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米巴星球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弄玉新作《听雪譜》罗森@微博电子书购买须知微信充值
查看: 532|回復: 0

都市偷香贼 第259章 第一发与第二发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1-6-9 20:53:1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
企业。

发售部分每月11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

  时间其实挺紧的。

  许婷没空换回全套衣服,直接把比基尼擦干,当内衣穿在里面,就那么让韩
玉梁照旧公主抱,风驰电掣赶回女区那边。

  为了缓解紧张,她还不忘嘲弄说:“我还说你游泳这么久肯定累了呢,结果
一说要给你口,看你跑得快的。”

  韩玉梁大大方方笑道:“你要是肯干点别的,我能跑到飞起来。”

  许婷瞄一眼表,确认了一下66号女最后出现的位置,说:“那,就在离幼
儿园最近的女区边界做准备工作吧。”

  “准备工作?”

  “对啊,给你好好洗洗,让我观察一下好好研究研究。等回女区我就只剩四
十分钟了,你这样做个爱能做大半夜的,我哪儿知道来不来得及给你弄出来。”
她脸上的柔润蜜色已经被羞红映透,但语调还算平稳,可称镇定。

  “行,那你就先研究。”这种时候顺着说准没错,省得到嘴的煮熟鸭子飞了。

  可交界处还真找不到什么隐蔽的地方,光天化日脱了裤子观察男人鸡巴,许
婷有点做不出来,挠头半天,只好把他推到墙边靠着,把手往裤腰里伸了进去。

  “主要是舔这里吗?”她捏住龟头,皱眉问。

  “嗯,你愿意含深点,用喉咙刺激也可以。主要是靠裹住摩擦,就是用口腔,
模拟性爱的刺激。”

  她抬起另一手,把指头伸进嘴里,试着吸住。

  “我来。”韩玉梁笑着把手指伸过去,“这样好指点你一些。”

  “嗯。”她满脸发烫,手掌在他裤裆里体验着正在膨胀的阳具无比实际的触
感,舔了一下嘴唇,含住了他的拇指,在他的指点下轻柔吞吐,吸吮,用软嫩的
舌头横扫,舔舐,撩勾。

  “你学得真快……”他迅速亢奋起来,即使昨天足足干了一整天,此刻情欲
依旧澎湃而起。

  他喘息着捏住她的舌尖,拉到唇瓣外面,低头含住,给了她一个痴缠深邃的
热吻。

  “嗯……嗯嗯……”许婷的鼻音变得妩媚,手掌在他胯下握紧,攥着他勃起
的阳具,用指头胡乱揉着。

  五、六分钟过去,韩玉梁搂住有点腿软的她,和她鼻尖相触,毫不掩饰的用
目光展示着自己的渴望,沉声道:“你准备好了么?”

  许婷笑了笑,吐出舌尖在他下巴上俏皮地勾了一下,眼波娇媚,“你说呢?”

  “走!”

  果然性欲上来的男人动力足,韩玉梁把她一抱,飞身而起,就这点距离,硬
是展开轻功,三步并作两步,就到了先前布置来吃饭的教室里。

  回脚把门勾上,他把许婷放下,抓住双肩低头又是一吻。

  “嗯嗯……”许婷一边仰头回应,一边双手并用,飞快扯掉他的皮带,将裤
子往下拉去。

  里面的泳裤还没干透,她拉开绳结,推向膝盖,修长的指头迅速缠绕上坚硬
的肉棒,前后套弄。

  “嗯、嗯嗯……好、好了,没时间了。我头一次,你让我快点开始……真要
来不及,你就赶紧自己撸几下。”她娇喘吁吁地推开他,伸出长腿勾来一把凳子,
坐下把他拉近,望着那根翘起微微晃动的阴茎,把心一横,抬手握住就把龟头含
了进去。

  微微发腥的气味充满了鼻孔,之前看的片子和自以为掌握的知识轰的一下就
消失得干干净净,她脑子里一片空白,只剩下一个单调的念头弹幕一样缓缓地飘
——我……把男人的生殖器含进嘴里了。

  可很奇妙的,感觉还不坏。

  一听到韩玉梁发出愉悦的哼声,许婷的唇角就禁不住想往上翘,在肉体层面
让喜欢的男人感到快乐,看来也是感情所需要的回馈之一。

  难怪那些打得火热的情侣大都坚持不到婚后再办事,这种异性之间隐隐的生
理吸引力,会随着亲密接触的深入而被感情成倍放大。

  女人不愧是感性的动物,她抬眼望着韩玉梁很兴奋的表情,摆动纤细的脖子,
收紧唇瓣套弄了几下。

  唾液沾染在龟头周围,让嘴唇滑动的时候发出细小的水声,听起来黏腻又淫
靡。

  精液那种鼻涕一样的东西都有女人愿意吞下去,这其中的缘由,随着吞吐的
次数增加,渐渐浮现在她的心头。

  当然不是因为那玩意好吃,或是蛋白质丰富之类的蠢话。

  就是因为想要让他开心而已。

  以前有句话叫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

  换到现代,大概可以说士为知己者加班九九六,女为悦己者吞精马杀鸡。

  每次套弄,许婷都让嘴唇包裹得更深一点点,等到那粗长的性器抵住喉头,
她用手指握着剩余的部分,估量了一下长度。

  看来要是想玩深喉那样的高端技术来努力全吞下去,保不准要被一步到胃啊。

  真讨厌,长这么长干嘛啊。

  “婷婷,不用那么往里,单纯为了快活的话,主要还是得裹紧,动得快。”
韩玉梁一边微微晃臀,享受着日她小嘴的快乐,柔声道,“这会儿时间重要,等
将来回去,再慢慢练。”

  “我才不急着练这个,”她吐出湿淋淋的肉棒,用舌头绕着龟头灵活画圈,
“反正你身边不缺擅长的。”

  “这种时候还要顺便吃口醋啊?”

  许婷眼睛一抬,作势用牙齿碰了一下后棱,“对啊,你这玩意没味儿,我加
点醋,好吃。”

  知道嘴巴还有重要任务,没空纠缠,她说完就往前一送,将肉棒嘬吸管一样
收紧腮帮吱吱唆了进去。

  在韩玉梁指点下,她很快学会了用舌腹刺激包皮系带,用舌尖挑逗小小的马
眼,用面颊夹挤龟头的两侧,用唾液润湿的柔嫩嘴唇,制造不逊色于性器的美妙
刺激。

  许婷做得很认真。她的性格本就如此,认定了事情,只要开始,就要做好。

  而且在事务所的时候她也见到了,叶春樱那么一个温柔纯真的女人,现在学
习这些知识比练枪都下苦功。

  打算跟这样的对手竞争,至少保持齐头并进,想轻轻松松是不可能的。

  唧、唧、唧唧,唾液足够润滑之后,她开始左右晃头,手掌托住阴囊,尝试
多方位的刺激。

  性爱对她来说是亲密关系的终点和新起点,抵达之后,就没有什么矜持不能
抛开。

  这不叫放荡,这只是对自己渴望的诚实。

  韩玉梁并不习惯一直被单方面取悦。他更喜欢看到女人在情欲的快感中起伏,
呻吟,渐渐沉醉。

  所以他弯下腰,拉开了她的上衣。

  许婷却抓住他的手腕,退到尖端处,叼着鸡巴摇了摇头。

  “怎么了?”他柔声道,“我也想让你舒服一下。”

  “不急。”她吐出来说,“别让我分心,我才摸到点门道。”

  “好吧。”他只好拿出大爷范儿,叉腰站定,低头看她重新俯首胯下,啾啾
吸吮。

  那高高的马尾辫也变得分外活泼,一晃一晃,像是在跑步一样。

  “你别忍啊,有感觉就快射……”发现被他握住了马尾,她张开嘴巴舔着龟
头下侧,望着他提醒。

  他点点头,重新将肉棒送入她口中,轻柔抽插。

  许婷把包皮往后压紧,用手指缠住,唇瓣往根部推过去,就握紧让龟头更加
充血,增强一点刺激。

  她也不知道到底效果怎么样,完全不熟悉的领域,她只能一切都听信韩玉梁
的。反正,老二也是他的,按他说的做,不舒服他也没话好讲。

  韩玉梁的确没话说。

  不过不是因为不舒服,而是很爽,爽到已经什么都不必说。

  如果叶春樱可以算是刻苦努力型,那许婷就是天资聪颖型。这就好像叶春樱
股间藏着的史诗级榨汁名器,属于天生的优势,一般人羡慕不来。

  短短十几分钟,她的口交技术就进步到用熟练形容都嫌不够。

  她绝佳的洞察力成为了优秀的辅助手段,不需要韩玉梁用呻吟来反馈,光是
观察他细微的动作和呼吸的变化,她就能判断出当前的刺激有多大效果。

  所以许婷总是能在他对一个姿势、一个部位的刺激的感受度下降、出现边际
效应的时候,及时更换,带来新的美妙滋味。

  他毫不怀疑,稍微假以时日,许婷就能在这方面赶上甚至超过汪媚筠。

  而且,心意的程度其实早就已经超过那个凡事先考虑利益的女督察。

  许婷灵活舔舐,快速吞吐的时候,只要有可能,那双明亮的眸子就会一直盯
着他。

  她的眼睛会说话,会示爱,因此,能在观察他为他口淫的同时,热烈的表达
着自己的心意。

  这种直抵心房的暖意,带来的愉悦并不逊色于肉棒上传来的阵阵翘麻。

  不过十分钟过去,韩玉梁的快感就积蓄到了可以运功加速的程度。

  他握紧她摇晃的马尾辫,喘息着将精关放松,说一声让她吮紧,等那嫣红的
嘴唇贴稳了坚硬的肉棒,就腰杆发力,碾压着柔软的舌面,开始快速抽插。

  几分钟后,在粗浊的喘息声中,他双目紧闭,微微仰头,幸福地喷射。

  许婷已有准备,仍然被呛了一下,可唯恐分数交不出去,硬是忍着没有吐出
来躲开,就那么一边闷咳,一边含着搏动的阴茎,把所有进到嘴里的粘液,混合
着唾沫咕咚咕咚咽下。

  等确定马眼里没有东西再流出来,她松了口气,用力吸了几下,心满意足地
听着韩玉梁畅快的轻哼,吐掉鸡巴,看向手腕上的表。

  分数变化了,她剩下16分,而韩玉梁,变成了725。

  不想让自己献出樱唇的行为显出不必要的功利,许婷没提游戏的事,只是拿
出早准备好的湿巾,仔仔细细擦了擦嘴,喝水漱口三遍,说:“呐,可以继续陪
我了吧?”

  韩玉梁拥抱住她,轻轻吻着她的脖子,柔声道:“当然可以,陪你多久都行。”

  她呵呵笑着拍了他屁股一下,“大情圣,等明天凌晨,你想陪我也不让咯。”

  “不是还有以后么?”

  听到这话,许婷身子一震,僵在了他怀里。

  几十秒后,她挤出一个笑,轻声说:“怎么,这是邀请我搬进所长准备的房
间呢?打算跟我同居啦?”

  “嗯,你愿意,就住过来吧。不愿意……就再说。”

  “哼,”她一撅嘴,用手指点了点红艳艳的唇,“嫌自己的东西脏不?”

  “哪儿还有我的东西。”他低头一吻,轻轻吮着她滑嫩的舌尖,贴唇呢喃道,
“都是你的口水,这可吃不够。”

  她笑着搂紧他,脸颊相贴,拥抱片刻后,才小声说:“我再考虑考虑。”

  “嗯。”

  “我不是不愿意,都这关系了,别的也是迟早的事,没什么好矫情的,你情
我愿,郎情妾意,应该的……”说到这儿,许婷轻轻叹了口气,“可我姐……自
己一个人会很寂寞的。”

  “那要不把你姐……”

  她抬手给他捂住了嘴,“别乱许诺啊,这事儿你说了又不算。等回去我跟所
长商量。最好是别让我姐也住进来……不然你这大色狼,肯定要动歪心眼儿。”

  “怎么个歪心眼儿呢?”他把头往她柔软的酥胸中一拱,笑着问道。

  “少装,什么一箭双雕啊,一龙二凤啊,姐妹通吃啊……你敢说你没想过?”

  “想想不犯王法吧?”

  “得了吧,你要是想,准会行动。你、就、是、个、偷、香、贼。”说一个
字,她就用鼻尖戳他脸颊一下,凉丝丝的。

  嬉闹一阵,没了时间的威胁,两人一起吃点东西,把巧克力分了,躺在教室
的爬行垫上,手拉手闲扯。

  也不知道过去多久,反正外面天色渐渐昏暗下来。许婷正沉迷于这美好的恋
爱滋味中不可自拔的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了并不陌生的呼喊。

  “姐!姐——!是我啊,李小艾!你还在这儿吗?”

  啊哟,许婷一骨碌坐起来,刚才送分给韩玉梁,位置其实广播出去了。她光
顾着甜蜜,都没往心里去。

  这幸亏来的是李小艾那个好心的傻丫头,要是换成66号……

  她刚想到这儿,就听外面李小艾又喊:“姐!你听到了就出来吧,有人知道
怎么躲起来等游戏结束了!我想把这法子告诉你!姐!你还在不在?”

  有人知道?谁?

  提蕾娜和刘莉莉吗?

  不对,如果是那俩找到了宋明,李小艾应该清楚,许婷这边帮了大忙,不可
能不知道方法。

  一股凉气从后背冒上来,许婷打开手包拿出怀剑,锵的一声去掉皮鞘,眼中
杀气四溢,飞快向外冲去。

  跑出大门,宽阔的街道中心,果然站着两个女人。

  一个是满面喜色以为自己找到了救星的李小艾,而另一个,则是对着出来的
许婷露出了阴森笑容的大石茉莉。

  李小艾完全不在状况,看来彻底被大石茉莉骗了,拉起她的手,就冲着许婷
走过来,笑着说:“姐,这个大石姐姐说她知道能让咱们脱掉表的法子,就是往
手腕上割掉一块肉。我觉得,我应该来跟你说一声。姐,你是好人,咱们别为了
那个第一争得你死我活了好不好?咱们一起用那个法子把表摘了吧?”

  许婷握紧手里的怀剑,冷冷地说:“66号,你肯摘表吗?”

  大石茉莉摇了摇头,“不过你们两个肯的话,我不介意帮你们。”

  李小艾愣住了。

  她皱眉扭头,“大石姐姐,你之前不是这么跟我说的啊……”

  大石茉莉甜甜一笑,忽然从腰后拔出了藏着的锋利匕首,打横架在她的喉头,
把她控制在自己身前,冲着许婷大喊:“把你的刀扔了!”

  赤手空拳,大石茉莉这样的贱人许婷一次也能打十个,但这动作的含义,并
不适合直接表露出来。

  为了救李小艾,她不能显得太在乎。

  “凭什么?”许婷抬起怀剑,指着大石茉莉的眼睛,“你脑子坏掉了吗?她
喊我一声姐,我就要为她送命?”

  大石茉莉嘿嘿笑了两声,摇摇头说:“别在专业的人面前演戏,1号,你的
事儿我都从这个小可爱嘴巴里打听出来了,你之前就救过她,还很赞同她缩起来
不参与游戏的做法。没错吧?她说你是个好人,好人啊……一般都是会为了无辜
而牺牲的吧?”

  她控制着李小艾往后退了两步,“别再靠近!我知道你厉害,跟有超能力一
样,我打不过你。但我也没打算换你的命,我用李小艾的命,换你放弃这游戏。
怎么样?你跟李小艾都退出,我就是赢家,我没必要对你们赶尽杀绝的呀。”

  许婷盯着李小艾脖子上已经被划破的那道血痕,丢开怀剑,说:“可我离开
游戏,我的男朋友怎么办?”

  大石茉莉紧张地看向她身后的韩玉梁,又往后退了两步,“我可以教你们方
法,让你们一起脱离游戏!你们再玩下去也赢不了的,赵如龙已经藏起来了,她
没有女伴,不会被牵制,也不会标记位置,这么大的岛,你们怎么找他?等时间
到了,你们就输定了!听我的,跟这个傻女人一起,一起用我的方法离开吧。手
腕上少块肉,不会死的。医院就在这边不远,有药,有手术刀,很快就能搞定。
呐,考虑一下啊?”

  李小艾白净的脸庞涨得通红,被欺骗的屈辱和愤怒一起在她的眼中迸发,她
狠狠咬了一下嘴唇,含泪说:“姐,对不起……我没想坑你,我……我是真的想
帮你……”

  许婷又叹了口气,横臂拦住打算上去动手的韩玉梁,大声说:“我知道,小
艾,你不会对我有什么坏心的,你……对谁都不会的。我相信你。”

  “谢谢你,姐……我的错,我来弥补!”

  “别!”许婷惊叫一声。

  大石茉莉也忽然意识到,李小艾要主动把脖子往匕首上抹。

  她赶忙把刀刃挪开,恼火地用刀把在李小艾的头上砸了一下,怒骂:“你疯
了啊,不是明明有办法可以活下去吗?你说1号是好人,那她应该愿意跟你一起
退出啊!”

  她瞪着眼看向许婷,“你不是好人吗!你为什么不肯退出!为什么!”

  看得出来,大石茉莉的精神状况已经极为不稳。她就像是悬崖外即将跌落,
但紧紧抓住了一段枯藤的人,不得不将一切寄托在那根本承受不住的渺茫机会上,
不敢面对真实的绝望。

  看着大石茉莉眼睛里的血丝,许婷全力思考到底该如何解决。

  杀死是不行了,按照规则……等等,对啊,这个女人这么想赢,怎么可能真
杀掉李小艾?

  信心回到了体内,看来恋爱果然会让女人智商波动。

  许婷活动了一下手指,迈开腿,往大石茉莉那边走去。

  “不准动!不然我就……”

  “你就怎么样?杀了李小艾,自己被淘汰,保送我赢下比赛?”不知不觉说
得都压了韵,许婷微微一笑,运力一蹬,凉鞋并不结实的坡跟嘎巴一声裂开,美
丽的身影,离弦之箭一样向着目标射了过去。

  大石茉莉崩溃地尖叫起来,她猛地抬起匕首,竟然真向李小艾的脖子插了下
去,“我和她同归于尽!”

  “等等!”许婷不得不刹车,往后退了两步,“等等,有话好商量,好商量。”

  李小艾哭着喊:“姐,你别信她,她不敢的。她就是特别会演,特别会骗人
……我之前就是以为她被4号欺负了想自杀,才上了她的当!”

  大石茉莉狞笑着把李小艾拖到拐角墙边,“你敢赌吗?1号?我没想到……
你竟然这么在乎这个女生,真是太好了……放弃游戏吧,你放弃游戏,你们都能
活。我不想杀人的,我就是想赢而已……你是好人,让我来赢吧,拜托……”

  许婷动了动嘴,正想说什么,一个健硕的身影,忽然从旁边的墙头跳下,那
条粗壮的腿,狠狠踢在了大石茉莉的头上。

  125号,拉奥塔。

  肌肉暴突的手臂挥过来,一拳就把大石茉莉打飞到路面中央。

  李小艾尖叫着往许婷这边跑来。

  韩玉梁一个箭步,挡在了两个抱成一团的女孩身前。

  但拉奥塔没有过来对他们出手。

  那个脸色阴沉皮肤黝黑的摔跤手,就只是追到大石茉莉身边,揪住她的头发,
一拳接着一拳,打沙袋一样毫不留情地殴打,连面颊骨都打碎之后,又把她的脑
袋向着柏油路面狠狠砸下。

  地面被砸出了几道裂纹。

  一大片红白浆液四散流开。

  拉奥塔缓缓站起,死鱼一样毫无生机的眸子,直愣愣地盯着许婷。

  然后,他抬起手臂,对着腕表,用翻译器说:“我还有187分,来,杀了
我,然后,为我杀了4号。”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阿米巴星球

GMT+8, 2021-6-20 04:46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