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米巴星球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查看: 272|回復: 50

【十三妖】【后出轨时代】【第七十五章 你们三个?】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1-6-10 09:09:2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卷八:「想什么呢?我可是他的女人……」
  十三妖|后出轨时代

            第七十五章:你们三个?

  许博的鼻孔里喷出一股热气,上前一把兜住了李曼桢的臀股。

  阿桢姐也真不含糊,微微一踮脚,已经顺势跃入大开的怀抱里,双腿盘在男
人腰上。

  不管是奶子还是屁股,投怀的投怀,送抱的送抱,轻飘飘的像个女孩子,又
沉甸甸的像个肉滚子。

  李曼桢身型娇小,却并非骨瘦如柴的女人。身上随手一摸,都是软的。而这
会儿,还是滚热的!

  许博光从她急促的呼吸中,就能感受到燃烧的欲望,更不要说四体交缠那股
子紧绷绷的绞劲儿了。

  「姐?」

  许博的这一声轻唤是带着问号的,明知故问的问。

  李曼桢的小脸儿发烫,在男人的肩上交颈而卧,只「嗯」了一声权作应答,
颤音里呻吟的成分怕是还要大些。

  而这一声哼出来,就把许大将军给叫醒了。隔着两层布料杵在阿桢姐的屁股
沟里,硬邦邦的直跳。

  「去……去我房里……」

  这一声深情相邀比蚊子叫还不如,却直钻耳朵。

  许博觉得自己肩膀都快被她的喘息烤熟了。刚想迈步,余光瞥见镜子里两个
粘在一起的影子,丧尽天良的笑了。

  两米多宽的镜子对应的是宽大的梳洗台面,除了放置在中央的台盆,两边大
半空着。

  李曼桢的屁股被稳稳当当的放在上面,双脚悬空,腰身仍未脱掌握,红扑扑
的小脸儿却再也不能躲在男人的颈窝里。

  许博欺身贴近,裆里夹着她的一条小腿,见她羞低着头,忍不住捏起那巧致
的下巴,轻轻往上抬。

  李曼桢单手向后撑着台面,来不及适应这任人鱼肉般尴尬的坐姿,连忙闭上
眼睛,仰着脸儿喘吁吁的等着男人亲吻。

  可等了半天,也没见动静,微微睁开一条缝儿,就看见那人在痴痴的望着自
己,心跳更如擂鼓般响了起来。

  许博揽住她腰背,另一只手缓缓的在胸肋间游弋,嘴里却问:

  「姐,你是来撒尿的么?」

  「我……」

  李曼桢被问得心中气苦,有心回答「是啊!」又担心这冤家真抱着她去把尿。
有心扭头逃掉,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姿势又让她力不从心。

  况且,当真舍弃这次鼓了莫大的勇气才闯进来争取的机缘,再让她来一回,
这辈子恐怕都不可能了……

  正没奈何,许博又说话了。

  「哦——我知道了,姐是来偷看我撒尿的吧?」

  这下即便脸蛋红成了破皮儿的石榴籽儿,阿桢姐也憋不住笑了,不顾矜持的
杵了许博一拳。正想卖弄娇羞的看他脸色,樱唇已经被无情的叼住,什么也说不
出了。

  「唔——」

  一只大手隔着衣服抓住了半边奶子,没轻没重的一顿猛揉。

  李曼桢抻腰拔背喘成了一条上岸的活鱼,却根本没去理会,而是抬起胳膊搂
住了男人的脖颈,屁股几乎被带离了台面儿。

  阿桢姐的唇齿清甜,舌绽丁香,许先生就没吃够过。

  这一吻更是如痴如醉,如琢如磨,不停吞咽着香津吟哦,手上便没了章法,
胡乱摸索着,竟然伸进了睡裤边缘。

  李曼桢似乎没想到进展这么快,一边舍不下热吻,一边忙不迭扶住了男人的
胳膊。

  不是案板上的鱼还吊起来卖,而是上一次喷得过于怀疑人生,也叫唤得心有
余悸。裤子尿湿了不要紧,这会子隔壁还躺着个正宫娘娘呢!

  许博一摸到那丛齐整整的毛毛,脑子里就怀念起那草丛里的小蝴蝶了。

  上次为了让阿桢姐理解什么叫伤筋动骨,往生极乐,一上来就使出了看家本
领。就像拉她坐了一回过山车,从启动到晕厥,没留任何喘息的余裕。

  今儿个既然这么主动,不妨就一样一样仔细品尝……

  打定了主意,许先生在草稞子里打了个旋儿又出来了,手掌按在了微微隆起
的小肚腩上。

  毕竟是四十几岁的熟女,小腹不可能像朵朵那样平坦紧绷,不过,这一团并
不松垂的软肉更显丰熟,平添了几分养尊处优的腴润,摸上去格外舒服。

  李曼桢也不知是浪子回头惹人失望,还是危机解除后的放松,腰杆儿一塌,
小腹软软的摊在男人的掌心。

  隔着衣服自然无法亲尝那份雪腻柔软,许博开始解她的衣服扣子。

  一颗,两颗,三颗……李曼桢的鼻息随着衣襟的敞开一截一截的加重。

  许博并没给她适应的空隙,大手直接把衣服拉下香肩,扎扎实实的按到一颗
奶头上。

  李曼桢似乎想躲,可胸尖儿却情不自禁的向他掌心里贴,一声酥媚以极的呻
吟从鼻子里哼了出来。

  许博怕她过于激动,呼吸受阻,松开了嘴巴,两个人对望着喘气。

  「姐……你身上……好白,好滑……」

  男人没有说谎,眼前的身子的确在发光。鲜奶馒头似的雪乳胀满指缝,完全
摸不到边缘的肋骨,掌心的樱颗顶起丝丝细痒,惹人蹂躏。

  李曼桢动了动嘴,无言以对,有样学样,抬手去解许博的扣子。这一动,另
一边的奶子也顺理成章的陷入魔爪。

  她怎么也不敢看男人的眼睛,只勉强盯着他的喉结,集中精神,一颗颗的解
开,露出比大多女人更具规模的坚实胸肌。

  「姐……前儿个忘了问你。你这么苗条,怎么会长两个这么大的奶子?」

  这么羞人的问题,亏他也问的出口!

  李曼桢恼恨胸前的两个宝贝越来越胀,未及措辞羞辱,男人的嘴巴几乎贴上
她的鼻尖儿,连忙扭头躲闪。

  这一扭头不要紧,刚好瞥见镜子里半裸的自己,眉梢染杏,腮边挂桃,潋滟
秋波里全是春情荡笑,纯粹一个想男人想痴了的小婊子模样。

  羞愤到了极致,便是撒着狠儿的浪荡么?

  她斜着眼睛打心眼儿里笑了——「婊子就婊子好了,不管是什么,凭人怎么
说,我要这个男人,现在就要!」

  一缕钻心的麻痒扎在了胸尖儿上,男人的嘴巴已经吮上了一边乳头。李曼桢
舒服得仰头靠在镜面儿上,抱着男人的脑袋,眼泪差点儿没掉下来。

  相比于许太太的饱挺乳瓜,阿桢姐的大雪兔更显绵软,里面像是装满了磨好
的细豆沙,随着揉按流动着,变幻不同的形状。

  许博一手托住一个,左右兼顾,津液横飞,仿佛下决心要把雪山舔化,完全
不拘泥于岭上红梅,一根舌头,十根指头,居然能做到不偏不倚,照顾周到。

  李曼桢被吃得挺胸拎腰,咻咻气喘,红着脸好不容易憋出几个字:

  「咱们还是……去床上吧!」

  「咱们?」许博百忙中吸着口水抽空提问,「谁是咱们?」

  李曼桢有些不解,猜不透这个痛快人今天怎么总提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却
见男人搂着奶子抬起头来:「咱们是什么关系,你该叫我什么?」

  最初处于身份和礼貌喊许先生,后来被纠正叫全名,可这两三天里,两人说
话,李曼桢完全没了称呼,连她自己恐怕都没怎么意识到。

  没想到,这个莫名尖锐的问题,这会儿被提了出来,他是不是成心给自己找
难堪的?

  见阿桢姐醉眼流觞,咬着嘴唇犹豫,许博神秘一笑:「现在人家都喊小哥哥
的,要不你也喊我小哥哥吧?」

  李曼桢「噗嗤」一下笑出了声,「不害臊,我比你大那么多!」

  「所以才叫小哥哥啊!」许博一口啄在她嘴上,「难道,你想叫我小弟弟?」
说着话,已经轻舒猿臂搂住了纤腰,另一只手捉住他纤柔的手掌,带进了裤子里。

  那里藏着一根又粗又硬的肉棍子,光滑烫手难以握全,试着前后撸动,居然
不见头尾。

  李曼桢巴掌不大,也摸得心惊肉跳。之前挨的两炮,别说触摸,连看也没看
上一眼,此刻入手才算识得了仙家宝贝。

  难怪那里被捅得星辰易位,洪水决堤,原来这东西这样大,不仅热得烫手,
还像活物般一跳一跳的。

  李曼桢虽然早已不是小姑娘,但回顾生平,把男人的东西握在手心儿里玩弄,
竟找不到类似的记忆。

  那热度,那形状,那手感,略往自己身上一联想,花谷里立时吐出来一股浪
水儿,裤底下湿了一片。

  正心慌慌的发浪,身子忽然一轻,睡裤连同底裤都被扒下了屁股,两腿只略
微配合,下半身便光溜溜的真成了砧板上的嫩肉。

  裤子落在地上,居然发出「啪」的一声轻响。

  李曼桢手里握着鸡巴,勾住男人的脖子,死活不敢低头去看自己的身子。

  只觉得数不清的指尖撩过膝盖腿弯,爬过大腿内外,围绕着臀瓣腰肢毒蛇般
游走,几次经过那密林幽谷,都是过而不入,白白撩拨她本已颤乱的呼吸。

  「叫哥哥……」

  许博的声音震动耳鼓,把一串酥麻直接打进了脊椎,过电一样传进了尾骨。
那个地方立时呼应,又一股热流汩汩溢出。

  那儿……已经湿透了,早准备好了!在她走进卫生间的一刻就准备好了!可
到这会儿,连一点实质的安慰也没盼来!

  李曼桢心头一阵火烧火燎,拧着纤腰一咬牙,吐气开声:「哥哥!」

  「说哥哥肏我!」

  短短五个字,宛若焦雷滚过阿桢姐的脑海,是羞是恼无从分辨,白皙的额头
一下顶在男人肩膀上,差点儿就要说「不」。

  这时,手里的烧火棍头跳了一下,从两人之间的空隙偷偷望去,许博的裤子
已经褪下了一半。

  那家伙握在手里,像是一根奇异的刀柄,杀意凛凛,偏又给人分量十足的安
全感。

  肉红色的菇头昂扬的伸在掌缘之后,色泽鲜亮勾人。尖端裂开的小孔里沁出
一滴透明的甘露,淫靡而可爱。

  只一眼,李曼桢的双腿就不自觉的并紧了,身子里像是养了一窝蚂蚁,给钻
得千疮百孔。光是想象着被那家伙捣毁蚁穴,再灌入浓浆,就足以令心魂震颤,
四体酥麻。

  可是,她就是浪死了,也没脸说出那几个字啊!

  「姐!」

  又是一声充满磁性的呼唤,男人的宽大虎口卡上了腰股之间的沟壑,大拇指
离那眼足有五十度的温泉仅有半指之遥。

  李曼桢已经快受不了他一个又一个的问题,掌握仙根的素手气恼的加大了力
道。

  「你喜欢它么?」

  虽然堵着气没说话,阿桢姐还是勉强蹭着男人的肩窝点了点头。

  「那你喜欢我么?」

  「喜欢……」一出声才发觉,嗓子干得像是刚从火场里爬出来的。

  「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的,是主动抱我那天么?」许博调整着身体,大腿一
挤,阿桢姐并拢的双腿悠然而开,「还是……更早的时候?」

  「早……早一些……」

  「喜欢我,就惦记着让我肏你了,是么?」

  早知道要经受这样的灵魂拷问,李曼桢宁可天天梦游也绝不会这么冒失。可
是,偏偏这一句句不要脸的逼问让她的身体仿佛陷入深渊般的堕落,如痴如醉,
载沉载浮。

  「……嗯!」再不出声,怕是要晕厥当场!

  「上次肏得你够不够爽?」男人的腰胯继续欺进,鼻息喷在脸上。

  「……嗯!」

  李曼桢嗫喏着猛然醒觉,自己正引领着那粗大的刀柄一路行来,菇头的形状
在脑子里一闪,半哼半应的嗓音里已经夹杂着难以压制的激越!

  「那你现在想不想再肏一次?」

  即使不敢去看,也能感受到那烧火棍上传递的热度,黑森林正被炙烤得焦灼
卷曲,遍地狼烟!

  「嗯嗯!」

  再次发声的同时,那巨大的菇头已然顶开了两瓣蝴蝶翅膀,她根本分不清是
呻吟还是应答,甚至不确定那声音是否来自喉咙还是心中的呐喊!

  「说哥哥肏我!」

  「哥哥……」脱口娇唤一半,李曼桢脖颈一勾,狠狠咬住了下唇。

  「说啊!怕什么?」许博喘着气问。

  女人所有的挣扎被他尽收眼底,他半裸的宽阔胸膛一起一伏,眼睛里发着奇
异的光。他要让她彻底的放下心中的羁绊,痛痛快快做一回女人:

  「做单亲妈妈你都不怕,一个人过了半辈子你也不怕,现在有什么好怕的?
说,哥哥肏我!」

  「哥哥……」李曼桢忽然抬头,巧致的下巴连同樱唇一起抖动着,泪眼汪汪
的搂紧男人,双腿勾上狼腰:「肏我!」

  手起,刀落!

  「嗯——哦——啊——啊哈——」

  李曼桢艰难的吟哦抑扬顿挫,仿佛不见尽头,微微发抖的身子不由自主的迎
凑上去,盈盈一握的小腰闪了又闪,几欲弯折。

  缓慢而持续的挺进挤碎了蝴蝶,撑开紧窄的洞穴,长驱直入,一寸一寸的占
领着,一分一毫的碾碎羞耻和淫靡,充满一颗滚烫的心房。

  入口依旧紧窄,内里却充满融融泄泄的春浆,毫不费力的一入到底。

  然而许博刚刚点中花心就抽身而退,彻底离开了洞口,再次目光灼灼的命令:
「说哥哥再肏我!」

  这一气呵成的缓进疾抽把李曼桢挑得哀鸣飘坠星眸涣散,仿佛被一根鸡巴勾
走了魂魄,瞪着一双空洞迷失的杏核眼张了张小嘴儿:「哥哥再……再肏我!」

  比刚才更加销魂的长吟唱响,许博进得更慢,李曼桢迎凑更急,鸡巴堪堪到
底,再次抽出。

  这回李曼桢未等男人命令,一把捉住「刀柄」颤抖着轻唤:「哥哥!哥哥快
肏我吧!」

  「你以为这TMD就完了?」许博憋着坏笑第三次的挺进依旧不紧不慢,抽离更
是毫无留恋。

  然而,刚到洞口,屁股就被死死勾住,李曼桢搂住男人的腰,委屈的咬住下
唇,仰起的小脑袋摇晃得像拨浪鼓。

  「哥哥……肏我!好哥哥!我要你,我要你好好肏我,狠狠的肏我嗯哼……
嗯——」

  这回终于迎来了毫不犹豫的排闼而入,捅得李曼桢小腹直缩,两颗珠泪再也
噙不住,滚落腮边,热烫痴狂的话语却停不下来:「哥哥!我……我不走了,一
辈子跟着你!我喜欢你,快……快肏我!」

  许博眼含真情动容一笑,低下头亲吻她泪水涟涟的香腮樱唇,同时胳膊一紧,
深深灌满了她,继续凶狠而缓慢的抽插!

  「啊——好……好哥哥!啊——啊——啊——好舒服啊啊啊啊……」

  求仁得仁,求死速死,还有什么比叫一声好哥哥就爽上天更痛快的事呢?

  李曼桢被干得双股打颤,小腿直蹬,胸乳贴在男人胸前,腰腹间被一下又一
下的冲击荡起层层肉浪,依然无法消解排山而来的快感,下巴搭在男人肩上,闭
起眼睛叫得牵肠挂肚,高歌咏叹。

  这几天的性爱激爽度是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的攀升,而此刻骚屄里的大鸡巴是
最畅快的一根!

  再也不必心心念念,忧思缱绻,再也无需半推半就,珠帘半卷。

  这一连声的好哥哥一下子就把她的心给喊敞亮了,把这行将枯萎的身子喊复
苏了,把所有的人伦道德,世俗羁绊喊得逃之夭夭,灰飞烟灭。

  许博稳稳揽住她腰胯,维持着又深又满的节奏,一下是一下的熨平每一个盛
满委屈的褶皱,把最酣畅的快感始终顶在浪尖儿上,埋头耕耘中还有余力逗闷子。

  「姐!我肏得不好,有什么要求您尽管提哈!」

  李曼桢破涕为笑,肠子差点儿没给闪断,抬手欲打,一下深深的入侵顶得她
仰头张口,眼角的泪珠被男人的舌头卷走,吐出的欢声把自己吓了一跳。

  「啊哈哈——你……啊啊啊你这个……嗯嗯……噢噢噢……」

  「我这个什么?」许博把她一条腿捞进臂弯,更方便使力。

  「你这个坏蛋……啊啊啊——顶到了……啊啊啊啊……」

  「我这个坏蛋厉不厉害?」更贴合的角度让他忍不住加重了力道。

  「啊啊……厉害……好厉害!啊哈哈太深啦……啊啊啊——」

  「这么厉害你怕不怕?」随着激情的高涨,速度也无形中加快了。

  「我……嗯嗯啊——啊哈啊哈啊哈好……好害怕!啊啊啊……」

  「害怕……害怕还深更……半夜的……来找我……来找我……来找我……啊?」

  「噢——噢——噢——噢——噢——噢——噢吼吼……」

  「来找我干什么……嗯?」许博一把掐住李曼桢的下颌,把她的笑脸儿抬了
起来。

  「嗯哈……啊哈哈……我要……我啊……」

  「说出来!」男人的眸子里有燃烧的激情,更有入侵者的霸道!

  「我要……我要哥哥肏我……肏我啊——不行……哼哼……嗯哼——我要!
啊——啊——啊——啊——」

  李曼桢的叫声陡然变调,许博立即感受到了她身体的变化,速度不减,力道
更沉,凶悍儿强横的把烙铁一样的家伙砸进女人的浪穴!

  仅仅十来下,呼喊从响亮的哀鸣变成了嘶哑的气声,娇小的身子不自觉的猛
挺几下,仰着脖子没了声音。

  许博只觉得一股奇热兜头浇下,猛的一撤身,哗啦一大篷骚水喷在了自己肚
皮上,紧接着又是一大蓬……

  第三次喷完,许博毫不迟疑的再次一棍到底,捅进了汪洋水屄,接住强力的
收缩余波,用持续给力的肏干不断将极致的快乐推高,再推高。

  李曼桢被插得一声尖叫,抱住男人急速的抽搐,嗓子眼儿里像是养了条小母
狼,不住的嘶鸣着,指甲深深掐进男人肩头的肉里。

  宽大的台面上仿佛经历了一场湿身肉搏,在浪汁横流的抽搐中逐渐恢复了安
静。

  也不知这个互相嵌入对方的姿势僵持了多久,李曼桢仿佛从天国落回人间,
在男人的怀抱中悠悠转醒,才意识到身体里的家伙依然坚挺。

  刚想说话,男人的声音从头顶传来:「那个起平……是不是比我肏得舒服?」

  李曼桢把脸埋在男人胸口一动不动,「他……如果有……」

  微微沙哑的声音飘在潮湿的空气中倏然消散,隔了许久才在幽幽一叹中拉回
现实,「比你差得远了……」

  「是么?」许博小心翼翼的笑了笑,「反正,肯定比那个顾成武强百倍,一
看他就……」

  「不要提他了……」李曼桢居然用慵懒的娇声打断了他。

  许博骨头一轻,呵呵笑着,「我就开个玩笑……那——你的起平现在……」

  「你真的想知道?」今晚头一次,李曼桢恢复了一个中年女人该有的口气。

  「我就是好奇……」

  「那你先告诉我,你的婧婧……是怎么会事啊?」说到一半,阿桢姐的语气
骤软,试探着抬眼查看男人的神色,咬着下唇的表情明显憋着笑。

  「阿桢姐!你可真会抓人把柄啊……」说着,那根把柄伸了个懒腰。

  「唔——」李曼桢洞内胀满,立时示弱,「你怎么……怎么还这么厉害呀?」

  「哼哼……你只要让它软下来,我就什么都告诉你!」

  「你只要告诉我她的事,我就告诉你我的……」阿桢姐再次羞低了头,嘴上
却毫不示弱。

  许博一听,都住阿桢姐的屁股,挺腰转身,已经把她抱了起来。李曼桢一下
腾空,身体里还插着根鸡巴,立时没了底,磕磕绊绊的轻唤:

  「许……许——哥哥,我们去床上……」

  可惜话没说完,许博已经转了一圈儿,一弯腰按倒马桶盖子,坐了上去。

  着陆的瞬间,花心不免被顶得歪歪直爽,搂紧男人的脖颈,奶脯刚好抵住冒
出胡茬的下巴,蹭得阵阵麻痒。

  「来吧?好妹妹~」

  刚才一声哥哥喊得许博分外受用,而此刻的姿势,更是摆明了要当老爷专心
享受了。

  李曼桢晕头转向的做了女骑士,却根本不得要领。又恨自己腿短,脚尖堪堪
够到地面,根本使不上劲儿。

  被摆布成卡在男人腰里的要命姿势,羞也羞死了,还要主动套弄那个大家伙,
不如杀了她算了!

  可谁叫我们的阿桢姐命虽苦,却是个言出必践的人呢?

  李曼桢咬着嘴唇试着扭动腰肢,勉强动了两下,麻酥酥的电流就把力气全化
成了淫水。

  奋力扭了十来下,腰已经软成了糯米藕。偏偏许老爷一点儿不帮忙,只顾着
吸溜那两个大奶子!

  「我……我不……不会动——」满腔凄苦,终究还是要倾诉……

  「那怎么办?」许老爷从奶子堆里抬起头来。

  「你……你来帮我……」

  「我?我是谁啊?」许老爷不愧是心理学博士的好徒弟,这一波正向强化舒
服到位。

  「哥哥……哥哥帮我!」这回李曼桢应对得痛快又乖巧。

  许博仰起头呲着白牙,笑得丧尽天良,然后居然撅起了嘴巴。阿桢姐娇娇的
横了他一眼,听话的把香吻送上。

  四唇相接的同时,李曼桢只觉得胸肋一紧,身子被一股大力上提,紧接着又
自由坠落。那冷不丁被大鸡巴贯穿的滋味儿,真是又痛快又美丽!

  「唔——」

  嘴对着嘴,阿桢姐发出一声欢快的娇吟,连忙提一口气准备迎接下一次冲击。
可是,许老爷好像迷上了她的嘴巴,根本没打算再来一次。

  被逗引起来的浪劲儿霎时没了着落,花谷中层层嫩肉缠裹着岿然不动的定海
神针,不知平白浪费了多少绕指柔情。

  李曼桢满眼疑惑的望着男人,屁股一缩一缩的跃跃欲试。

  「姐!给我讲讲那个起平,然后我狠狠的干你,好不好?」

  看着许博舔着脸的贱样儿,李曼桢恨不得一口把他的鼻子咬下来。

  满心凄苦几乎全都化作荡妇泪,却又在男人眼睛里捕捉到一丝熟悉而温热的
牵挂,一缕仿佛嫉妒的烧灼,没奈何叹了口气。

  「你想知道什么?」

遊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隱藏內容請回復
發表於 2021-6-10 09:47:42 | 顯示全部樓層
大侠威武
發表於 2021-6-10 10:16:17 | 顯示全部樓層
牛逼
發表於 2021-6-10 10:33:29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我也說一句想知道
發表於 2021-6-10 10:34:53 | 顯示全部樓層
牛逼
發表於 2021-6-10 10:42:15 | 顯示全部樓層
很不错的作品
發表於 2021-6-10 10:48:56 | 顯示全部樓層
牛逼
發表於 2021-6-10 10:55:37 | 顯示全部樓層
牛逼
發表於 2021-6-10 11:16:46 | 顯示全部樓層
牛逼
發表於 2021-6-10 11:20:28 | 顯示全部樓層

牛逼
發表於 2021-6-10 11:53:20 | 顯示全部樓層
支持
發表於 2021-6-10 12:30:32 | 顯示全部樓層
ddddddddddd
發表於 2021-6-10 12:55:4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说实话,一般的马桶盖说不准真禁不住两个人的分量。

我就坐裂过一个。
 樓主| 發表於 2021-6-10 13:28:50 | 顯示全部樓層
terender 發表於 2021-6-10 12:55
说实话,一般的马桶盖说不准真禁不住两个人的分量。

我就坐裂过一个。

晕死……
發表於 2021-6-10 13:39:36 | 顯示全部樓層
看看
發表於 2021-6-10 13:53:28 | 顯示全部樓層
牛逼
發表於 2021-6-10 16:06:09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只能说牛逼
發表於 2021-6-10 16:18:23 | 顯示全部樓層
kkkkkkkkkkkkkkkkkkkkkkkk
發表於 2021-6-10 17:21:24 | 顯示全部樓層
老妖~这章可是牛了大逼了A!

这气氛可是烘托的妥妥的~别的不说,
单说许先生与李lady气质这一块儿那可是拿捏得死死的
(  ̄ ▽ ̄)o╭╯
發表於 2021-6-10 19:52:48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曼桢姐真的好骚啊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阿米巴星球

GMT+8, 2021-6-20 05:10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