了驱散和治疗术,一方面解除麻痹的感觉,另一方面及时治疗闪电对我心脏和肺部的伤害,当然还有艾琳砸断的肋骨!
艾琳一边哭一边抱着我说道:“太好了,终于恢复过来了,你没有死!感谢女神温蒂!感谢你,我的女神!”说完趴在我的怀里又哭泣了起来。
艾琳又哭了一会,我也逐渐地恢复了过来。拍了拍艾琳说道:“你为我做的一切我都知道,你对我的治疗和对女神的祷告,我也都听到了,谢谢你艾琳!是你让我重新活了过来!”说完我擦了擦艾琳眼角的泪水,充满感激地看着她。
艾琳紧紧地抱着我,生怕再次失去我,哭诉道:“你怎么这么傻?为我挡住了那道闪电,你知道吗!我宁可闪电击中的是我,我再也不想失去你了。求你……求你别让我再有失去你的感受了!”
我心头一暖,眼角也要流出泪水。我赶紧深吸了口气,随后抬起艾琳的下巴,看着艾琳已经哭肿了的红色眼圈,对准艾琳的红润的嘴唇就吻了下去,不是那种深深的咸湿吻,而是发自内心带有感激的亲吻。
见我们吻了一会还没有分开,丽萨阿姨轻轻地咳嗽了一声,说道:“你们俩能不能先把我放下来?我好难受啊!”
我转脸看向了丽萨的位置,艾琳也不好意思了,用破损的袍子擦着脸上的泪痕。
就这样我和艾琳相互搀扶着,走到了产床的边上,解开了丽萨手部和脚部的捆绑。
丽萨虚弱地说道:“你们先别动我,我的手脚长时间这个姿势都已经麻痹了。”
我轻轻地触摸着丽萨双手被捆绑的位置,触摸让丽萨手臂抽搐了一下,紫色的乳头又喷出了一股香甜的奶水,发出了“啊……”的一声惨叫。
我赶忙说道:“丽萨阿姨,你先别动,我帮你恢复一下。”
说完淡黄的光芒闪过,丽萨嗯了一声,被捆绑手腕的皮肤慢慢地恢复,只留下一道浅浅的血痕。
丽萨轻轻地活动了一下手臂,感觉没那么麻痹了,又不相信似的擦了擦双手被捆绑的地方,不可思议地看着我,说道:“果然我们的菲尔又长大了,又学到了新的法术是吧?”
我微微一笑点了点头,但没有和丽萨过多的解释。
随后走到了丽萨打开的脚边,扶着丽萨被捆绑出血的脚踝,用起了恢复术。随即又看了几眼脱垂出来的阴道和恶露,这让即好奇又恶心。
帮助丽萨恢复完,我就跳到了哥布林法师的台阶上,看着这个被寒冰箭打死的怪物尸体,心里被死亡支配的恐惧转化为了愤怒。
我向哥布林法师的尸体狠狠地踢了两脚。心有余悸道:“差一点我就被你电死了!”
发泄完身上不满情绪,我看到地上哥布林法师的法杖,于是走了过去想瞧个究竟,此时宝石已经不再散发出闪电的光芒,变成了一块极为普通的黑色石头。
温蒂的声音在我耳边传来:“神恩石!你先将石头带着,我等下和你解释它的用途。还有别用具化体接触到它!”
既然是这么重要的石头,我索性低下身子,折断了脆弱的法杖,将黑色的石头放进了破烂裤子里面。
由于刚才的一系列的施法,又有了尿意,于是往尸体的后面走去,释放了出来。就在我不断释放的时候,我扭头发现了一个篮子,里面竟然是刚生出来的哥布林幼崽。
这个小家伙身体都是绿色的,还被兽皮包裹着,哥布林幼崽好像听到我的声音,向着我的方向“啊啊……”地哭了起来,我一时间愣住了。
心想道:“对啊!还有哥布林幼崽呢,这个小家伙怎么处理?”
释放完毕,我就用手托起篮子,来到了产床边上,问道:“这个小家伙,怎么处理?”
艾琳刚想说话,丽萨就用手接过了哥布林幼崽的篮子,温蒂只好不出声了。丽萨低头看了一会哥布林幼崽,又想了一会,眼圈微红。
此时我借助篝火的光芒,看清了丽萨的脸,虽然脸上有很多的雀斑,但脸庞依然显得很清秀,脸上还似乎散发着母性的光芒。丽萨眼角流出了泪水,无奈地说道:“毕竟这个小家伙是无辜的,我们把它放回原来的位置,让他自生自灭吧,我能做的就是这么多了。”
艾琳惊叹道:“这可是哥布林的幼崽啊!是魔物啊!”
此时哥布林幼崽又闻到了奶香,挣扎着想爬到丽萨的乳房上吃奶。
丽萨缓缓地说道:“虽然他是个魔物,但毕竟它也是我生出来的,没有哪个母亲愿意看到自己的孩子刚一出生就面对死亡。”
艾琳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没有继续说下去。于是我就将哥布林的幼崽放回了刚才的台阶上。
等我回来,艾琳想扶起丽萨,但丽萨的身体还没有恢复,还是坐不起来。
艾琳对丽萨说:“丽萨阿姨,你能站起来吗?”
丽萨一只手扶着艾琳,一只手扶着产床,“噫——”了一声,艰难地说道:“不行!我还是起不来。”
艾琳看了眼四周,又紧张地说道:“这里太危险了,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的哥布林,咱们最好还是去洞口等待救援吧。路西…菲尔,你说呢?”
我点了点头说道:“艾琳说得对!咱们还是回到洞口等待救援吧,如果再遇到这样的魔物,我们太虚弱了,真的对付不了。”
于是我蹲下,让艾琳扶着丽萨,趴在我的身上。等丽萨搂紧了我的脖子,我伸出两只手托住丽萨两个丰满又满是肉感的大腿。
因为顾忌着恶露,所以没有将手放在臀部附近,而且我也微微地弯下腰,不让恶露流在我的身上。
随口问了问艾琳的状况,艾琳说道:“你背着丽萨阿姨,我还能走!”于是三人就向着洞口的方向慢慢地走去。

第五章:恐怖的丽萨
因为顾忌着丽萨刚刚生产完恶露的体液,我伸出两只手托住丽萨两个丰满又肉感十足的大腿,让上半身的身体更加地贴近地面,而艾琳也因为刚才的战斗虚弱地扶着我,让我们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小女孩搀扶着背着一个人的驼背老者的样子。
但这样做的好处就是,丽萨硕大的乳房受到地心引力和我后背皮肤的摩擦与挤压,紫色的乳头不断地将稀薄的乳汁喷洒在我后背上,就像是用母乳将我们牢牢地粘合在一起的感觉,有一些母乳甚至顺着我们接触的部位流淌到了我的胸前。
我低着头慢慢地前进,看着流淌在我胸前不断滴落的母乳,我甚至连呼吸间都能闻到一股甘甜的奶香味道。
随着不断的味道刺激,我的思维也在不断地变化,想着丽萨紫色的乳头不断的流出鲜奶的样子,我的肉棒又可耻地勃起了。
就这样我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夹紧肉棒缓慢地前进,一直走到解救艾琳的地方。
艾琳先是放开了我的手臂,随后找到了原来的位置缓缓地坐下,抬起头对我说道:“我走不动,没有力气了!休息一会吧。”
丽萨也附和着说:“菲尔,给我放下来吧。你刚才受到了闪电的冲击,那种滋味我深有体会,现在你的身体是不是还有麻痹的感觉?而且你背着我的姿势,我也知道你没有多少体力了,这样下去可不行,既然离开了危险的地方,咱们就先休息一下,缓一缓再去洞口吧。”
我看着那微弱的篝火映衬着艾琳有些发白还带着泪痕的面容,心里很不是滋味。看来刚才的战斗以及艾琳歇斯底里的哭泣和嘶吼,耗费了她太多的体力,确实不适宜再继续前进了,而且洞口还有尸体,不如先坐在这里等待救援。
于是我轻轻地将丽萨放下了来,在丽萨的臀部贴近地面的时候,丽萨尖叫着“啊——”了一声,之后抬起了饱满的臀部。
随后丽萨用一只手扶着地面,身体试着缓缓地坐了下去。看来刚才的生产,对她的身体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我转身说道:“丽萨阿姨,我的身体恢复的很快,暂时没问题。你和艾琳先休息一会,我去找点东西。”丽萨“嗯”了一声,慢慢地就躺了下去。
我来到强壮哥布林尸体的旁边,将它有着腥臊味道的毛皮短裤脱了下来,又将石斧和石凿的木头解了下来。
我走到篝火旁边,先将木头都扔了进去。
随后拿着兽皮短裤走到了丽萨的身边,双手拿着兽皮短裤半跪着看着丽萨,微笑着对她说:“丽萨阿姨,你把这个垫在底下,起码暖和一些,而且不让你受伤的部位接触到更多的脏物,如果造成感染可就麻烦了。”
丽萨说道:“谢谢你菲尔!你变得更温柔体贴了。”说完试着挪了挪身体,我赶紧将兽皮短裤放到了丽萨的身下。
之后丽萨又躺了下去,吐了口气缓声说道:“我感觉好多了,你也休息一会吧。”
我站起来看向艾琳的方向,此时的艾琳背对着我们,靠着篝火躺在地上,头下还枕着自己的胳膊。
我走到艾琳的身边,听到了伴随着均匀呼吸时有时无的鼾声,看来艾琳已经睡着了。我蹲下去摸了摸她柔顺的金黄色长发,顺势在她脸颊上轻轻地吻了一下,但艾琳毫无反应,只有嘴角下意识地轻轻抽动了一下。
我心想:“毕竟这个小萝莉刚才救了我,让她就多休息一会吧,就先别去打扰她了!而且正好她睡着了,我也好开始我的计划了,尝尝新生产妇乳汁美妙而又香甜的味道。”
我稍稍走远了点,之后将具化体放在了左手小指的地方,释放出无色魅药,将魅药涂满了小指。
之后走回了丽萨的身边,蹲下来,关心地问道:“丽萨阿姨,你感觉怎么样?我帮你再恢复一下吧。”
丽萨先是动了动,才缓缓地说道:“我知道你是为了减轻我的痛苦,但这样会消耗你更多的体力的。”
我微笑着说道:“治疗不会消耗我太多的体力,而是消耗我的魔法。你放心吧。”说完我就将结实的右手手掌放在丽萨因为生产而凹陷下去的小腹上,用起了治疗术。
淡黄色的微光伴随着手掌上魔力消耗产生的热力,让丽萨再次“啊——”了出来,不过发出的不是之前疼痛的声音,而是一种类似舒缓过后的喘息。
伴随着丽萨舒缓的声音,我感受到丽萨的治疗很成功,起码她肯定没那么疼痛了。
我没有挪开放在丽萨小腹的手掌,转头盯着丽萨那张清秀而又长满雀斑的脸,轻声问道:“丽萨阿姨,感觉怎么样?”
丽萨放松了身体,说道:“你的恢复效果简直太好了,我感觉好了很多,也不感觉到那么疼痛了。”
我微笑着点了点头,随后眼神落在了丽萨伴随着呼吸而起伏的硕大的乳房上,仿佛这两个大家伙可以完全抗拒地心引力一般的高高耸起。
看着紫色的乳头和在上面挂着的两滴黄白色的乳汁,我悄悄地吞咽了一下口水,随着我吞咽下去的口水,肚子也不争气的发出了咕噜噜的声音。
丽萨和我同时都将目光移到了我的肚子上,我尴尬的笑了笑,说道:“不好意思,丽萨阿姨。我进来之后就没吃过东西了,这里确实也没什么可以吃的东西。而且刚才的战斗和治疗确实让我消耗了不少的体力。”
随后我又将目光移到了丽萨紫色的乳头上,眼睛直直的盯着上面乳白色香甜的水滴,又吞咽了一口口水。
丽萨也低下了头将目光移到了自己起伏的胸部上,又看了看我盯着双峰呆滞的目光,随后转头看了看艾琳的方向,就躺下来闭上了眼睛,轻声说道:“你要是饿了,那就吃吧。”
也许是因为我解救了她,让她的心里充满了感激之情的原因;也许是因为丽萨觉得刚才的治疗消耗了我的体力,产生愧疚的原因;也许是因为我是一个男人,让她感觉到了我是这个小团体里支柱的原因。但我却万万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让丽萨躺下来,让她心甘情愿地去奉献自己的乳汁。
我心里这时又激动又满足,低下头,颤声说道:“丽萨阿姨,对不起!但我是真的饿了。”
丽萨羞涩地将头转向了篝火的方向,而又伸出一只手半握住自己一侧的乳根,仿佛在引诱我那微干的嘴唇一样。
我也换成跪下的姿势,将头低下慢慢地靠近丽萨那硕大的双峰。
因为情绪的激动,让我的呼吸起伏不定,丽萨也感受到我的靠近。微弱的呼吸打在丽萨胸部的皮肤上,让她的毛孔微微地收缩了起来。
虽然受到了丽萨姿势的诱惑,但这时我没有心急着一口吃下去,而是贴着胸部仔细地观察了起来。
因为乳房里装满奶水的原因,丽萨的乳形看上去相当的完美,两颗乳房显得硕大而又饱满。
伴随着那不断起伏着的的乳房,我隔着丽萨白皙的皮肤隐约还能看到一条条青色和紫色的细小血管。
乳晕上还有很多比乳头颜色稍浅的小疙瘩,紫色的乳头依靠着刚才丽萨的挤压而喷薄出些许乳汁,显得格外的光滑和湿润。乳头上还有一道道细小的纹路,纹路中央乳白色的乳汁撒发出香甜的味道。
我终于抵挡不住香甜乳汁的味道,张大了嘴巴,将丽萨的紫色乳头吸入到了口中。
丽萨也用手背捂住嘴巴,轻哼了一声。紫色的乳头进入口中的刹那,丽萨的微甜的乳汁也喷薄而出。
在乳汁接触到我的味蕾的时候,感觉没有闻起来那么香甜,而是带有微微的腥味和丝丝的甜蜜,但是味道真的很不错。受到大脑的刺激,我赶紧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情。
一边用舌头在丽萨光滑的乳头上打转,刺激她分泌更多的乳汁;一边吸吮和吞咽着丽萨喷出的香甜乳汁。在享受着乳汁流入口腔的同时,我也隐约感受到丽萨那紫色乳头在嘴里变大,变硬,又完全挺立了起来。
丽萨这时身体轻轻地颤抖着,手背也没有捂住她那羞耻的呻吟声,丽萨推开了我,睁大眼睛紧张地看了一眼艾琳的方向,发现艾琳没有任何反应,于是又轻轻地躺下,将眼睛闭了起来。
因为丽萨的动作,我的嘴巴放开了丽萨还在不断流出乳汁而发硬的乳头,对丽萨感激地说道:“谢谢你!丽萨阿姨。”
丽萨轻轻地嗯了一声,没继续说话。这就给我了继续发挥的空间,我将之前涂满无味媚药的小手指按压着丽萨刚被吸吮过凸起的乳头抹了上去。
抬头去吸吮另一侧流奶的紫色乳头,同样甘甜的味道,乳头也在我的不断吸吮下变硬凸起了出来。
就这样吸吮了一分钟,我微微侧过脸,发现丽萨脸上隔着雀斑显示出病态的绯红,呼吸的频率也被打乱,被我涂抹媚药的乳头高高耸起,不断向外喷射出一股一股香甜的乳汁,还有些乳汁沿着硕大的乳房往下流淌。
我知道药效应该发挥了,于是轻轻地用牙齿咬了一下丽萨发硬凸起的乳头。
丽萨感受到了不一样的刺激,睁开眼睛对我说道:“啊——轻点,你咬到我了,还是吸这边吧。”
我吐出被吸得发紫的乳头,故意答道:“对不起,丽萨阿姨,弄疼你了吧,我这次轻点吸。”说完就又向着刚才吸吮过的发紫乳头靠了过去。
丽萨这时喘着粗气坐了起来,用手拽住我的头发,将我的嘴压到了涂满媚药的乳头上。
在接触到乳头的瞬间,丽萨抬起头,在嗓子里发出“啊——”的一声。
我心中暗暗窃喜道:“既然送到了嘴边,那我也就不客气了!”
于是我改变了跪着的姿势,躺在了丽萨肉感十足的大腿上,张开了嘴巴将有些坚硬的紫色乳头放到嘴里不断地吸吮起来。
丽萨也顺势将自己硕大的乳房压在了我的脸上,放开了压在我头发上的手,用虎口握住乳根,将乳汁一点点地挤压出来。
丽萨随着自己不断的挤压,口中也发出“嗯……啊……”的声音,吸吮了一会丽萨低下头轻声地呢喃道:“好……好舒服……啊……”这样的场景在远处看来,仿佛是一位母亲在喂养自己的子女一样。
就这样吸吮了一会,我就有点受不了啦。虽然甘甜的乳汁不断的刺激着我的味蕾,让我大口大口的吞咽,喝了个半饱。但丽萨将硕大的乳房整个都贴到了我的脸上,让我已经无法呼吸了。
因为大脑有些缺氧的原因,我用手推了一下丽萨的胸部,但丽萨正在享受乳房被吸吮和挤压的快感,刚将丽萨推开一点,丽萨又将乳头抵在我的嘴边摩擦起来,趁着这几秒的机会我赶忙喘息了几下。
呼吸进入了肺里,给大脑提供了氧气,让我也清醒了不少。
我赶忙伸出手,在丽萨的臀部位置释放了驱散技能,要不然我一定会被这个女人用乳房给压到窒息的,真的是自作自受啊!
丽萨一点点停止了手掌挤压乳根的动作,慢慢地抬起了硕大的胸部,我趁着她抬起胸部的时候,用力地呼吸着空气,眼角甚至都被憋出了泪水。
我深深的呼吸了几下,说道:“丽萨阿姨,我差点被你压死!”
丽萨红润的脸上写满了尴尬,随口问道:“你吃饱了吗?吃饱了就起来吧。”
我心想:“这是向我下逐客令啊!”
我依旧躺在丽萨的大腿上没有动,回答道:“对不起!丽萨阿姨,我没吃饱,还是很饿,求你再让我吃点吧。但求你别再压住我了,我都无法呼吸了。”
丽萨看着我被憋出的泪水和可怜的表情,感受着刚才乳头上一阵阵被吸吮的快感,就愣在了这里。感觉这时躺下也不是,坐着也不是,继续让我吃奶好像也又有些问题。
我感觉到丽萨犹豫了,而且时机已经成熟。悄悄地摸在丽萨的臀部位置,释放出了情感诱导技能。
我问道:“丽萨阿姨,你怎么被哥布林抓到的呢?”
丽萨缓缓地说道:“有一天我去山上采一些特殊的食材,不小心就被哥布林发现了,随后我就被它们带到了洞穴,这些畜生每天都对我不断地进行着奸淫。随着我的肚子变大了,他们也就停下来了,将我带到了你们看到的房间,不断地给我吃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让我帮它们繁殖后代。”
随后丽萨就哭了出来,丽萨温热的泪水不断地掉在我的脸上。
随后丽萨破涕为笑,温柔地摸着我的脸,说道:“多亏了你和艾琳解救了我,让我结束了哥布林的凌辱,我非常感激你们。”
我微笑着追问道:“是因为我救了你,而心存感激吗?那我现在还有一个小小的问题,你能帮我解决一下吗?”
丽萨随口答道:“当然可以。”
于是我依旧躺在丽萨结实的大腿上,抬起了屁股,脱下了破烂的裤子,坚硬的肉棒被裤子阻隔了一下,就弹了出来,弹到了我结实的腹肌上,发出“啪”的清脆响声。
丽萨赶忙用手掌阻隔着目光看向肉棒的方向,怒道:“菲尔,你要干什么?赶紧收回去,你再这样我可不高兴了啊。”
我笑着回答道:“丽萨阿姨,我救了你,那你为了解救你的人处理一下性欲,不也是很正常的吗?”
丽萨就这样坐着,机械地重复了句:“为解救我的人,处理性欲是很正常的。”
之后愤怒的脸上慢慢地变换成温柔的神态,随后迟疑了几秒,就低下头微笑着对我说:“对啊!既然菲尔你救了我,阿姨为你处理性欲是很正常的事情啊。”
我感觉丽萨的精神状态甚至没有艾琳的一半那么坚强,对我的情感诱导技能也感觉顺理成章。
于是我也微笑道:“那当然了,丽萨阿姨,你能一边喂我吃奶,一边帮我处理一下性欲吗?我还没有吃饱。”
丽萨轻轻地嗯了一声,这次没有直接将整个乳房压在我的脸上,而是将两个硕大的乳房轻轻地贴着我的脸和鼻孔温柔地晃动着,问道:“菲尔,你想先吃哪边呢?”
我因为体验到刚才乳压的窒息感觉,我想了想,就将没有涂抹着媚药的紫色乳头放在了嘴里。
之后我拽着丽萨的纤纤玉手,将它放在了我勃起已久坚硬的肉棒上。丽萨稍微迟疑了一下,就将手温柔握住我的肉棒,上下轻轻地套弄了起来。
我一边不断变换吸吮着丽萨凸起发硬的紫色乳头,享受着乳汁流入口腔饱腹感;一边又伴随着丽萨轻柔和熟练的上下套弄,享受着性欲处理的快感。
丽萨微笑着低头看着我的眼睛,随手又将栗色的秀发别在了耳根后面,不让头发遮挡住我的脸。
看着丽萨长满雀斑的脸上逐渐变得微红,还时不时地张开嘴轻微地娇喘。我也不断地变换着手掌,挤压着丽萨丰满的胸部,享受起乳授的快感和奶水的饱腹感。
虽然这个姿势带给我很多快感,但丽萨的手法明显有些生疏,而且肉棒上面比较干,被撸了十几次就有些发疼了。
于是我吐出了丽萨紫色的坚硬乳头,对着丽萨说道:“丽萨阿姨,肉棒上面太干了,你能为我润滑一下吗?”
本来我的意思是想让丽萨帮我口交一会,等湿润了再回来吃奶,可丽萨完全理解错了我的意思。
丽萨说了句:“当然可以。”
说完就慢慢地站了起来,跪在我的胯部,用双手扶住乳根不断的向前挤压,将温热而又香甜的乳汁一股一股地喷到了我的肉棒上
。看着丽萨不断挤压出来的乳汁将我的肉棒迅速打湿,绯淫的画面让我的肉棒涨到了极点。因为丽萨挤压的用力不同偶尔飞溅出来乳汁落在我的腹肌上。有些温热香甜的乳汁甚至沿着肉棒直接流淌到了我的睾丸和大腿上。
我咽了一下口水,心里感慨道:“果然哺乳期的妇女才能有这样的乳汁玩法啊!”
看着刺激的画面,让我心里想道:“既然丽萨理解错了,那就将错就错吧。反正我也吃饱了,而且她已经被我释放了情感诱导技能。”
我就抬起头来,看了一眼艾琳的方向,发现艾琳没有变换姿势,看来小萝莉确实疲惫了,我这么折腾都没有缓醒,现在应该还是安全的,即使不安全凭借着情感诱导技能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于是我就放松了心情打算专心享受。
转过头向着丽萨说道:“丽萨阿姨,润滑已经够了,你能够用胸部夹紧它吗?”
说完我指了指自己的肉棒,分开自己的大腿,抬起自己的臀部,将肉棒高高的耸立了起来。
丽萨完全没有怀疑,用双手捧着自己的硕大的乳房,微微放低了身体就将肉棒夹在了乳房中间,下面变成双腿微微分开的跪坐姿势,我将屁股放在了她肉感十足的大腿上。
满是乳汁湿润的肉棒在接触到丽萨被吸得有些瘪的乳房,温热的皮肤触感让我的肉棒微微颤抖,身体也随着往丽萨的胸部网上顶了顶。
但丽萨没有进一步的动作,让我知道了丽萨没有乳交的经验,白白浪费这么硕大的乳房了,真是抱潜天物啊!
我自己动了几十下,虽然丽萨丰满的胸部夹着我的肉棒很舒服,让我也体验到肉棒在胸部穿插的快感,但感觉和想象中的乳交还是不一样,起码我自己上下动起来没么享受。
于是命令道:“丽萨阿姨,你夹住之后上下动一动可以吗?”
丽萨点了点头,就将乳房配合着我的肉棒上下挪了几次,虽然配合的还算理想,快感也比之前的明显。但还不是我想要的感觉,于是我飞快地想道:“我还有无色媚药啊!但到底该不该用呢?别再像之前那样的乳压,我可真的受不了啦!”虽然心有余悸,但我还是想在丽萨身上体验更多乳交的快感,于是坚定了决心。
我一边在左手小指的位置释放了一些无色媚药,抽出肉棒用手飞快地撸了几次,将媚药涂抹在肉棒内侧。一边抬起头对丽萨说:“丽萨阿姨,看来你太会弄啊,你看它都变小了。”
丽萨好奇地说:“菲尔,我夹紧了啊,阿姨实在不太会,你教教我怎么弄吧?”
我微笑着说道:“你先用胸部夹紧它,之后将胸部上下不停地动,也可以左面的胸部和右面的胸部一上一下的交叉起来动,或者可以伸出舌头来舔我上面漏出的部分,这样才能尽早的完成我的性欲处理啊!”
丽萨听完犹豫了一下,用手将自己还有些潮湿的栗色秀发甩到了身后,又将其余的几绺头发别在了耳根处,放低双手再次捧着自己的硕大的乳房夹紧了我的肉棒。
虽然这次丽萨用我刚才教的方法不太熟练地挤压着我的肉棒,但肉棒的快感逐渐在积累,感觉丽萨越来越熟练了。
我看着眼前的饕餮盛宴更是无比享受,丽萨对我露出了充满母性的微笑,一双水灵的大眼睛时而用专注地看着我肉棒的变化,时而观察着我兴奋的表情。
长满雀斑的清秀脸庞因为不断用力又变得殷红,呼吸也因为胸部的剧烈运动和挤压变得急促,不时发出轻微的哼声。双手捧着乳根不断地变换着乳房的形状,紫色的乳头也因丽萨的用力的原因凸了出来,将乳汁点点喷洒在我的腹肌上。
在我闭着眼睛享受了几十次乳交侍奉后,发现丽萨的节奏开始发生变化。原本是配合我动作缓慢地一上一下的运动节奏,变成了我根本就不需要动,而丽萨双乳夹紧包皮的上下短暂而又紧凑的节奏。
我有点惊讶地抬头看去,发现丽萨的头发飘散到原来的位置,长满雀斑的脸上再次出现病态的绯红。一双水灵的大眼睛变得几分迷离,硕大的胸部也因为紧凑的节奏摩擦得有些发红,丽萨双手用力将按压到有些发白的乳房外侧,不断地向胸前挤压,乳房上下翻飞,形成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乳浪。
欣赏着绯淫而又狂野的乳胶侍奉,我心想道:“看来无色媚药又发挥了作用,这次我释放的位置很有效果!”
丽萨因为胸部不断的上下运动的原因,挤压了她原本稀薄的肺部空气,从而跟着上下变换的紧凑节奏发出了哼唱。
丽萨一边哼唱着,一边淫叫道:“好爽,好舒服啊!啊……”
我也挺直了腰部,激动地说:“对!丽萨阿姨,就是这样,就是这个节奏,我也好舒服!”
虽然乳沟与肉棒的摩擦让丽萨得到了暂时的慰藉,但有些生疏的乳交运动显然让丽萨显得十分焦躁,乳沟和胸部内侧也因为紧凑的节奏摩擦的有些发红。
因为受到丽萨双手大力地挤压,乳白的奶水喷薄而出形成一道道水箭,不断地喷洒在我的前胸和腹肌,有些甚至喷到我的脸上和嘴里,就像用母乳进行淋浴一样。
我伴随着丽萨紧凑而又有节奏轻声的哼唱,用肉棒不断忍受着丽萨有些狂躁的侍奉,张大了嘴巴不断地喘息,想用呼吸打乱肉棒上不断传来的快感。
而几十次乳交挤压后,让丽萨的乳汁压力没那么大了,小乳孔不断地将乳汁流淌在乳根的位置,让本来飞快摩擦的乳房脱出了手,这给了我几秒钟夹紧屁眼不让精关大开的喘息机会。
而丽萨显得更加焦躁,试了几次托起乳根都让乳房脱了手,夹不住我的发紫的肉棒。丽萨最后没办法了,用双手拽住自己紫色的乳头,用胳膊夹紧因为摩擦和奶水流出有些发白的乳房外侧,将身体放得更低,夹着我红透了的肉棒上下飞快的动了起来。
因为位置的变换,丽萨低下头伸长了舌头,让舌尖不断的扫荡着我已经完全勃起的紫色龟头,和微微张开的马眼,根本不给我任何喘息的机会。
不断的强烈刺激由肉棒和龟头反馈给大脑,大脑不断分泌的多巴胺,随后对我下达了射精的命令,让我再也无法忍耐了!
我对着丽萨喘息着说道:“我……我快不行了,丽萨…阿姨…啊……啊……”
丽萨听到我的叫声,加快了手上和胸部不断配合的动作,同时将胳膊夹得更紧了,红色灵巧的舌尖甚至钻进我微微打开的马眼里。
随着我发紫的龟头不断的跳动,乳白而又腥臭的精液不断喷薄而出,十几发精液有的喷射进了丽萨的嘴里,有的喷射到丽萨绯红的脸颊,有的喷射到丽萨下巴的位置,又沿着她纤细的脖颈流入了她因为挤压和摩擦发红的乳沟里。
丽萨收起了舌头将我的精华带入到嘴里,随后身体一颤,惊叹道:“有点像极品鱼子酱的味道,似乎里面还蕴藏着魔法的能量,真是太神奇了,真是太美味了!”
我一脸尴尬的看着丽萨被腥臭精液打湿的绯红脸颊,和她不时地露出品尝到极品美食带着快感的微笑,仿佛丽萨觉醒了一个新的性癖。
丽萨没等感叹完,就放开了自己掐着紫色乳头的双手,让我射完精后绵软的肉棒在丽萨的乳沟掉了出来。
随后丽萨将双手放在了乳沟的下沿,双手托着我射出来还温热腥臭的精子,将它们沿着因为摩擦而发红的乳沟一点点小心地收集了起来,之后让左手上的精液流到右手,又伸出左手将挂在脸上和脖颈上的白色精液小心地收集了起来。
丽萨双手捧着我射出来的温热而又腥臭的精液,一口气将它们倒进了嘴里。温蒂又适时地提醒道:“丽萨等级提升!学习到新的技能,食材搜集!”
丽萨仰起头闭上眼睛,微微地鼓起还有些发红的双腮,用舌头上的味蕾细细地品味着嘴里腥臭的精液味道,最后喉咙慢慢地将精液吞咽下,仿佛在品尝着这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一样。
当丽萨将精液全部咽下后,满足的发出了“啊——”的声音,随后不断地舔着自己的手指,不断地想在自己身上获取遗漏下来的美食。
看着眼前的丽萨的变化,我一脸的惊恐,心想:“我不是遇到吃精的魔女或者魅魔了吧?丽萨这个样子实在太让人难以接受了!”
这时丽萨将手上舔了个遍,手指上已经沾满了她的闪亮的唾液。
看着已经被舔干净的手指丽萨显得有些懊恼,突然想到了什么,睁大眼睛,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直直地盯着我绵软的肉棒。
我赶紧下意识地将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肉棒。
丽萨冲着我露出了甜美的微笑,抬起纤纤玉指温柔地抚摸起我的手背,说道:“别紧张,菲尔。让阿姨来看看里面还有没有好吃的精液。”
看着一脸媚态的丽萨,仿佛让我失去了力气,就这样被丽萨拽起了一根手指,让一只手离开了自己绵软的肉棒。
丽萨随即又用手拽起我另外一根手指,紧接着低下头来,就将绵软的肉棒放进自己刚刚吞食精液的口腔。
因为刚刚射完精,绵软的肉棒还属于恢复期,而这个时候的肉棒对刺激更加的敏感。感受到口腔内粘膜的紧致包裹和往外的强烈真空吸引,我的大腿都有点打颤。
我看着丽萨卖力的动作,颤抖着呻吟道:“啊——丽萨阿姨,我都射出来了!真的……真的没有了啊!”
丽萨听到我的声音,慢慢地抬起了头,饱满的嘴唇放开了吸的发红的肉棒,一双大眼睛妖媚又怀疑地盯着我,说道:“真的没有了?”
我赶忙向着丽萨使劲地点头。
丽萨随后叹了一口气,说道:“果然好吃的东西不可多得啊!菲尔,让我再试试吧!”
没等我同意,丽萨再次把我绵软而又发红的肉棒吞食到了嘴里。这次不同的是丽萨的拇指不断地向上挤压着我的尿道,舌尖还钻入到我的马眼里,将尿道里仅存的精液不断地挤压到她的味蕾。
这样的刺激瞬间让我抬起头惨叫了起来。就这样伴随着丽萨的真空吸引了几分钟,对于我来说,这样的折磨和煎熬仿佛过了几年一样,仿佛灵魂都被她吸出来了。
丽萨这时也发现无法再让我射出精液了,于是失望地放开了我被吸得有些微微勃起而又发红的阴茎。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阿米巴星球

GMT+8, 2021-5-10 16:49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