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米巴星球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弄玉新作《听雪譜》罗森@微博电子书购买须知微信充值
查看: 3311|回復: 44

血雨沁芳 第三十五章 福分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1-4-10 21:01:4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文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企。

《都市偷香贼》、《女神代行者》正于阿米巴星球销售中,看得开心合口味,有
兴趣打赏鼓励作者的前往购买即可。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

  袁家子弟,对彼此都颇为了解。

  袁吉一上马车,就嗅到了一阵香风。

  两个水嫩青葱的娇美少女,就坐在车里,合裹着一条滚边皮大氅,白色的毛
领子里露出一双极相似的俏脸,下面从脚尖到小腿,都赤裸裸露着,不敢踩地,
只好彼此勾搭,往上翘起。

  一见袁吉,那似是一胞双生的姑娘,心有灵犀般脆生生交替开口。

  “恭迎小爵爷。”

  “路途遥远,侯爷怕你烦闷。”

  “还盼小爵爷怜爱。”

  袁吉四下打量一眼,扭身坐下,也不客气,伸手便掀开了大氅对襟,打量着
两个少女一起袒露出来的娇软胸脯。

  那四只小小白鸽一样的乳脯嫩得仿佛入手可化,红艳艳的尖儿在夜明珠的照
映下近乎透明。

  他伸手捏了一捏,微笑道:“你们是堂兄麾下调教出来的?”

  双胞姐妹也不隐瞒,齐齐点头道:“是。”

  “飞鹰卫?”

  她们妩媚一笑,颇有些羞赧似的,“是,只是还有两场考核未过,等过了,
便会分配有司,转为正职。”

  袁吉分开双腿,搭在她们膝上,懒懒道:“堂兄倒是舍得,这等人才,也肯
派来马车上,光溜溜伺候我。”

  那二人十指齐动,捏腿搓筋,媚眼如丝,娇声道:“这本就是我们擅长的活
儿,侯爷指派,小爵爷能舒舒坦坦到了侯爷住处,便是我们姐妹的福分。”

  他讥诮一笑,道:“你们飞鹰卫,倒是什么人才都有。”

  “天生我才必有用。”姐妹两个咯咯娇笑,一左一右贴了上来,皮大氅顺着
光滑玉体落下,成了他们三个的垫子。

  不一会儿,袁吉就已浑身赤裸。

  看似风流放荡的场面,那两个妖娆尤物却早已将他随身衣衫悄悄摸遍。那四
只手,捏摸阳物的时候比最老辣的婊子还要熟练,而检查衣物的时候,比最好的
偷儿也不会逊色太多。

  这是堂兄的明面手段,他只能自我安慰,至少,还有一场欢愉可享。

  马车驶向三关郡外,车轮压过石板,颠簸起伏。

  那姐妹俩中的一个,已经坐在了袁吉的身上。

  他稍微有点吃惊。

  之前的那场满足,他享乐颇够,肉体和精神都已完全松弛下来。他打算忍耐
一下的时候,一般女子即便口舌挑拨,他也能坚持个一时半刻。

  然而,这对姐妹只用手和舌尖,都不曾将他含入,就轻而易举叫他欲火焚身,
坚硬如铁。

  本家的人,果然已将不少压箱底的宝贝,传给了飞鹰卫这群部下。

  袁吉暗暗恼火,却又无可奈何,眼见着娇滴滴的小妖精分开双腿骑上来,湿
漉漉的肉牝咕啾一吸,嘬得他灵龟颤麻,隐隐有了种正在被强奸的错觉。

  强奸他的,当然不是这两个娇怯怯的小姑娘。

  而是她们身后那位中北飞鹰卫统领。

  袁福的确不过是六方飞鹰卫里中北一支的统领。但其余五支,也皆在袁氏本
家直接间接控制之下。忠勇侯,实际上就是飞鹰卫的主子。

  若没有那种如臂使指的控制力,他那位堂兄,可不敢将此等邪魅淫术都传下
来。

  “唔……”袁吉抿唇轻哼,那随着腰肢扭摆吸力越发强猛的层叠屄芯简直能
将阳物生生嘬化,精关难忍,一腔热精,顿时喷了出去。

  “谢爵爷的赏。”面色绯红的少女嫣然一笑,扭腰起身,笔直大腿一挺,叫
龟头波的一声拔了出来。那片粉莹莹的嫩肉顿时闭合,好似没了洞口似的锁住,
一滴精浆也不曾漏出。

  袁吉挤出一个微笑,道:“夹得这么紧,是要为我怀个娃娃么?”

  “能为小爵爷传宗接代,是属下的荣幸。”她竟点了点头,双手放在小腹,
退到一边,换姐妹上去,如她一样分腿坐下,将尚未软化的阳物吞入,运力一吸,
以嫩牝夹住,内部蠕动不休。

  身上这个小蛮腰转着圈子套弄,也媚笑道:“小爵爷赏了姐姐,可不能偏心,
也得赐人家一泡好精,叫我也给爵爷生个娃娃。”

  袁吉五指捏紧,又缓缓张开,露齿一笑,道:“好,若生了儿子,我为你们
请奶妈,可莫要让那小王八蛋,吃坏了你们这软嫩嫩的乳。”

  他一直都知道,袁福的真身从未在三关郡出现过,出来指挥布局的,是个与
他身形相貌酷似的飞鹰卫。

  他却没想到,堂兄这辆接他的马车,竟载着他绕东绕西走了一个多时辰。

  那对双胞姐妹,简直像是吸阳魔女,欺他不敢运功抵抗暴露实力,每人从他
身上足足榨走了三次。

  等那姐妹赤条条伺候他穿戴整齐,请他下马车的时候,他竟连脚步都有些虚
浮。

  袁吉左右余光一瞥,林木将视野挡得严严实实,看不出所处何方。

  单凭直觉估量,马车应当是绕行了几个圈子,并未离开郡城太远。

  以堂兄的谨慎,飞鹰卫大量屯于三关郡内,那么他决不会让那些心腹部下来
不及驰援。

  袁吉自嘲一笑,收起多余念头,深吸口气,低眉顺眼,跟着领路的两个黑衣
人,大步向里走去。

  才站到门口,他便听到了屋内若有若无的呻吟声。

  他熟悉那种声音。那是女人被堵住嘴巴,想叫叫不出来,不得不从鼻腔里挤
出来的苦闷痛哼。

  他略一犹豫,清清嗓子,在门外作揖,高声道:“兄长,小弟袁吉,受命来
访。”

  “到了就进来,外面候着做什么。”屋内传来袁福的回应,气息稳如磐石,
丝毫听不出正在行淫。

  可那如击掌般的拍肉声,分明越发密集。

  袁吉露出极其端正的微笑,推门而入。

  不管堂兄正在做什么,他都不会意外。

  袁家人在私密处相会时,遇到什么都不奇怪。

  他见过某位姑姑地窖中用铁钎密密麻麻顶起来的“硕阳林”,见过那个比他
小两岁的侄子用盒子整整齐齐收纳的“柔荑纸”,还见过他爹将他亲娘摆弄成无
法形容的模样后一边大笑一边狂肏的淫景。

  至今他仍能回想起,掉在嘴角那几滴混合着阳精与血腥气的淫液味道。

  他猜,他们袁家豪族之中,至少有三成,是披着人皮的疯子。

  他们这支分家,传闻是先祖与自己女儿生下来的后代,兴许,从那时就已存
下了扭曲而疯狂的血脉。

  袁福是本家的嫡子,其实,并不如他们这么疯狂。

  袁吉了解堂兄的癖好,进去之后,就先转身将房门关好,双手恭恭敬敬交叠
在腹前,冲着那边低头道:“见过兄长。”

  没有灯烛。

  两列明珠与一树生辉珊瑚,将屋中映亮小半。

  暧昧的晕光之中,女子的肌肤会显得更加柔细,滑嫩,迷人。

  袁福就站在硕大的珊瑚屏风前,通体赤裸。

  虽是同辈,他却比袁吉大了足足十多岁,头一个儿子,已能一掌劈掉木人的
脑袋。

  他的肌肉依旧紧凑结实,小腹不见分毫赘肉,本是斯文秀气的容貌,却在军
中磨练出了彪悍的神态,眸子一抬,便有一股威势自然散开。

  他似乎无时无刻不在要求自己的动作简练,精准,就连与女人交欢,都没有
任何多余的花巧。

  他面前的桌子上摆着一个女人。

  论姿色,她远不如马车上伺候袁吉的两个小骚货,唯一可取之处,大概就是
一身细皮嫩肉还算白皙。

  她双手被拉开绑在两侧的桌腿上,双脚则与小臂捆在一起,腴白大腿中央的
风流穴,如儿口大开,袒露无遗。

  乌草蓬乱,蚌珠赤红,花唇外翻,牝户隆肿,腰肢不算太细,胸脯不够丰挺,
看五官温婉秀气,看身量还算齐整,袁吉暗想,若他在街上遇到这样的姑娘,怕
是没兴趣多看一眼。

  但这女子,正是一生中最特殊的时候。

  桌边掉着珠花凤冠,脑后枕着大红盖头,敞开的喜服铺成桌布,鸳鸯绣鞋仍
套着莲足,脂粉与泪痕铺满哀容,落红与浓精染遍雪股。

  被摆在桌上动弹不得,只能任凭袁福一下一下猛挺侵入的女子,本该在哪家
的洞房迎候新郎才对。

  袁福停下动作,攥住那女子的乳,捏搓片刻,道:“要试试么?”

  袁吉陪笑道:“不必,马车上的丫头,可叫我耗了不少。”

  袁福略一颔首,继续奸淫。此前他大概已出精过,粗硬的阳物深深一刺,便
会挤出大片白浊浓浆,覆盖在臀下白帕的斑斑猩红之上。

  袁吉心中思忖片刻,道:“兄长今日,就是去吃这位小娘子的喜酒了么?”

  袁福嗯了一声,道:“这是县丞赵二公子的新娘。此次过来办事,只有这家
的喜酒我还瞧得上眼。婚期本在十月,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呆到那时,便赏了他们
三分薄面,为他们做了个主婚。今日便把好事办了。”

  “呜呜呜——!”扭动的新嫁娘发出一串羞愤的哽咽,眼泪断线的珍珠般颗
颗滚落。

  袁福垂目一瞥,露齿一笑,猛挺几下,紧紧一压,阳物埋在花房深处,淫精
狂吐,将处子胎宫染得一片白浊。

  他深吸口气,缓缓抽出,将沾满血丝的阳物搁在女子耻丘上,笑道:“新娘
子养尊处优,体弱屄窄,若是生个大胖娃娃,保不准要有性命之忧。我便做个好
事,给她多开垦开垦。”

  “呜唔……呜呜呜……”那女子连连摇头,泪珠甩了一地。

  袁福放开奶肉,抹去那女子脸上泪珠,微笑道:“我知道今晚的事,明日你
便不再记得。但还是应当告诉你,我怕你到了夫家久无所出,遭人嫌弃,特地为
你用了珍藏秘药。我灌饱了你的牝,明年夏天,你八成便能生个娃娃。可惜你姿
色平平,若不是儿子,我怕是没空闲再来帮你。你便求神拜佛,祝祷好运吧。”

  “呜!呜呜!”那女子双手连挣,可绳索坚韧,还垫了软皮,腕上连擦伤都
难以留下。

  袁吉也略感亢奋,但不敢过去,只是道:“兄长出来办案,做事也如此周全,
真叫小弟惭愧。”

  袁福用阳物轻轻揉着牝珠,淡淡道:“我袁家一门,最重名望。这洞房花烛
夜,若不是院子里里外外都已安排好我的人,我便宁肯放过她。”

  “小弟知道。兄长若安排得更妥当,便直接在洞房里过夜了。”

  这并非讥刺,而是夸奖。

  袁福果然一笑,道:“这次匆忙,来不及准备。新娘子也差些美貌,不值得
大费周章。出门在外,本就还是谨慎为先。袁吉,你是分家里我最看好的兄弟,
这话,我应当教过你不止一次了吧?”

  袁吉一凛,双膝下跪,额头触地,颤声道:“还请兄长明示。”

  袁福弯腰展臂,从案下摸出一样东西,甩手丢出,啪嗒一声落在袁吉脸边。

  袁吉微微抬额,侧转眸子望去,心中顿时一紧。

  那是一只小巧玲珑,趾甲还抹着花汁的脚掌!

  足踝处被撕裂的皮肉断骨,微光之下依旧看得清清楚楚。

  他口舌发干,缓缓道:“兄长,这不过是群武林败类买通安置在小弟身边的
探子,我已为她赎身脱籍,处理好后事。”

  袁福握住已重新硬起的阳物,压下插入新娘子肿成一缝的牝户,挤出又一大
片浓稠阳精,冷冷道:“咱们袁家,就是从武林博得如今的地位,这才荣华富贵
了几代人,便敢小瞧他们了么?处理好后事?你若真处理得好,这该去喂猪的尸
体,脚掌怎么到了我的案头啊?”

  袁吉低头触地,咬牙道:“是小弟用人不当,愿受兄长责罚。”

  “富贵如流水,道道蚀人心。”袁福一字一奸,叫那可怜新娘的呜咽,成了
他语句的伴音,“我肏一个县丞的二儿媳,都知道心腹动手,蛊虫到位,凡有可
能发现风吹草动的人,皆在喜宴上灌醉,新郎官儿也安排了女人去给他一场酒后
春梦,好和新娘子迷心后的记忆彼此印证。我这癖好从十六岁至今,已有二十余
年,子女都懒得去数,可不曾出过一例纰漏。”

  袁吉额上流下几滴冷汗,却不敢去擦。

  袁福拧住新娘奶头玩弄,道:“那歌妓一家老小,都被江湖人盯着。你真以
为杀了喂猪,此事便能罢休?天道这个名头,近年已是第三次出现在武林中,你
真觉得,那就是一帮寻常武夫?”

  袁吉眼中精光闪动,不敢抬头,道:“兄长,天道的事情,小弟属实不知。
不知者不罪,还请兄长高抬贵手。”

  袁福狠狠一顶,抵住胎宫用龟头缓缓揉搓,愉悦吁气,语调,却比先前更加
冷漠,“在袁家,不知,就是罪。”

  袁吉咬了咬牙,缓缓道:“愿领兄长责罚。”

  袁福右手一招,旁侧一颗拳头大的夜明珠如被丝线绑缚扯动,凌空一跳落在
他的掌心。他将明珠放在新娘下腹,垂目望着在阳物两侧扭曲弯折的牝唇,忽然
道:“算起来,你也到了该成家的年纪了吧。”

  袁吉惊疑不定,犹豫片刻,道:“回兄长,小弟虽未娶妻,子女已有不少,
认了父亲的,也有三个,二男一女,都是根骨不错的娃娃,皆有奶妈辅佐药物喂
养,母亲体貌优良,并无隐患。”

  袁福将夜明珠搁在新妇乳间,双掌合拢白皙奶肉,夹着明珠摩挲,跨下缓缓
抽送,道:“你应当知道,咱们袁家和天子之间的默契。你做个闲散人,凭本事
娶谁都无妨。既然你领了爵位,颇受器重,就不能坏了规矩。”

  袁吉面颊抽动两下,俯首道:“小弟知道,凡有官宦世家提亲的,小弟一概
不见。只是这武林女子,小弟还认识得不多,这次出来,既打算历练历练,也想
着……能不能将当家主母的事情,早些定下。兄长既然拨冗过问,小弟不才,还
请兄长指点一二。”

  袁福拇指压着红艳艳的奶头,在夜明珠上来回搓动,并不看这位堂弟,道:
“你最近如此关切百花阁的事情,我还当,你打算在那儿寻个夫人呢。”

  袁吉汗湿溻背,思忖半晌,缓缓道:“百花阁的女人,还配不上袁家的门楣。”

  袁福蓦的将那女子乳头紧紧按在坚硬明珠上,疼得她呜咽一声,股根抽动,
牝户如口,吸了几下阳物,“那你盯着百花阁,还跟天道纠缠不清,所图何事啊?”

  袁吉气息急促,犹豫道:“小弟……对天道的事,并不清楚,怎么……谈的
上纠缠。”

  袁福淡淡道:“我看上了这个新娘子,想肏她。赵二公子喜欢这个女人,想
娶她。我对赵二公子的事也不怎么清楚,你觉得我们算是没有任何纠缠么?”

  袁吉几乎将门牙咬碎,才稳住握紧的双拳,缓缓道:“兄长,我初入江湖,
总要做些事情,历练历练。百花阁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做些手脚,不是正合适
么?”

  袁福揪住那新娘的头发,啪啪左右扇了两个耳光,狠顶猛冲,不再说话,一
时间,屋中只剩下女子苦楚的呻吟,和响亮清脆的肉体拍击之声。

  袁吉不敢说话,也不敢抬头,就只是跪伏在门内,足尖抵着门槛,默默听着。

  足足小半个时辰过去,袁福低哼一声,在那女子牝内又出了一股,浓精顺着
缝隙涌出,恍如白花。他缓缓起身,将那颗明珠丢到袁吉身前,看着他的姿态,
道:“不错,你果然是分家唯一能看的儿子,比我几个弟弟,还要出色些。你练
的《七情鉴》,几成火候了?”

  袁吉谨慎道:“七成。”

  “好,看来已经圆满,下次见面,也许可以将《化龙经》的誊抄本,给你读
上三天。”

  他身子一震,但旋即镇定下来,道:“多谢兄长垂青。若有吩咐,小弟赴汤
蹈火,在所不辞。”

  “不必你赴汤蹈火。”袁福抽过那大红盖头,放在胯下擦拭阳物,道,“我
事情多,永州地界,不便过去。飞鹰卫回报,这次闹得很大的连环血案,幕后真
凶很可能和百花阁有所牵扯。不如,你去给我把真凶揪出来吧。那儿万一有女人
合你的眼缘,根骨不够娶妻,纳个小妾,也没谁会说三道四。”

  袁吉脸上神情越发阴郁,心中怀疑了几次秘密已被看破,又不敢确认,只得
强行稳住,恭敬道:“小弟近日闲来无事,百花阁那种美女如云的地界,本也该
走一遭。隐龙山庄的吟宵兄,兴许也在那边,我去请他帮个小忙,真凶必定伏法。”

  “隐龙山庄的人,姓袁的指使起来,终究不够利索。”袁福轻轻拍打着新妇
软绵绵的双乳,玩兴颇大的样子,“不如,我安排一支飞鹰卫的精锐,随你同去,
供你调遣。如何?”

  袁吉知道,这句询问,不过是做做样子。

  他没有拒绝的余地,更没那个胆子。

  脖子上就像戴了一个有刺的项圈,扎得他咬牙切齿,却不敢摘。

  “多谢兄长提携,小弟铭感五内。”

  袁福靠着那赤裸女体坐在桌上,斜侧着身,大半边脊梁,对着袁吉的方向,
“另外,你此行若是能解决终身大事,我就再为你送一份新婚贺礼。不过你知道
我的癖好,喜宴,我到时候就不参加了。”

  袁吉皱了皱眉,夜明珠挡住了他的视线,让他抬眼也看不到堂兄此刻的表情,
只能瞥见那半背对自己的轮廓,“兄长莫非是发现了合适咱们袁家的姑娘?”

  “不错。根骨绝佳,师承更是一等一的好。且情窦未开,仍是纯真处子,配
得起袁姓。她恰好为了办什么事,也去百花阁了,良机,还是莫要错过的好。”

  袁吉心头一跳,道:“兄长说的,莫非是……那个燕逐雪?”

  “怎么,你怕了清风烟雨楼的两个怪物?还是觉得,那女子武功高强,你心
里发虚?”

  袁吉抬身,微笑道:“谢兄长提点。我明日一早,便赶往永州。定不辜负兄
长指的姻缘。”

  袁福摆了摆手,头也不回,“真凶的事才是要紧。飞鹰卫的老家被人如此放
肆,我连肏新娘子,都得少出三次精。你今晚就走吧。”

  “可……喂猪的那个。”

  “那只脚都到了我这儿,你为我办差,还用你担心么?”袁福笑了一声,短
促,阴冷,如一条蛇,用尾巴在袁吉的心头一抽,“天道的事,你既然知道得少,
那就顺便也去查查。我另派了几个飞鹰卫做这事,无奈觉得他们不如你中用,你
们都查,到时候我拿你的回报,去罚那些吃干饭的废物。”

  袁吉面上的微笑,已没了半分波动。

  “是,定不负兄长所托。”
發表於 2021-4-10 21:03:54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一名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1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1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21-4-10 21:05:42 | 顯示全部樓層
地板?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1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1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21-4-10 21:33:4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袁大国师,一门皆为疯子~咋就没走火入魔疯上几个的~~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2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2 有啊……可是都疯了,还写出来做什么XD.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21-4-10 21:52:26 | 顯示全部樓層
这一家子估计天道拉拢不了了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1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1 但天道有时候很好用~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21-4-10 22:10:43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rhino6543 於 2021-4-11 10:55 編輯

编辑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10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10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21-4-10 22:45:41 | 顯示全部樓層
不愧是狗子家的后人,个顶个都是不正常的,然后也是个顶个的强悍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1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1 那么多子女出了几个人精还是正常概率…….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21-4-10 22:49:37 | 顯示全部樓層
袁家人还是挺有魅力的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1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1 另一种风格的吧……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21-4-10 23:01:20 | 顯示全部樓層
人面兽心也会遗传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1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1 这是遗传格外优秀的俩……还有百余个不优秀.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21-4-10 23:23:10 | 顯示全部樓層
rhino6543 發表於 2021-4-10 22:10
雪大,我现在就一个愿望,我想看袁吉和袁福死,当然比起袁吉,袁福更该死。倒不是说我对这两个角色有 ...

狗子后人怎么你了?怨气这么大?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1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1 袁福的爱好可能比较绿XD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21-4-10 23:31:35 | 顯示全部樓層
袁福的XP可以啊,雪大能设计出这种XP,够BT!
从这两兄弟盯上燕逐雪开始,就可以期待他们被小叶大卸N块了
话说狗子干了自己的亲生女儿,生下了袁吉这一支,不知在一代大侠二里能否看到这个故事?我的大XX已经饥渴难耐了。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5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5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21-4-10 23:45:14 | 顯示全部樓層
呵呵,有人敢来打叶师兄老婆的主意,那是寿星翁上吊—嫌命长了。看来这兄弟两个是药丸。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2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2 所以袁福的想法其实挺好猜的啊XD.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21-4-11 00:19:1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风中之弦 於 2021-4-11 00:20 編輯
rhino6543 發表於 2021-4-10 22:10
雪大,我现在就一个愿望,我想看袁吉和袁福死,当然比起袁吉,袁福更该死。倒不是说我对这两个角色有 ...


哈哈,我更想看袁福给燕逐雪吃下迷心蛊,再当着叶师兄的面把她干怀孕~~~

恣意横行的坏蛋才是H书的最大魅力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3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3 那种剧情只能等狗子做主角了XD.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21-4-11 00:27:00 | 顯示全部樓層
按之后剧情发展,如意楼和袁家应该不会有大的冲突,合作的可能性更大
我是不明白有人为什么对袁家那么有意见,疯子比袁淑娴那种阴谋家好接受的多,更比江湖上各类道貌岸然之辈强的多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5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5 袁福不是疯子,其实袁吉也不是,真疯子当不.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21-4-11 01:08:40 | 顯示全部樓層
跟女儿的后代可还行...
不知道是哪个女儿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3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3 大侠里还没出场呢,就不说名字了…….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21-4-11 01:27:51 | 顯示全部樓層
苹果 發表於 2021-4-10 23:23
狗子后人怎么你了?怨气这么大?

看不惯而已,就跟你看不惯我的回复一样,不过我并不是针对狗子后人,一本书里总有反派,就这个人物做的这些事情让我不爽我觉得这是很正常的一件事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5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5 反派不当主角的时候最后都是要被消灭的~.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21-4-11 01:30:07 | 顯示全部樓層
风中之弦 發表於 2021-4-11 00:19
哈哈,我更想看袁福给燕逐雪吃下迷心蛊,再当着叶师兄的面把她干怀孕~~~

恣意横行的坏蛋才是H书的最大魅 ...

那我应该是更喜欢恣意横行的好蛋。不过我说句实话,大家都是来看黄书的,我不喜欢书里的某个角色,你喜欢,ok,这并没有什么问题。我并不觉得你喜欢这个人物是你有问题,我也不觉得我反感这个人物是我正义感爆棚。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5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5 反派需要大家反感的啊XD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21-4-11 01:52:43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rhino6543 於 2021-4-11 10:42 編輯
苹果 發表於 2021-4-10 23:23
狗子后人怎么你了?怨气这么大?

算了编辑了,逛论坛以和为贵,如有冒犯,我说句抱歉。不再回复了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3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3 这个就没必要了……消消气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21-4-11 02:37:09 | 顯示全部樓層
有人看书看出肝火怒火来了,可惜你指使不了作者。

評分

參與人數 1積分銀幣 +1 收起 理由
snow_xefd + 1 那是情绪宣泄,谈不上指使的,都消消气XD.

查看全部評分

 樓主| 發表於 2021-4-11 03:28:44 | 顯示全部樓層
rhino6543 發表於 2021-4-10 22:10
雪大,我现在就一个愿望,我想看袁吉和袁福死,当然比起袁吉,袁福更该死。倒不是说我对这两个角色有 ...

够不着袁福,人家是正经的朝廷侯爷,既不是江湖人也没兴趣跟江湖人斗,这次来是查案,顺便日个新娘子,看看堂弟。

至于袁吉,这不是明牌的BOSS么XD

怎么打BOSS我就不剧透了……按武林规矩单挑的话袁吉更强一些。毕竟是本故事的BOSS嘛……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阿米巴星球

GMT+8, 2021-5-15 03:37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